首页  >   旅居目的地  >   亚洲  >   中国  >   四川  >   阿坝  >   阿坝攻略  >   梦回若尔盖

                  一.    去  若  尔  盖   

     去若尔盖虽有预谋,却是旅途中的偶然,它得益于偶遇的“驴友”的极力推荐,但却成了我迄今为止最为美丽的一次旅行。

     此次出行的始发地为九寨沟,由于没有专线车,我们只得包车前往。我们早上七点出发,驾车的是一位曾做过海员的年轻小伙,姓陈。从九寨沟向西,再折向西南,然后再折向西北。一路上时有颠簸,但热情开朗的陈师傅奇妙的海员经历,却为我们此次之行徐徐展开了一幅美丽的画卷。

      车行了两个多小时便蜿蜒地爬上一座海拔两千多米的山峰,陈师傅说那便是若尔盖的地界了。远远地我便看见了山顶随飞而舞的白色的经幡,与九寨的经幡不同,肃穆中透着一种难以言说的神圣。山的绝对高度并不高,几近裸露的地表覆盖着一层薄薄的草皮,只在山头的一角密密的挤着一群树,宛若**挽在脑后的发髻。到了山顶,天突然下起雪来,这一意外的见面礼让我们有些受宠若惊。师傅停了车,我们雀跃着钻出车,站在岩石上高呼起来。山风浩荡,四周的景物怯怯地向后退移,视野便蓦地辽阔开来:遥遥地,山轻挽着云,云轻搂着树,树俯视着花,静谧而安祥,而我们只不过是这自然的陪衬罢了。不一会儿雪停了下来,太阳赤裸地悬在空中,却并不感到闷热。有一辆拖拉机开过来,车上挤满了藏民,着一件露着一支胳膊的藏袍,盯着我们看。我举起了手中的相机对准他们,拖拉机顿时停了下来,藏民们挥舞着手里的野花,向我们用藏语欢叫着,黝黑的脸上挂着纯真而灿烂的笑容,任由我尽情地拍下这美丽的瞬间。拖拉机渐行渐远,我们也上了车,追随着那笑声向若尔盖的腹地进发。

                              二.   初  见  草   原     

     我们抵达若尔盖县城的边界已是正午时分,远远地一大片绿草扑面而来,然后缓缓地展向天际,那便是我魂牵梦绕的草原了。我有些猝不及防,起初总觉如在梦里,直至那成群的马匹与洁白的羊群直入眼帘时,我才信以为真,接着便跟着家人和朋友惊呼起来。

     或许是刚刚放牧过的缘故,草并不深,其间夹杂着星星点点的野花,密密地交织着、流淌着,闪动着绿色的星辉。我的眼神迷离而忙乱,这不间断的浩荡的绿色的银河是怎样地俘虏了我的心,让我甘心做一朵绿色的浪花漂浮其中?

     这一处的草原并不呆滞,宛如飘动的衣袂,在远远的一处山坡上停下来向我们招手。而若尔盖县城就静卧在那山坡下,安祥而恬静。我的心蠢蠢欲动,想要跳下车扑向这茫茫的草原。师傅说那还不是草原最美的地方,我想一定是“驴友”提到的花湖了。我有些迫不及待!

     又约莫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若尔盖县城。县城并不大且略显零乱,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的兴致。由于高原缺水,我们花了好一会儿功夫才找到一个可以洗热水澡的家庭旅馆,馆名好像叫红星,是一回民开的,房主很热情。安顿好行李之后,我们便着手联系明天游玩租用的车辆,准备途中的饮用水和食物。

     临近黄昏的时候,我们去了一家重庆人开的餐馆,准备好好享用一顿丰盛的高原晚餐。那一晚所吃的炖牦牛肉和冷水鱼,至今让我回味无穷。而那天刚好是我女儿十岁的生日,餐馆老板还特地送我女儿一瓶酸甜酸甜的果醋以示祝福。

      回到旅馆,洗澡,睡觉,准备向花湖进发。 

                                三.  花  湖  遗  梦

     若尔盖县位于青藏高原东部边缘地带,地处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北部,宛如一块镶嵌在川西北边界上瑰丽夺目的绿宝石。黄河与长江分水岭将其划为东西两部。县域中西部,草原辽阔,水草丰茂,牛羊成群;东部,群山连绵,宜农宜牧。素有“川西北高原的绿洲”之称。据说若尔盖草原是我国第二草原,也是我国最为美丽的草原之一。             


