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居目的地  >   欧洲  >   英国  >   伦敦  >   伦敦攻略  >   伦敦初记

严格说起来,我对伦敦的印象是模糊的。自从看到二战期间被纳粹德国轰炸了之后,就只对巍然挺立的圣保罗教堂还保留残缺的印象。那是在闲时拿起《战争风云》的小说中看到的插图形象。说来可笑,这个唯一堪与巴黎比肩的、在我的访问计划中名列前茅的大都市,我所了解的实在太少,而堪称都市骄傲的皇宫、唐宁街、伦敦塔及桥,在我的逻辑里甚至还不如利兹酒店那样富于吸引力。随着年岁的增长,我的选择越来越带有小富积安的固执偏好。
 
伦敦的好感来自于对人与生活,影片“诺丁山“中英国式的表达交谈,英国人民的随意世俗,英国对于现代童话的理解,全部被几个光彩夺目的人所占据着。除了明显处于最高水准的邻家女孩(其实她的机智和美貌又怎能一笔带过呢?)外,连那个糊里糊涂的斯派克,都能够让人惊叹于角色的丰富和创造力。当然,我也听到了对伦敦的叙述,指出对于美国文化趋炎附势的追捧,已经让那曾经灿烂几个世纪的文明消失殆尽。

我去伦敦的另一层意思,是想以特别的方式结束虎头蛇尾的2006年,且希望在新的一年,能有一个特别的开端。这个微小的、完全属于我自己的使命,能否得以顺利的完成,在飞机起飞的一刹那,内心并无十足把握。

二十九日

白天的我并没有被晚上的启程而扰乱,甚至说行程是慌乱而不刻意的,简直是为了走,才想起收拾东西。我特别带了手电筒,也不知道它到底会有什么用处,直觉是希望万一用上的话,可以被称赞成为细心的人。实际上,我的粗糙简直不能以马虎形容,负责任的话可以归结为麻木的心态。谁说去伦敦不是让变化的世界刺激我,洗刷我的尘心呢? 

福克50的旧飞机,让我头晕目眩地被提起,恍惚之间我也有执行轰炸伦敦的现场感受。完全没有乘坐越洋客机的循规蹈矩式的安排,我联想起“卡萨布兰卡”结尾的那么一段,我竖着高领风衣,在凄迷的雨雾中,梦想着摆脱,似乎一瞬间回到了60年前。这次,我也是奔向片刻自由的国度去的,不过这个欢迎仪式让我的头脑更加混沌起来。 

飞机眩窗外的卢森堡城,没有了落差的美,第一次从天空上找到了找到了我家附近的大停车场。这个农庄一样的国家显得很精致,身影绰绰,但很快就被发散的道路分割开、被黑暗重重包裹住了。
 

我调整了时间,拿出本介绍伦敦的小册子,读了起来。飞机期间还有晚餐供应,让我吃惊了片刻。飞机降落的时刻,气流显得更不稳定,我只好闭上眼睛,任凭被雨打风吹去,让心中对于新年不具体生动的憧憬,冲淡眩晕的感觉。终于飞机落地,抬眼望去,四周是桔色灯光的海洋。我在想,今天我碰到的,是熟悉的地主婆,还是惆怅的地主婆呢? 

地主婆比我到的迟些,但意外地,她给了我一个轻轻的拥抱,此时我穿着日本式的大号风衣,无法舒展自己的胳臂,并且我把自己定格于一个有点类似警视厅便衣的角色,言谈举止之间保持机警,并对西洋的表达方式,仅给予被动接受即可。地主婆是我多年的老朋友,我在伦敦的衣食住行全部由她打理,我对伦敦的印象,也完全取决于她的安排。可是我还是有多日不见的一丝紧张感,眼神也不多在她和景色之间变幻。

地主婆给我一个很充裕的晚上体会伦敦的夜景。我有非常充裕的时间把西区的主要街景逛了遍。沿途经历了主要的商业街、环形广场、名店廊、宾馆酒店,直到我到达步行目的地利兹酒店之前,我的全身还洋溢着温暖和从容享乐的味道。以至于经历了被全身淋湿、被大风吹歪的简单愉快之后,我刮了刮头发上的雨水,对于这样单纯的感受表示满意。

