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居目的地  >   亚洲  >   中国  >   山西  >   平遥  >   平遥攻略  >   山西,陕西,内蒙之旅(一)
山西,陕西,内蒙之旅(一)

    女人不吃醋,家庭不和睦;男人不吃醋,事业不成功;每人每年吃八斤醋,连车轮转起来都是吃醋!吃醋!吃醋!这是在山西的路途中导游对山西的解说词。
    杏花村的汾酒把客待,老陈醋也算一道菜,刀削面比飞刀快,烙饼要用石头块,白菜萝卜论麻袋,墙上挖洞把房盖,新娘的盖头给驴盖,面条宽的像裤带,这是山西的八大怪。
   上海到山西的路途是1498公里,晚上火车误点7点25分才到山西太原,我们山西的地陪把我们接到了锦江旅店住下,晚饭首先给我们介绍了山西人的醋,而且还尝了地道的山西醋,山西的地道伙食:刀削面,拉面。我还亲手尝试了一下做刀削面的手艺,那可是不简单,要有软硬功夫,不然是成不了面条的。我削出来的只能算是比面疙瘩还差劲的面块块而已。
     第二天早晨7点我们吃了早饭8点就上路了,去平窑古城,山西简称“晋”,现在看起来这个“晋”来我怎么看就是象在山西每一条马路上开的长长的,满满的煤车!那煤车真是多啊,多的你就想象不来,排起队来几小时动不了,而且他们还特有次序排队,数数多的有上千辆,我们都快晕过去了,害的我们倒行逆驶,碰巧撞到老娘舅,扣了驾驶证几小时误了旅游,要不是有关系,还不知道要拖几天呢!路上的大小煤窑一路可见,途中的煤块到处可拣,路上的煤灰有几寸厚,车轮卷过扬起的灰蒙蒙看不清人,号称路边的灰土当煤卖,这就是山西这个闻名世界的煤城!又有多少人为了煤而见不了光明!我一辈子的煤车都在山西这几天见了,只要有路就能见到川流不息的巨型煤车,这就是煤城!
    推开厚重的城门,走过千百年岁月雕饰的街巷,回归历史,往昔一幕幕繁市富邑的兴盛景象,浮现在我们的眼前。这就是形容我们眼前的古城平窑。
    平窑出来我们就直插壶口,一路上路不好走,新修好的路还没开通,我们警车开道(有关系)但是有路障实在车子没法过,只能改道另一条霉(煤)车道(我们自己封的),一路山路崎岖,低洼不平,翻山越岭,大小煤车川流不息,好在太阳落山前开过了这段霉路,好在他们的太阳下山晚要8点多,要不天黑了真的不敢开这段路,根本没办法在黑夜里行使,开的驾驶员心痛的不的了,我们只能每人再拿出100元给司机小费,这样总算在晚上11点到达了壶口,这迟到的晚餐害的宾馆服务员也下不了班。
     第三天早上我们5点就起床了,5点半到了壶口想等太阳出来拍个彩虹,壶口我这是第二次去了,但是时间上的差异给了我不同的两个感觉,等太阳照到岩石上,产生了微红的光,照到汹涌蓬勃,滚滚而来激起千层浪花上,阳光和水雾的作用产生了一道美丽的彩虹,它象一座五彩的桥梁连接着山西和陕西的友谊。
     9点多我们收工回宾馆吃早饭,由于路途不好走,我们就改道从陕北走回山西,征的同意我们只能放弃了当天的王家大院,改走陕北的延安,米酯县,绥德县,在大家一致要求下,我们在延安宝塔山下边上的延安饭店15层的旋转餐厅吃了午饭,看了延安市的全貌。解决了我们对延安的想往。下午我们路过了绥德前往米酯县,也了解了他们那里的风情,真可谓是米酯的姑娘,绥德的汉。我们六点到了米酯县,赶忙4人坐一辆面的5元钱到李自成行宫老街去转了一圈,顺便观看到陕北的街舞可真是别具一格,他们拿着花伞,彩扇,踩着鼓点跳着秧歌,我也真想上去扭一把过过瘾呢!
