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居目的地  >   亚洲  >   中国  >   北京  >   北京  >   北京攻略  >   海陀情

海陀情

鲍立坤

2011年7月11日星期一

经过长时间的准备,终于下决心实施松山海陀山→西大庄科单人穿越行动。周五入住靠近松山山门的塘子浴宾馆,标间设施还算理想,本地特产松蘑(mushroom)炖鸡、树头菜(一种野山蕨)也算实至名归。晚餐后,去了歌厅,瞎起了一个来小时的哄,回到房间准备放上一浴缸水,好好泡个温泉(spring)澡。

蓦然间想起了一个故事。上次实施啤酒溪→海陀山→大海陀村穿越时我雇请了一位本地向导,向导很认真地告诉过我:“塘子浴有一口古温泉(spa)很有名,泉水中含有很多对人体有益的独特元素,包治百病,男女老幼皆宜;但是水温很高,在塘子里浸浴时不能喊“热”,越喊越热,喊过了劲儿整个塘子都会沸腾起来”。

松山塘子浴温泉始于北魏,清朝嘉庆年间修庙立碑,倒也是事实。花了七十元(三十元门票,四十元泳衣)进入位于一楼的塘子浴,里面有三个小池塘。起初只有我一个人,后来男男女女的来了十来个人。我从低水温的塘子逐渐过渡到高水温的塘子里,嗯,泡着真的很舒服。池水清澈,池底涌动着活水,推动着表层水不停地泛溢到池外的排水槽中。

在高温池中我当然不敢喊“热”啦,其他人也没有胆子喊“热”,都在哪儿静静地泡着。可能大家心照不宣,稍加不敬,触怒了塘子,后果可想而知。

当年李自成曾用微火加温直至沸腾的方法把白胖的福王朱常洵煮了下酒,被水煮的滋味肯定不好受,我可不能犯傻,明天我还要爬山呢。

早晨6:30;起床。

洗漱;用餐,一个纯碱戗面馒头(备足能量),一大块咸菜(加足电解质),两杯温开水。

7:20;松山山门。检票;进山。

四处静悄悄,今天的松山卖给了我一人。途经三叠水、观鸟台、鸳鸯岩、松月潭、观景台、百瀑泉、天然次生油松林;沿途郁郁葱葱,鸟语花香,溪流潺潺,彩蝶翻飞,恍若仙镜。

有几次横跨溪流时各种彩蝶、粉蝶竟然把我围拢起来,我双脚擦着地面缓行,生怕惊扰了他们,更怕踩伤他们,偶遇几只花椒凤蝶,其优美的体形、华贵的飞翔姿态令我驻足翘首。

这里有多种小动物已经与人类建立起友好关系和信任关系,它们不怕人。在探险乐园附近会见了一只小松鼠,他半直立着身姿张着两只黑亮的小圆眼睛望着我。

我领会它的意思:“您是哪国来的客人啊,需要我们松鼠家族提供帮助吗?”

我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很抱歉,没带干果,都是我的错。”

我颌首微笑,没敢造次地向它用力挥手。

沿途实地考察了火山角砾岩:是火山岩浆沿山坡流动时与坡上的砾石、卵石共同构成的地质构造,也是寻找火山位置和相关矿产的重要参照物。

岩脉:又称“ 岩墙”,由侵入岩石裂隙中的火山浆形成,就像巨石之间的水泥沟缝一般。我想起八达岭关沟中的岩脉,其范围更大、品相更加突出。

这里是天然氧吧,空气清新,负离子化程度很高,益寿延年自是不在话下;在这样的林荫小路上行进,心境自然也会脱俗。

寄情于青山绿水间,不是神仙胜似神仙。

倘若让我给松山挑一点儿瑕疵(flaw),美中不足有二:缺少奇石,因为森林覆盖率高,山坡遍布腐殖质,几乎看不到裸岩;缺乏几人合围的株高达三十米以上的苍松劲柏,本地的天然油松林、白桦林成长均不足百年。

8:52;在游人止步处。

我卸下登山包。这次为了轻装独闯海陀山我没敢携带95升重装登山包,而是到体育用品专卖店花了高价添置了这个35升登山包(Columbia),刚好能够装下常用之物和应急之物,初始负重仅9公斤。