伦敦
的丰富多彩在这仅仅四个小时,就已表现得十分充分,九点以后的大街上,尽管淫雨霏霏,仍有成双成对、拉帮结派的年轻人,以及持重矜持的老人,挺着胸膛,在灯火辉煌的大街上巡游,我不仅可以看到华人女孩伴着印度男人,中东小伙和白人姑娘,非洲绅士器宇轩昂地打身边走过,而且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欢快的神色。走到皮卡地利广场,**汇集成海洋一般。像巴黎一样,他们并不遵守交通规则,人行红绿灯形同虚设,但比巴黎好的一点是看见车来了,还装模作样地做出小跑的姿势,也算给司机一点尊重的姿态吧。有人说这是虚伪的表现形式之一。我想即使算是,此刻形式决定了内容,并不会让人感觉不舒服。尽管需要外国人适应左侧行走和躲闪的技巧,但整个看,伦敦的周末或年夜是十分轻松的。午夜的灯光、音乐无形之中加剧了这样的感受。 

我到达了旅行的终点利兹酒店,满足发现之旅的全部期待。利兹酒店比想象的灯光暗一些,更陈旧一些。一个中国人抽着香烟,在门口打电话。我几乎可以肯定他是政府或机构派出来的干部,因为**机的声音挺大,而且有领导的气质。宴请能够找到这样高的档次,并且订得上,说明中国人的实力,全世界都已经有充分感受。不过我还是稍微替他可惜了一下。这种惋然的神情,内容还是复杂的好。我走到酒店的四周,拍了几张照片。想象着安娜斯科特斜倚在窗前,淡静但内心略有期待的仪态,一刹那间觉得人和人的距离,竟可以如此接近。

这边的街道与香港的一样,让人有熟识之感。我从邦德街、波特兰街,沿高仕达道、玛利本道返回,首先经过了伦敦的名店街,雨下得正大,前后左右已不见人影。然后经过两旁全是酒店公寓的主街,这就是五月市街区,伦敦最精致豪华的地区所在。然后是置地酒店(北京叫亮马广场,实际上是个巧合),古老的外形,红色的砖墙让人有强烈的归宿愿望。我当即就定下来,要在这里喝喝下午茶。带着这样惬意,略有些抖擞的愿望,我渡过了伦敦的第一个午夜。

三十日

可巧的是,三十日的白天,几乎走了与前一天夜晚相同的路线,让我不得不在叹息自己有预见力的选择之余,对地主婆的安排也暗自称赞。能够白天黑夜感受相同的风情背景,对于游客来说,确不多见。

但这次也有不一样,这次是陪同着我的地主婆逛街的。印象里还从来没有陪过女人逛几个小时的街。来的时候就已打定主意,全跟地主婆走。只要站着说话不腰疼,就会欣然,结果如愿。体会到做事情也主要是一种心情使然,这里可以让我发现的东西太多,不会让人感到寂寞。

中午在一间叫樱花的日本餐厅吃的饭。口味似乎偏咸了些,但寿司很正宗,米饭算温软,清酒加冰块,尝起来别有风味。菜价算起来,并不比卢森堡高许多,我为能够体面自然地说英文和一二句感谢的日文的话,而有新鲜刺激的感觉,仿佛伦敦就是我的家。当然,其中夹杂着在日本服务员眼前显摆的自豪感。我做的尽量不明显。

实际上每次去吃日本餐,都是别有感触。这是对日本的一种复杂情感,我相信几乎所有的中国人,提起日本和日本的人、物,都不是心如止水的。东京是我喜欢的大都市,我比大部分人对那里更为熟悉。我中意那里的风土人情,喜欢平民百姓对工作尽职、对陌生人尊重并自我贬低的个性,甚至对于日本极端尖锐的变态表演,心里也有通弦之处。我个人认为日本人与中国人是完全不一样的民族。长相相似造成太多的错觉,以致必须对这个近邻产生非爱即恨的冲突感。如果我们能多一份陌生感,或许会自恃一些,释然一些,轻松一些。

晚上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伦敦的天气多变,让人可以充分地感受到了。不过相对与雨来说,这里的风更加厚重。风就着雨,让雨伞全无作用。怪不得年青人好多穿的是防雨的夹克和牛仔裤。当然,如果可以买“北脸“(好古怪的翻译语言,即NORTH FACE)的行头,就会大大地发挥用场。

晚上在考文特花园停下来,静静地喝着饮料,聆听着周围艺人释放出来的声音,灿烂的英国文明在市井之间充分展示了从容的一面。唐人街相较于横滨中华街,感觉小的许多,也单调了些,主要就是些餐厅,已经感受不到了中国的风格,应该说是华人的风格吧。