     第四天早上我们7点起床,8点出发,前往米酯县的姜氏庄园它现在是中国最大的城堡式窑洞庄园,里面有马车道,依山而建,一层层的古老而雄伟,我们去的时候在修路,两天后还要重修庄园,我们还算是幸运的。下午我们沿着黄河路一直开到了黄河大桥,桥的对面就是山西境内,真可谓是陕西山西摇相对望。
     过了黄河大桥我们还是沿着黄河路开,过了麒麟桥就到了碛口,我们住的黄河宾馆就在黄河边上,晚上住在依山而建的窑洞里,枕着黄河石,吹着黄河风,听着滔滔黄河水声,想着黄河对岸的陕西风情入睡。
     碛口,也是黄河的一个落差口,看的见它由几十米的宽度一下缩小到十几米,水流很急,远远望去,波光粼粼。碛口远是一个古镇。早在为清代及民国初年联系西北与华北地区经济往来的重要商埠,有“九曲黄河第一镇”之誉,昔日的繁荣为后人留下了五里长街和碛口镇、西湾村、李家山、寨子山、白家山、高家坪、垣上七处保存相对完好的明清民居建筑群。
      专家评价说:碛口镇作为清代至民国秦晋峡谷中的第一镇,有非常独特的历史意义。……碛口和它附近的村子,反映了吕梁山黄土沟壑地区的历史人文、自然特色,地方特色突出,有不可代替的意义,它们是中国文化史非常独特的珍贵遗产。
     此外,碛口及其周边还有丰富的自然景观,如黄河大同碛、麒麟滩、古商道、陈家垣黄土高原景观、冯家会土林、黄河浮雕画廊等。
     地理位置及交通:碛口位于山西省吕梁地区临县,隔黄河与陕西吴堡县相望。碛口距太原市230公里,距离石市48公里,距临县县城50公里。
     碛口因其下游的大同碛而得名。“碛”,是指水中由沙石堆积而成的浅滩,大同碛又名二碛,黄河第一碛就是闻名遐迩的壶口。黄河穿行于晋陕峡谷之间,当流经临县卧虎山前时,汇入支流湫水河,水量骤然增大,但四、五百米宽的河道却因为遭遇大同碛而收缩到不足百米,狭窄的河道与十余米的落差使得方才还平静婉约的黄河水奔腾怒号浊浪滔滔,形成一处险滩,以至于“黄河行船,谈碛色变”。
     在过去交通落后的年代里,碛口以上的黄河水道是连结西北与华北物流的经济大动脉,轻舟越碛虽然有惊无险,但货船在大同碛上船毁人亡的前车之鉴,使得大同碛成为黄河中上游黄金水运通道的终结点,货船至此不得不抛锚卸货改走旱路,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早在明末清初,碛口附近的侯台镇、曲峪镇就已经成为名噪一时的物资中转集镇并具有了一定的规模,碛口西湾村的陈氏家族,就是这一时期依托黄河水运而暴富的巨商。
     清康熙年间,永宁大旱,百姓缺粮,陈氏家族急公好义的陈三锡出资在碛口招商设肆,从西北水运大量粮食赈济灾民。碛口背靠卧虎山,濒临黄河与湫水,地理位置更具优势,很快就商贾云集后来居上。清乾隆年间,侯台镇与曲峪镇先后毁于水患,两镇商户大量移驻碛口,终使碛口成为九曲黄河第一镇。
      康乾盛世以及社会经济的急速发展带来了碛口的繁荣昌盛,做为当时著名的商贸中心、水陆运输中转中心,码头上的货船每天少则几十艘,多则二、三百艘,拥挤时三排货船并列平行排列于岸边绵延数里,这一景象即使在今天想象起来也依旧是蔚为壮观。碛口商号主要经营粮食、麻油、盐碱、皮毛、药材、钱庄六大行业,各类物资源源不断地从西北产地沿黄河顺流而下,到碛口后再由骡马、骆驼转运至吴城、晋中、京津、汉口等地,而丝绸、茶叶、烟酒等日用品则从这里起运销往西北。当时的碛口,码头的搬运苦力有两千余人,负责转运的骡马、骆驼有上千头,仅西头村的“运输专业户”陈家就有骆驼三百余峰。“驮不尽的碛口,填不满的吴城”、“碛口街上尽是油,三天不驮满街流”……从这些流传至今的民谚中,我们仿佛又听到了碛口老街昼夜不息的驼铃声。