“穿山越岭的山虫”曾在网上提供了一张由松山直上海陀山的地标物照片,是一株三姊同根树。我在树前揣摩了一下拍摄的方位、距离、仰角、幅宽;依稀辨析出上山的路径;然后定向、测位、参详攻略。

 

9:00;决定腐败一下,也好让背包减负。

又一个纯碱戗面馒头,一截精肉肘花,两块巧克力,半瓶西藏神泉,半瓶维生素饮料。

嘿嘿,腹有余粮心中不慌;就要上路了,吃饱喝足再说。据说这段陡峭的山路很难找到立足之处,总长度2000多米,攀升1000米,需要3个小时,根本没有进补的机会。

9:20;背上登山包,扣紧扣带,上!

我的老天爷,上来就是个下马威——青云直上。

脚下砾石沙沙作响,被我蹬落的石块沿山坡跳跃着。我伸手去抓路边的小權树枝,手臂上马上就是几道猫抓般的血印痕,手掌、手指肚儿也被钻了几个小眼儿,火辣辣痛。

我咬紧牙关,艰难攀行了二、三十米,终于找到了一个落脚点。我一只脚蹬在一棵松树上,另一只脚卡在两块较大的花岗岩之间;调匀气息;腾出了双手卸掉登山包;脱掉半袖运动衫,换上长袖运动衣;又取出手套,套牢、扎紧;随手把护目镜、遮阳帽、手机、毛巾及换下的衣服塞入登山包。评书艺人有一句潜台词儿:“浑身上下收拾紧缜利落,没有半点儿崩挂之处”;系指古代行武之人(knight)出战前都要做一番准备,

艰难的攀行从此开始了,确切地说应该叫做爬行——scramble,因为爬这种山的人就像一头上古时期的猿人(ape),身体最多是半直立状态,手臂比腿长,上肢是用来帮助行走的,有时候需要双膝跪在地上助力,身体要匍匐行进。一次跪行之后,在一个落脚点上调息时,我暗笑自己:太失态了,这哪里是谦谦君子所为?

转念又想,在西藏青海、内蒙等地常会见到一些苦修的佛教信徒,历时数月,一路三跪九叩行投身大礼——“五体投地”,前往布达拉宫神殿,以偿心中祈愿,这就是真情、这就是人心、这就是敬畏。

看来,“男儿膝下有黄金,不可乱跪人”这句话是有条件的,因为敬天、敬地、敬父母双膝落地正是男儿本分。啧,有了正确理论必然有力地指导实践——该跪就跪呗,不跪也不行。

在落脚处需要干两件最重要的事儿:一是调息,严防心慌意乱。当然靠稳、踏实后,像刚才那样想想心事或四面环顾欣赏一下无限风光也在常理之中,说心里话周围的景致真的很美、很美。其二是观察地形地貌,要选定下一个攀登目的地,要遴选可依托之物、助力方式、和攀爬路线。

有几次我曾愚蠢地想过:如果从坡上跌落,从哪条攀爬路线轱辘下来更适合我;乖乖,连后路都想周全了才行动,这叫胆大心细。

助力方式基本上就是靠手抓(拉树根、扯荆棘、攀石头、抱树干);脚蹬(踩实所有防滑助力之物,草堆、树根、树干、岩块);拐杖顶(如果不是太陡,又有拐杖的可靠支撑点即可以借助产生的推力上升或下行);屁股坐(上升时遇有小的断崖,可以设法先坐上崖顶,再把整个身体引升至合适的位置,下降时如果太陡、太滑立不住身形又无法应用撞树法时,就用背式下滑法,即坐在坡上,面朝前向下一点儿点儿地黜溜。

顺便提一下,这次我弃掉了碳素钢的登山杖,因为我嫌它太过纤细,怕支撑不住我的身体,改用黄山藤拐杖(cane),木质异常坚韧,用起来心里踏实。拐杖的妙处还在于可以用拐头钩挂用手够不上的攀援之物,很是给力。

有几次坡很陡,拐杖派不上用场,又找不到地方搁置,我就用嘴衔着它攀爬,还有一次没能把拐杖在陡坡上摆放妥当差点掉到崖下去,真是惊出一身冷汗。

在这座渺无人迹的荒山野岭,手杖、登山包是我唯一可依恋的伙伴(fellowship)。

在一处一米多高的断崖处我驻足观望。断崖之上紧接陡坡,没有立足栖身之所,而且在断崖之上找不到可靠的攀附物。我有些犯难,一边用手杖敲打断崖之上的陡坡,一边准备取用安全绳和抓地锚。真是太幸运了,我居然用手杖刨出一根横卧在砾土中的姆指粗的老树根。

我用拐头钩挂稳妥,试力,再试力,行!没问题!