一天下来,地主婆没有太多收获,倒是我禁不住打折、以及对于英国品牌的诱惑,买了些东西。肚子里的食物还没有完全消化,就这样充实地回到了家。我们还商量好第二天的基本行程安排。

 
三十一号
 

玛利本地铁站,也是一个火车站,十九世界末在开工典礼的时候,据说有几千人参加了开幕餐会,每人是六道菜的套餐。可以想象当时人胃口的好。我们从这个地方启程,去往伦敦郊区的OUTLETS店购物。
 

我有坐火车的想法已久,来伦敦的时候,也曾在欧洲之星和飞机之间选择,后来还是觉得时间宝贵。但能够在伦敦也坐上火车周围一逛,已经超过我的设想了,特别是做购物游,就更不需要一路上紧张盘算看时刻表指南针。沿途的景色也就格外地清晰。虽然是灰且有雨的天,但是不会让人有心理泥泞的黯然感受。

地主婆是个健谈的人,或者说,已经部分融入当地社会中了,她的举手投足、言辞之间,也十分自然,不像我还得搜罗词汇与当地人闲聊,这一点上就更让我自在了。地主婆此时是真正的导游,给了我时间去看、去休息。话题还真广泛,有萨达姆(台湾人叫海珊,好奇怪的称呼)昨天被处决的政治话题,有中国的银行业概况,有家长里短的问寒问暖(这个话题最需要水平),等等。时间很快过去了。

但时间更快地是在购物村中渡过的。我认为自己是比较陶醉在购物的愉悦中了,若不是因为骤雨打乱了购物节奏,一个白天就更完满了,加上来回有幸坐一块钱的出租车,我们的购物袋到后来就越发沉重,非得找个餐馆好好吃顿不可。

伦敦
的中餐厅素质是超过巴黎的。我下此断言还是有一定根据。我认为关键的在于伦敦的多样化色彩――正宗的中国地方口味,不需要改良,也可以适应从中国五湖四海各地方来的华人。我相信伦敦的粤菜、四川菜、北方菜水准等都会超过巴黎,是因为来的人杂,且不乏望族,这是与巴黎主要由江浙福建来的有明显差别。我们去的四川菜馆,实在是中国菜的味道。好吃,不贵。人声鼎沸,就更填过节情趣了。

我们开着香槟酒,看焰火表演的电视,在火光之中渡过的2006年。在渡过新年交替的一瞬间,没有什么能比这火焰的升腾,更让人怀恋和温暖了。我忽然想起这样的场景与《阿甘正传》中,当丹中尉被盖上绿帽子,在酒巴间惭然面对自己的无腿未来的场景相比,是多么光鲜的对比!这一刻,我甚至感谢起工商银行的领导们,把我派出来,让我享受多么与众不同的场景。这一刻宝贵的财富,可能在我剩余的几十年里,都不会重温。

带着感激,带着缅怀并不精彩的2006年的若干失落,我对新的一年,多了分少年的憧憬,这一刻,我似乎忘记了,在遥远的中国,或许绝大多数人,并非如此地安眠。

 
一月一日

新年的阳光格外灿烂,给了我们的安排一个好彩。早晨起来,我就在公寓的房间里拿着相机,试图拍下新年干净清爽的空气和初恋般微微温暖的朝阳,风从窗子的缝隙中吹入,吸入肺的感觉沁馨。经过了一点打扮,我出到了大街上。

三三俩俩的人们已经开始向主要街道上汇聚,等待游行的开始。伦敦的主要街道,跟巴黎相类似,房子的结构、雕花装饰、略微黑暗的凝重感,倾诉着古老和庄严。当阳光斜斜地打在屋檐和窗格上的时候,似乎能感受到一缕跳跃的清新活力从这些官邸中浮现出来。它们也如我们一样,感受着新年带来的欢愉,追逐戏弄着色彩和光线的变化。风并不和煦,只有在阳光之下才舒畅。
 

游行队伍跟卢森堡的国庆游行有相似之处,一般以社区、俱乐部、学校等这样的民间组织为主。当然,也有类似皇家仪仗队的骑兵肃穆地通过,我还仔细地看看马的表情,善良如旧,眼睫毛依然长长得,惹人怜爱。狗还是改不了溜边的本性,这边嗅嗅,那边摆摆尾巴,最辛苦的要算学校的吹号手,尤其是吹法国号的,脸冻得通红,手指在键盘上僵硬地摆动着,挎着大个乐器,还要挺胸抬头看乐谱,一直走4个小时。在这个时候,才能够切身感受到外国人体格的健壮。身体好了,意志也不需要那样坚强是不是。