      清晨的草原浸在牛乳似的薄雾里,宛若头戴面纱的阿拉伯少女,我急切地想要走进她,触摸她润泽的脸庞。美丽的黑河在晨曦中闪着粼粼的波光,在无垠的“绿海”中蜿蜒跳跃着飘荡着,分明是一首舒缓而明丽的草原民谣。我们的车倚河而行然后拐向草原的深处,停在一片极其丰茂的草地上,那便是我们慕名的花湖了。

     花湖是草原明亮的眼睛,而湖水则是花湖善睐的明眸。在草地中间,一汪清泉从地底溢出成一片澄澈且不规则的湖泊,随意地镶嵌在绿色的画框里。湖泊的一隅裸露出黝黑的软泥,软泥上有正在啄食的黑颈鹤、白色的水鸟和灰色的野鸭。最妙的要算湖边的草了,或簇拥成群或连结成片,或逐水而居或浮于水面,密密匝匝整整齐齐,翠绿欲滴清香暗涌。我从未见过如此整齐而精致的草阵!草并不高,最多只能没过我的膝盖,但草极其的鲜嫩与光洁,仿佛是婴儿扬起的手臂。我不敢去触摸,我怕那草会在我手中顷刻间溶化。草揽水为镜,水点草为眉。这草该是湖的涟漪或是湖低低的倾诉,抑或是湖欲说还休的心事?而湖边那星星点点的野花则不单单只是点缀:它们随意地散在草丛中,或仰或卧或深或浅,金黄与粉红相映,淡紫与靛蓝比肩。这分明是新娘头上的花饰,或是绿草之上浮动的祥云。我想这花定是湖乃至草原生命美丽的誓言了。花湖的由来便源于此吧!我行走在环绕花湖的木制的栈道上,轻柔而缓慢,总疑心自己充当了不光彩的第三者,侵扰了花湖美丽的梦。

    太阳是开启的宝瓶,将残云和雾霭席卷而去,只剩下无际的湛蓝,成为大地高擎的华盖。散布在草原之上的藏包,或黑或白,全“飘”在绿色的薄雾里。有穿着黑色曳地长袍的女主人从藏包中走出来,一只手拎着袍边,另一只手搭在额头向远处张望。一只黑色的牧羊犬偎着她,不住地蹭着她的腿,摆着尾。栈桥之外,难以胜数的洁白的羊群在草地上飘移着,和远处小丘上的羊群相互呼应,总疑惑来自天上。黑色的牦牛则显得谨小慎微,一边吃草,一边不时用余光瞟着我,我刚要靠近便立即走开,却并不走远。马匹并不算太多,但绝对是草原上永远的精灵与主宰,它们用灵动而高贵的形体语言成就了草原的神奇与壮美,也不禁让人类浮想联翩。

     花二十块钱租一匹白色的马悠悠地骑着。马的步态轻盈而优雅,我俨然做了一回梦中心仪的绅士。马是经过驯化了的,无论怎样驱使也跑不快,这多少让我有些隔靴搔痒般的不快。但初次骑马的兴奋和刺激却依旧让我飘飘欲仙、热血沸腾。

     在如此广袤的草原上,我是一只展翅的雄鹰,了无丝毫的顾忌与羞怯。坐在马上,一手拽着缰绳,在马儿轻柔的颠簸下一曲草原之歌唱得是荡气回肠,直至嗓子最后变得沙哑为止,只可惜我不会蒙古的长调。周围的牧民都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眼里分明有些许好奇与艳羡,这让我有些得意忘形。

     马停下来自然要拍几张照片。马的主人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用一条方格的围巾裹着头,只露出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和晒得黝黑的面颊。小女孩牵着马,女儿给我们拍着相片。这时有几个牧民围过来主动要与我们合影,我当然不会拒绝。明明受益的是我们,而小女孩却觉受了我们的恩惠,在付费之外,还特地我让牵着她的马四处遛达,随意地拍照。

     拍完照片,仍意犹未尽,于是以手为枕仰躺在草地上。天上的云和地上的“云”交织着,花儿的艳影映在牦牛多情的眸子里,远处牧民的歌声被风诱惑着,若即若离,在我眼前营造出我的思想和想像都无法企及的梦境。
     由于行程的安排,在临近正午的时候,我们不得不离开梦境般的花湖了!