调匀气息(tranquil breath)。

左手把住断崖上缘,右手拉住拐杖单臂用力引体向上,先把右膝盖送上崖缘,紧接着左膝盖也跪在了崖缘上;再用力拉引拐杖,左手终于搭在钩挂拐杖的老树根上;腾出右手中的拐杖,用拐头钩住了右上方一棵茶杯粗的树干;用尽全力拉引身体,立起了身形,使整个身体靠上树干,再把脚踏实。大功告成!

喘,闭着双眼喘息许久;汗,只觉得浑身燥热,汗出如浆,似一条条的小溪在全身流淌;痛,因为天热和减负没带护膝,多日之后我的双膝仍然青紫,碰不得啊!

还有一处断崖与之类似,我用了浑身解数登了上来!身体这架发动机烧掉很多能量,有些超负荷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俺算知道这行绝句的含意了。想欣赏美妙景致吗?你就准备好“五体投地”吧。(kneel and worship)

一亿四千万年前开始的“燕山运动(造山运动)”创造出松山、海陀山的秀美险绝,也给“驴类”留下了大量的攀附之物,以便他们有信心、有能力“行投身大礼”,顶礼膜拜。

 

11:42;遇小平台。

我大喜——陡升段终于结束了。我卸下登山包,坐在一块平整的岩石上,拎出两瓶饮料喝了个痛快,好让积聚在体内的热量尽快散发出去,又喝了两瓶藿香正气水以防中暑,取出一盒Dove香浓黑巧克力豆,大口吞咽,期望补足消耗掉的能量。

此时才感觉到太阳的紫外线已经伤到自己的眼睛和面颊,取出遮阳帽和护目镜穿戴好。

12:05;突击松山顶。

松山顶是一个较大的平台,北大山鹰社给的地标术语叫平台2;平台1也不是我现在休息的小平台,而是啤酒溪线路末段陡升处下方的一个较大的平台。

我背起登山包,感觉全身酸软、痛楚。仰望松山顶,心想:“不远啦,一口气拿下。”

俗语说:“望山跑死马”。“一口气拿下”只是痴人说梦罢了。也正因为“一口气拿下”这个错误想法导致精神过于亢奋,脚程陡然加快,过早地拼光了自己有限的体力和精力。

我瞄着松山顶,细心搜寻着若隐若现的小径,沿山梁攀行或切变,或在草丛、树丛中钻行。途经多处短陡坡。对于精疲力竭的我来说,每一个短陡坡都成了拦路虎,都不容易对付了。我已经发不出力了——套用葛优、韩庚的流行语:地主家没有余粮了。

我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松山顶几乎没有离开过我的视线,但是路程似乎总是那么遥远。在一棵胸围粗的大油松下(这是我在松山发现的最大的松树了),我手扶树干,仰望山顶,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心想:真是邪了门儿啦,路总得有个尽头吧(inaccessible)!

明·刘基《登卧龙山写怀二十八韵》中的一句诗写得再明白不过了:“白云在青天,可望不可即。”在燕山主峰雾灵山的山腰处还有刘基视察此地防务时命名的地标呢,名叫清凉界,据说刘相爷在那儿歇脚时曾断言:“清凉界之上不生谷(不长庄稼)”。

在一处缓坡地我居然发现了一个茶树林,约有十几株高大的茶树组成。洁白的茶花挂满枝头,发出淡淡的幽香,我顺手拮了几片嫩叶塞进口里。

在一个小陡坡之上我发现了一个奇景——“三树成林”。从发生和来源看,本应是三棵元宝枫,但是每棵生三株或四株,而且株高均约7米至8米,茎粗如碗口,就像一群多胞胎一样。元宝枫木质坚实细腻、生长缓慢,在这样的高寒山巅长成这样儿,起码需要百年的时间。