我们逆着队伍经过特拉法加广场,向游行起点的国会走去,远远地就被一种装模作样的音乐吸引住了。细看,一帮穿黄戴绿的东方人,在靡靡之音下翩翩起舞。为了造势,队伍前边扯着横幅,喇叭一直呻吟着,反复播放着法轮大法好的词句和调调,有点像阉人被上吊前发出的异样声音。我回头看看周围,是否有注意我的人,脸上有些发烧的样子。这样有点类似于闹剧的效果,让我十分钦佩中国现政府的不管不问政策,使得**已经像过了气的明星一样,尽管卖弄自己的身段,但难掩沧桑之情,现在到了沿街乞讨的边缘。这是我最直观的印象,当然我还有些不自在,觉得自己也无形之间,掉了身价。

我们走进了一家叫红狮的酒馆,楼上是餐厅。这家餐厅还被当地杂志推荐了一下,有英国式的浓重氛围。气氛是不错,可以吸烟,可以喝英国特色的不带气的啤酒,还有当地的肉菜,但是服务员的态度是冷冰冰的,甚至有点不屑一顾。好的结论是并非钱可以买到人的尊严,不好的是太多的我们闯入了他们的地盘,并且显得比他们轻松自在。这样的情况,在巴黎,在卢森堡的当地餐厅里,也曾经感受过。我十分理解。在中国,我也能感受到这一点,只不过主人可能换成了农民、外地人、手工业者、黑人等等。这本来就是他们的天下,如果黄皮肤的人能够融合进来,那就应该靠本事去生产,而不是移居在此。所以,我认为,中国人还是保留中国根好,的确,什么都买不到自在二字。


出来之后,经过了海军部拱门和唐宁街,我们穿过圣詹姆斯公园,向白金汉宫散着步,这段时间,真像一个游客一样,去逛伦敦最经典的路线,体会到宁静和温馨,特别是在冬日的午后,在这样略略寒冷的季节,与人擦肩而过都可以感受到的暖意,何况身边有美丽的地主婆陪伴呢?

海德公园南侧,我们登上了双层巴士,在车厢上层,沿着公园环路,向牛津街起点进发,细细观赏沿途的美丽景色,海德公园发言角,若干有名的饭店和官邸,略显苍茫的时刻。


我们的目标是电影院,去看电影007之皇家**,这也是我出国500天之后的第一场电影。戴着墨镜,疲惫地把这个动作片看完,整个囫囵吞枣。我小心地将电影票收好。为了这个美好的安排,什么样的内容都不重要对吗?当然,如果是恰逢喜欢的片子,那就更完美了。当然,如果能吃上一顿正餐,就最完满了。


我们在附近一家广式餐厅吃的饭,为此,特意叫的广式小炒。说实话,已经没什么胃口了。不过,同样是安排,看见自己喜欢的菜,可以尽情地吃,有什么比这样从容地吃饭、聊天更让人放松的呢?

 

一月二日

 
在白天的大部分时间,我重新变成了游客,需要自己动腿去了解伦敦。我在圣保罗教堂附近盘桓许久,尽量感受建筑带来时间空间跨度的变幻,我努力地拍了些照片。随即向3公里之外的伦敦塔和桥进发。


天气依旧可以接受,空气中依然存在着不稳定的气息。沿着泰晤士河岸东行,抬头望去,我惊诧于天空无时不刻都存在的飞机以及所划出的优美线条,能把人带回到儿时家乡的回忆。远处流淌的河水衬出塔桥的庄严,登上塔桥,喇叭状的河口再远处码头区高楼耸立,而河西则是灰朦朦绵延不绝的厂房,一派萧索之相。这条河,目睹着这个国家曾经的辉煌和衰落。不过,在我的眼中的这个都市似乎又回复了生机。

历史是河水所不能承载的,因为水代表着流动,代表着变化,代表着吐故纳新。也代表着一种风情。伦敦、巴黎、维也纳这些临水的都市,所享有盛名的,也许不仅在于历史遗迹。能够享受它们美丽的人们,不只是旅行者,还有各样的善于发现、敏于探索的眼睛。相比而言,北京的最美一定是夜色笼罩之下的皇城,它的美需要静静地观赏。没有了水,缺少了流动,它的积淀向着古老退去,难以载动变化的生机。它固然没有失去元气,但多少已经被喧嚣笼罩得让人窒息了。