                                              四.  甘  南  印   象    

     车离开花湖向西北方向驶入进入甘南的213国道。一路上道路正在维修,车一路颠簸着翻过一座不高的山便接近甘肃的地界了。而路愈发的难走,到处都是坑坑凹凹的路面和鹌鹑蛋大小的碎石。车在路上“狂舞”着,景色却异常的美,而我们却有些犯困,在睡意迷蒙中到了甘南郎木寺

     我已不记得郎木寺所在镇的名字,但那一大碗香气扑鼻的面片仍让我记忆犹新。小镇并不大,估计也不过两三千人。居民绝大多数是藏民和回民,着藏袍或戴着白色的布帽,黑红的脸膛,有许多人腰间还插着一把小巧的藏刀。

     小镇只有一条主街,两边却是林立的店铺,都不过两三层,没有炫目的玻璃幕墙和高大的橱窗。店铺有许多是经营民族商品的,我们信步走进一家。老式的柜台里摆满了琳琅满目的藏刀,我挑了几把,但总觉寒气逼人、杀气腾腾,于是就放弃了,只要了两把精致的名为草原雄鹰的工艺刀。

     离开小店,我们便前往郎木寺。去郎木寺,是我们租车的司机兼导游田师傅的推荐。郎木寺在小镇的西北角,确切的位置居于川甘的交界处,但绝大部分在甘南,是甘南乃至甘肃一座较大的寺庙了。寺庙依山而建,四面环山,仿佛置身于一个巨大的摇篮。寺庙前有一条清澈的溪流,延伸至一条峡谷的腹地有一个大的水池,是僧人净身的地方。我去的时候,还有人在里面游泳。我试了试了水,冰得彻骨。      我们买票进了郎木寺,游人并不多,见到的僧人也屈指可数。寺庙规模不小,有许多房间,掩着未上锁的木门,但并不十分气派,只是主寺透着寺庙特有的肃穆和庄严,以及难以言说的宗教氛围。出了正门,在侧房的檐下有一圈簇新的转经筒。因有长生不老的欲念,我们也围着那房子念念有词地转了三圈。

      田师傅是郎木寺人,说此地是一个藏风特浓的地方。寺庙对面的一处山坡上正在做着法事。师傅问我们要不要去看看位于寺庙背后山顶的天葬台,因慑于死亡的畏惧、死人面目的狰狞以及秃鹫的残暴,我们都没敢前往。

                      五.  倾 情 九 曲 黄 河 十 八湾

     告别郎木寺,车从山谷向上爬行,有一种云中漫步的快感。未到山顶,上帝便为我们打开了一扇巨大的天窗,远处多彩的景物如一幅无边的画轴从天际向我们铺陈开来,心蓦地也被多汁的阳光和空气填满。车从山的缺口拐向东南,一座挺拔的高山在我们视线的尽头矗立成一道恢宏的屏障,师傅说那就是二郎山(不知是不是彼二郎山)。

     车继续前行,不过是从上而下。行至山脚,我们便被漫山遍野的鲜花所包围,于是叫师傅停车。面对那灿若星河的野花,我只能用震撼来形容当时的心情。那一片草原的草很盛,但全被淹没在花的海洋里。花不是我先前所见到的星星点点,而是摩肩接踵,密密麻麻,流淌成一条绵延数里的彩色的河流,从我眼前的这座山延伸到天边的二郎山脚下,且愈到山脚花愈浓烈。花以明丽的黄色居多,其次是粉红,然后是淡紫。各种色彩或相互交融,或独立成片,这与不远处耸立的褐色的山峰刚柔相济,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是怎样一幅动人心魄的画面!我一向视花为懵懂快乐的少年,而此刻,我不忍侵扰它们,只有笑意盈盈的注视着他们,用心灵的手指去抚摸他们,满怀无限的爱怜与缱绻。