13:00;我从一片幽暗的小树林钻出来,视野豁然开朗。

松山顶——平台2!,

这是一个方圆500米左右的平台,植被以高山草甸为主。我用最后的疯狂眺望着妫河官厅水库、塘子浴——我的行宫、无名峰(三海陀)、小海陀山、大海陀山、西大庄科。

我快速思索着行进路线:我现在位于平台的最西端,应该先向东横穿平台,从西南坡登上无名峰(三海陀),自峰顶西南坡连续向左下转(由南向东,向北,再向西)几乎环绕无名峰(三海陀)四分之三周转回与无名峰(三海陀)毗邻的、我正面对着的第一道山岭西侧;由第一道山岭西侧依山势向北横切即可以到达松海平台;穿越松海平台到达高大、陡峭的第二道山岭脚下;翻上第道二山岭即可以突击登顶主峰——小海陀山;由小海陀山顶向西下山就是黑松林;过了黑松林是西大庄科垭口;垭口左下方是峻峭的销魂坡;然后依山沟向西南前行至沟口便是红屋顶的小村落——西大庄科。

正是山花烂漫时,草甸上的花儿又大又美丽,花枝招展,五彩缤纷,真正是花的海洋、花的世界。

在以嵩草、羊茅、莎草为主形成的碧绿的厚草甸上,绣线菊、金莲花、金针花、陆生兰、野罂粟、益母草、黄精、贝母、大黄、党参、野蔷薇、堇菜、野毛茛、黄芪、锦鸡儿、紫草、石竹花等争相怒放。

花的王国只能意会不能言谈,用语言无法描述。

对于我来说,识得出花名是偶然,识不出花名是必然,更不要奢谈对她们有所了解了。

但求做个有情人,醉梦花乡不愿醒。

不愿醒也得醒啊,除非不想活了,还有三分之二的路程呢。

13:10;开始横穿松山顶草甸。

我在半人深的草丛中边找路边穿行,有几次迷路,及时发现、及时退回重新找路、探路。

发现迷路时,最好原地不动,辨析方位(location)后,小心翼翼地原路退回。千万不要乱跑、狂奔使原本较清晰的行迹遭到破坏。一旦连自己的行迹都弄丢了,最好的后果是鬼打墙,原地打转转,空费体力和精力;不好的后果是没有了回头路直到面临绝境。

海陀山每年都发生数十起进入绝境等待救援的“驴难”,时而出现官、兵、民总动员的救援场面,有些鲁莽的(reckless)驴儿跑丢了小命儿。

“地主没粮”的滋味不好受。我的体能在急剧地下降;意识有点儿混乱;视野也一阵阵的模糊;步伐散乱,丢了节奏。

几次想躺倒在草丛中,不敢。心想只要躺下去恐怕就睡不醒了,也不会有人来打扰的。尽管这是块方寸之地,只要我愿意躺下来,就是派一个连的兵力也休想纠缠我。

 

13:42;我捱到了无名峰(三海陀)顶,坐下来,开始用餐。

再一个纯碱戗面馒头,一截精肉肘花,一大块咸菜,两把巧克力豆,一瓶碱性矿泉水。

无名峰(三海陀)顶的地标——像城堡一样的大岩石悬在我的头顶,也压在我的心头。

13:56;此地不宜久留,走!

“瞎子害眼,豁出去了(liåo)”。

这段连续左转向下绕行路线,基本上是在幽暗的树丛里行走。讨厌的野蔷薇刺儿又尖又长,令我防不胜防。也许有了这点儿刺激,又动员出一些能量,意识也清醒了许多。

转到第一道山岭的南坡,看到一棵独生的大型青杠树,满树都是幼果,幼果有点像柳树狗儿,我顺手摘了一个幼果放进口中,很苦;呸,吐,快快吐掉。

转回到第一道山岭西坡后,沿西坡向北横切过程中,我的脚下突生变故。

一只母山鸡,咯咯叫着,带着两只小山鸡在草丛觅食。好家伙,连野鸡都不怕人了,够和谐的(harmonious)。可惜野母鸡的叫声实在不中听,模儿样也不如野公鸡俊俏。

14:20;松海平台。

14:30;第二道山岭脚下。

从岭上下来一小队年轻的“驴”,有五、六头。从早晨检票上路至此我总算见到用一撇一捺构成的东西啦,梦里寻你千百度,感情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是一撇一捺的简单组合啊。

驴头儿边行进边用手台连续呼叫:“熊猫,熊猫,你又坐地泡了不是?”