上午的多余时间去了国家信息处,拿到了有关伦敦的非常多样化的参考资料,顺道经过了BBC大楼和萨沃依酒店,下午就在金融城里徜徉,到了家卖灯具的货行买了灯泡。不能不提的是,店主的表现比较离谱,竟然提供不出货品的价格,他和另一名伙计随意地让我等在一旁,二个人花了十几分钟查阅了进货记录,才算出价格,并且没有任何歉意的表示。晚上冒着骤雨,来到了唐人街上的中国货行,买了点不算便宜的东方货。店主的态度同样是不可琢磨的。不过这种事情不能想太多,但多少加重了我的心情。
 

我照片里显示了今晚的某一刻似乎是月亮正圆,略微湿润的空气。我认为高跟鞋在大理石的路面上踏出了动人的乐章。我依旧睡得很香甜。

 
一月三日

在置地酒店里喝下午茶,并不想我想象的那样轻松。我不仅小心翼翼地,担心杯盘磕碰发出不愉快的声响,还得竖耳倾听周围是否有审视或者怀疑的目光。无论如何,我还不能归结为绅士一族,在我看来,绅士即便是没落了,资产也曾经辉煌过,而我压根都没富裕过,心里发虚得很,虽然花同样的钱享受气氛。对面的地主婆却是坦坦荡荡的样子,而且特意穿上了符合这个场合的时装,显得大气了许多,也压住了我摇摇欲坠的阵脚。


的确是正宗的下午茶,可以留下美好的回忆。酒店里如热带雨林一般的闲适气氛,周围尚有游客穿梭,显示这像一个美好的传说。偶尔环顾四周,可以看到一些商务人仕在慢条斯理地喝茶和谈生意,也有人在照相,不过我的相机一直没有掏出来。
 

我们是结束了上午在骑士桥的购物观光之后,刻意来的,也是为了给伦敦之行留下圆满的印象。这个目的达到了。上午在哈罗兹百货店,适逢打折时节,也挑挑拣拣地接触了伦敦当地的精品,顺路还经过了东方文华酒店。不知怎的,每次只要一提起这个名字,总想到张国荣从楼顶纵身跃下的场面。他走了以后,我才买了盘他的CD,在车上反复聆听,感觉是他不应该属于这个世界。他的歌中披露了一个新世界,让歌迷向往,结果他自己先去了,等着我们。而一提到这个,我就总把他跟希特勒相比,总认为有不解之谜存在;他们的灵魂,有时候也回来逛逛。

离开的时候,风同样很大。我们一路顺利地来到了机场。告别仪式很简单,似乎时间一短,就可以浓缩人生的精华,就可以留下剪不断的回忆。走的时候与来的时候一样。伦敦是繁忙的、明亮的。那个曾经让我跌跌撞撞的福克50又回来了,把我的伦敦之行再载回去,但我带不走伦敦的午夜了。

 
飞机载着我的残念离开,飘过英吉利海峡,时间又要调快一个小时。飞行总给人以恍惚的感受,如同互联网一样,刹那间可以拉近距离,调整自己的真实性。但如果没有良好的愿望,没有实在的计划和坦然的心理,这五天四夜的内容可否称得上完满呢?
 

回首伦敦,似乎又消散在浓雾茫茫之中了。这时候,别忘了,除了有杀人不眨眼的强盗出没外,还有福尔摩斯的眼睛,在静静地、冷漠地注视着这座城市。

旅友回复(共0个)
您尚未登录,点此登录后发表评论哦~
 
 
  •  品质精选官方严选,品质保障
  •  价格保障同类价格,保证低价
  •  退订保障特殊情况影响出行,保证退订
  •  贴心服务适龄化增值服务,全方位提供

游多多 • 旅行:不远千里,不只是为简单的走马观花,而是在寻找一种健康快乐、充满活力的生活方式。我们精心甄选最适合您的行程,为你带来省心、安全、深入、快乐的精彩旅行体验。
游多多 • 旅居:寻得一处静谧之地,让自然风景和自己的身心融为一体,享受慢生活。游多多旅居为您打造在路上的家,深度体验当地人文、美食、风俗、美景特色,又未尝不是养生养老的首选方式。
游多多 • 旅友:这里不缺志趣相投的旅友,一起结伴同行,分享旅行的快乐,记录旅行的点滴,都是人生的另一种收获。

订客栈APP下载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法律声明 商家合作 多多微博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6-2020 Yododo.com, All rights reserved.沪ICP证B2-20120026 沪ICP备06029079号

游多多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上海闵行区联航路1188号浦江智谷10号楼3楼H座 电话:021-60556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