     离开这一片花海,车由东南偏东北驶入一大片无垠的草原。只有到了草原的深处,你才真正了解草原的广阔。与其说车行驶在绿色的草地上,还不如说车行驶在绿色的海洋上,而前方的路只不过是草原留给我们的一个充满无尽遐想的悬念。

     草地,无边的草地!只有田鼠和黄鼬在这片草地上不知疲倦地进食和奔跑。同行的人都睡着了,我也有些困盹。我真希望有一匹传说中的狼仰天长啸,给此刻略显沉闷的草原带来一份活力和激情。车行了两三个小时,天边的云却俨然是无所不能的魔术师,不停地变幻着各种图案。

     正当我们惊羡于云的变幻莫测时,一条河跃入眼帘,这是我第二次与这条河不期而遇,那便是黄河的支流黑河——九曲黄河的缔造者,只是比先前所见时胖了许多。 我知道已到了九曲黄河的所在地——唐克。约莫又行驶了半个多小时,便见一处聚满了人的山坡,我想那一定是了望九曲黄河的最佳观景点了。山坡不高,但海拔却不低,据说有近三千米。为便于游客登山,当地政府在山坡左侧靠近山脊的地方修建了一条通往山顶的木栈道。一下车,我和女儿迫不及待地向山顶奔跑,想早一点儿目睹九曲黄河的芳容。天气像是有意渲染一下现场的气氛:山风狂啸,乌云低垂,但空气清新,纤尘不染。

     或许是海拔高的缘故,我们竟有些气喘,女儿的脸也憋得紫红,嘴唇也有些发乌。在我们的左侧竟还有人骑着马沿着三十多度的斜坡上行,着实让我佩服。未及山顶,已看到了九曲黄河的真容,但我的心却出奇的平静,因这画面在我的视线和脑海出现过太多太多。到了山顶,找一块视觉较佳的空地停下来。因没阳光的眷顾,此时的黄河虽少了几分妩媚和动感,倒却多了几分内敛和持重。      除了风的呼啸,寂静无声。黑河到此处一改往日的拘谨,变得顽皮而律动,在这片草地上画出一道道优美的曲线。看着看着,这河流分明是上天赐予这草原神奇的哈达,又像是笼着轻烟的梦,或是草原仰望苍穹怪异的眼睛?我顿时有一种想要飞翔的欲望,想做一回莫高窟中凌舞的仙女,就以这河作手中舞动的彩练,踏着祥云,这该是怎样一种壮美的场景!我按下快门,但又怎能将这悸动的伸展着的草原之魂囿于这狭小的相框?它应该像雄鹰一样地飞翔,在浩瀚的宇宙之间,飞翔成一条气吞山河的龙!
     请旁边的专业摄影师给我们拍了几张照片这后便开始下山,妻有些高原反应,在半道上等我们。天有些变冷,我给妻也照了几张,然后开始返程。

     我们在若尔盖草原上画了一个完美的句号之后回到住地,在朴实的田师傅帮助下才买到返程的车票。就要离开美丽的若尔盖了,花湖成了我们此次若尔盖之行一面心灵的明镜,映照着草原的美丽,也映照着草原人民灿烂纯朴的笑脸。

旅友回复(共0个)
您尚未登录,点此登录后发表评论哦~
 
 
  •  品质精选官方严选,品质保障
  •  价格保障同类价格,保证低价
  •  退订保障特殊情况影响出行,保证退订
  •  贴心服务适龄化增值服务,全方位提供

游多多 • 旅行:不远千里,不只是为简单的走马观花,而是在寻找一种健康快乐、充满活力的生活方式。我们精心甄选最适合您的行程,为你带来省心、安全、深入、快乐的精彩旅行体验。
游多多 • 旅居:寻得一处静谧之地,让自然风景和自己的身心融为一体,享受慢生活。游多多旅居为您打造在路上的家,深度体验当地人文、美食、风俗、美景特色,又未尝不是养生养老的首选方式。
游多多 • 旅友:这里不缺志趣相投的旅友,一起结伴同行,分享旅行的快乐,记录旅行的点滴,都是人生的另一种收获。

订客栈APP下载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法律声明 商家合作 多多微博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6-2020 Yododo.com, All rights reserved.沪ICP证B2-20120026 沪ICP备06029079号

游多多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上海闵行区联航路1188号浦江智谷10号楼3楼H座 电话:021-60556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