我乘机答道:“我也想坐地泡啦!”

众人皆笑,我也笑。

听说我单人独骑穿越了松山线,他们还夸我是强驴,是老英雄呐。

他们走出去好远一段距离后我余兴未消,回头高声喊道:“你告诉熊猫,让他别着急,我这就去跟他比坐地泡!”

在登顶的路上我又陆续碰到几头小驴,自然很是亲近。互相祝贺、互相鼓励的同时,我总要打听一下熊猫的下落,但结果都令我失望。

14:55;翻上第二道岭。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这道岭太陡了,用光了吃奶的劲儿。

15:00;突击主峰——小海陀山。

说是突击,实际上是三步一晃,两步一歇,每歇必然坐地泡,脑袋昏沉沉(dizzy)。至多300米的路程,硬生生地耗去22分钟。

我曾趴伏在一块巨石上边调息,边想:王石说:“登山没有累死的,死者是自愿放弃了,他不想抵抗也不挣扎了,所以死者的面目表情很安详,不会出现狰狞、扭曲变形”;有道理啊。

登顶了,但是兴奋的不是我。几头驴围过来,向我祝贺,啧啧称奇。

我:“唉,过把瘾就死呗。”

驴一:“您这是哪儿的话啊,这不没死嘛!”

我:“没死哟?再接着过瘾呗。”

今天大约登顶了七、八十人,有些已经在鞍部的草甸上支起了五颜六色的帐篷,有些已经开始下撤。这些人基本上是从西大庄科上来的,大部分原路返回,一部分弱驴去了大海陀村,一部分强驴走啤酒溪,就是我冲顶第二道岭和小海陀峰时遇到的几拨儿人。

16:30;黑松林营地。

黑松林是绵延数公里的、位于北坡的高大、茂密的落叶松林。黑松林营地是靠近消魂坡的一块平整的林间平地,可以支帐篷。

我侧卧在厚厚的松针床上,开始用餐。最后一个纯碱戗面馒头,一截精肉肘花,取出最后一瓶(第七瓶)矿泉水,这次不敢肆意喝了,“多乎哉,不多也”。(shortage)

16:50;向嘴里胡乱塞了两把巧克力豆,站起身来直奔消魂坡。

消魂坡是一段儿一千米左右的连续陡坡,难度很高,太弱的驴在这儿会暗然神伤,知难而退;如若不然嘛,自讨失魂落魄。对于大多数驴与其说是来消魂的倒不如说是来被消魂的。

刚一下坡我就用上了背式下滑法,即坐在坡上,面朝前向下一点儿点儿地黜溜,脚下飞砂走石好不壮观。当年在黄山使过这一招,一百八十多级百步云梯就是靠屁股走下来的。

不好,在前下方的折转处上来三头小驴;我手忙脚乱地刹住了身形。

我:“喂,小心滚石啊,你们先上来吧。”

第一个男生从我身侧爬过去了,第二个男生在我身旁站住了脚。

 

男生:“您这样下山怎么能行?”

我:“要不怎么个下法?”

男生:“站起来啊,用拐杖做支撑,侧着身子下啊。”

我:“两腿没劲儿了,站不起来啊。”

男生:“照您这个下法,过一会儿恐怕就不是裤子烂的问题了,而是您的屁股要出事儿了。”

此时,上来一名女生:“下面还有很长的路呢,您这样下不去啊。”(inaccessible)

我:“早知道,穿条棉裤就好了。”“你先上来吧,当心别被滚石碰着。”

女生路过:“大爷千万别着急,多保重!”

男生:“要不我帮您打个救援电话,让救援队上来帮您吧。”从脖子上摘下了手机。

我:“谢谢你啊,你可千万别打电话,走西大庄科是我的一个夙愿,往担架上一躺,就不完美了。”

男生:“我把救援电话号码给您吧。”

我:“我有啊,谢谢你呀。”

其实我没有救援电话号码,当时我实在腾不出手来取手机记号码。

我战战兢兢地下滑了约100米,山沟里林木茂盛、湿度大,坡上没有多少流动砂砾了,也有了较理想的攀附物,我试着站起身来,用拐杖作支撑,改用撞树法,弃用背式下滑法。

此后我改穿开裆裤了,至于屁股嘛,只是虚惊一场,无大碍。

18:10;我摸到了沟底,结束了陡坡行程。

在这段时间内,感觉所有应该下辙的人都走到了我的前头,当然他们都礼节性地与我打招呼,道再见。

再见?今生还有机会吗?

我沿着很平整的缓坡举步下行,不敢担搁,此后再也没有见到下撤的驴子。

瓶中只剩下200mL矿泉水了,每次仅能饮一小口,尽量节省这生命之水,以保留希望。

途经一片天然胡桃(walnut)林,天已经黑下来了,没有机会、也没有心情捡野核桃了。

20:50;西大庄科溪水营地。

顶戴照明用的头灯,迎着半个下玄月向沟口进发;依据攻略地图再有四、五十分钟的路程就要脱困出山了,心里自然踏实了许多。

路遇一位借着月光拾荒的放牛的老乡,我们坐下来聊了几句。

他在山沟里放养了六头肉牛,只等牛贩子来收了。

我说你发财了,这年头儿三十多元一斤牛肉。

他说弄不了几个钱儿,卖肉的要三十多元一斤,卖牛的就要不来了,而且养牛的花费大着呢,钱都让牛贩子弄去了。

我暗想:牛贩子、房虫子、蒜你狠、药你命……都够黑的,三教九流中没有买卖人的位置还是有些道理的;朱元璋就死看不上他们,普京就与商业大亨们做过殊死的斗争。

拾荒人随手递给我一支香烟,我向他摆摆手,告诉他我已经戒烟五年了。

说心里话,当时我人困马乏,真想接过那支烟狂吸几口,这次没有破戒真是万幸又万万幸了。

21:30;走到山路的尽头。

借着头灯的亮光我查到了引路的红布条,翻过一道小山梁,出山了。

21:40;穿越(traverse)成功。

海淀区旅游团的一位大客车司机迎了上来。

司机:“您后面还有人吗?”

我:“不清楚”;

我又思忖了一下,补充道:“如果还有人要出山的话,起码还需要2个小时的行程。”

司机:“我可以借您的手机用一下吗?我的手机信号不好与游团失去了联系。”

我:“没问题。”

前方传来了不好的消息:有人摔伤了,正在进行紧急施救……

 

给一组数据吧:

松山景区大门(海拔726m)→百瀑泉(海拔1074m)→松山顶(海拔1760m)→小海陀顶(海拔2198m)→西大庄科垭口(海拔1790m)→西大庄科(海拔530m)

累计上升1472米,累计下降1668米,最低海拔530米,最高海拔2198米,历时14小时20分钟,全程22公里。

转天我回到北京,在积水潭地铁口处有小贩在兜售大型电子玩具,我驻足观看。

一名特种兵,在地上边匍匐前进,边进行速射。我的双膝嗖嗖冒凉风,丝丝作痛。心想:“他应该带上护膝。”

一头呲着板儿牙微笑的大耳朵驴摇头晃脑,手舞足蹈,一副得意洋洋(triumphant)的样子。

我很欣赏地看着驴,小贩热切地望着我。

我按捺不住,暴露了行藏;开始模仿这头硕大玩具驴的表情和动作。

小贩大笑,我大笑。

但是——小贩不知我也。

我老驴——又赢了一把。

  •  品质精选官方严选,品质保障
  •  价格保障同类价格,保证低价
  •  退订保障特殊情况影响出行,保证退订
  •  贴心服务适龄化增值服务,全方位提供

游多多 • 旅行:不远千里,不只是为简单的走马观花,而是在寻找一种健康快乐、充满活力的生活方式。我们精心甄选最适合您的行程,为你带来省心、安全、深入、快乐的精彩旅行体验。
游多多 • 旅居:寻得一处静谧之地,让自然风景和自己的身心融为一体,享受慢生活。游多多旅居为您打造在路上的家,深度体验当地人文、美食、风俗、美景特色,又未尝不是养生养老的首选方式。
游多多 • 旅友:这里不缺志趣相投的旅友,一起结伴同行,分享旅行的快乐,记录旅行的点滴,都是人生的另一种收获。

订客栈APP下载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法律声明 商家合作 多多微博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6-2019 Yododo.com, All rights reserved.沪ICP证B2-20120026 沪ICP备06029079号

游多多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上海闵行区联航路1188号浦江智谷10号楼3楼H座 电话:021-60556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