     碛口镇在鼎盛时期云集了三百八十余家大小商号,城镇规模也迅速扩充,主街由要冲巷向西南沿黄河延伸,在黄河与湫水的交汇处又沿湫水逆水而上,向东南逶迤而去,直到西头村号头起,呈“L”型走向,全长五华里。碛口主街当年被划分为三段,湫水河沿岸为前街和中街,前街又称食巷店,主要经营饭店、酒馆、大车店等,中街主要经营绸缎及日杂百货。主街沿黄河一段,被称为后街,这里紧靠黄河码头,实力雄厚的商号均聚集于此,用当地人的话说:“后街上做的都是大买卖”。在后街与黄河之间,后来又扩充出二道街和三道街,二道街全长三华里,三道街只有一华里,均以服务业为主。
     黄河岸边话当年的老人们今天能够回忆起的不仅是昔日的繁华与兴盛,他们更怀念当年祥和、安定的社会环境。然而,这一切却在1938年被无情地打断,抗日战争时期,日寇八犯碛口,烧杀抢掠,古镇的经济与建设都遭到破坏,许多富商巨贾远走他乡以避战乱,他们中的很多人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天灾总是与人祸接踵而至,从三十年代起,直到五十年代初,黄河与湫水连连暴涨,二道街、三道街先后被冲毁,主街也只剩下半壁江山
     建国初期,短暂的稳定为碛口带来了回光返照式的再次兴盛,但是很快,国家实行计划经济,粮食、棉布统购统销,碛口的商业逐渐萧条。此后,随着铁路公路建设的迅猛发展,京包复线的通车,黄河水运失去价值,碛口古镇最终完成了它商品集散中心的历史使命,从此被人遗忘在荒凉贫瘠的黄水沟壑中。
     1989年,我国当代最著名的美术大师吴冠中先生首先发现了这颗遗落在黄河岸边的明珠,此后,专家学者纷至沓来,美术、摄影工作者与影视剧组也慕名而至,寂寞了几十年的碛口古镇再一次开始复苏。
在碛口我们住了两天,总的来说不错,古朴的原始庄园。
    李家山
    碛口当年的繁荣辐射到周边广大地区,带动了一大批村落的崛起,这些村落的商人依托碛口发家,致富后他们不遗余力地建设着自己的家园,为后人留下了西湾村、李家山、寨子山、白家山、高家坪、垣上以及碛口一共七处保存相对完好的明清民居建筑群,而碛口的历史价值,也只有与这几个村落形成系统时,才能充分体现出来。
     在碛口黄河宾馆匆匆吃过迟到的午餐,我们徒步前往六华里外的李家山。李家山并不是一座山,而是以李姓为主要居民的村庄,这也是当地对山村的命名规则。与碛口镇隔湫水相望的黄土高坡被称为南山,山的那一边,就是李家山村。
     碛口人说:穷西头,富西湾,好女子出在李家山。而传遍临县的民谣则唱道:李家山的女子,白家山的汉,招贤镇的瓷器,南沟里的炭。李家山过去之所以成为远近闻名的文艺村,这或许是一个重要原因。
行走在盘山小道上,蓦然回首,卧虎山下的碛口古镇、浩浩荡荡的黄河水、激流澎湃的大同碛尽收眼底,大同碛上的黄河涛声清晰地在耳边回荡。
     当地典型的清代石碹窑洞四合院,正面四眼石窑,窗下立有一个精巧的石雕神翕,两侧建有砖木结构的厢房。这种石窑的造价要远远高于其他地区常见的土窑和砖窑,现在新建窑洞,已经没有几户人家还有建设石窑的经济实力。
     整个院落中,不仅是大门,院内的每一副门窗上都贴对春联,包括不足一米高的鸡舍也是如此——上联为:大鸡日日下,下联为:小鸡天天长,横批:鸡肥蛋大.
  在碛口,当地人每年秋分到第二年春分的几个月里,每天只吃两餐。
  十几年前,李家山的经济条件还无法接待外来的客人,七十高龄的吴先生每日往返于李家山与碛口镇的山路间,他还不辞劳苦地徒步探访了当年由碛口沿黄河南下孟门、军渡的古商道。李家山,后来被吴冠中先生当做自己的三大发现之一——这里从外面看像是一座荒凉的汉墓,一进去,是很古老很讲究的窑洞,古村相对而封闭,像与世隔绝的桃花源。这样的村庄,这样的房子,走遍全世界都难再找到。
 
     吴冠中先生笔下的李家山
     在我看来,李家山是在特殊历史条件、特殊地形地貌和传统观念等综合因素下产生的特殊村落的孤例。

  勿庸置疑,李家山的自然条件是相对恶劣的,碛口从地理位置上已是黄土高原的边缘地带,但从地形地貌与气候上,与陕北典型的黄土高原风貌极其相似,贫瘠、干旱、沟壑纵横、支离破碎。李家山不通公路,村民出行大多途步。村里的水井位于沟底,村民则居住在山腰或山巅,挑一担水往返需要半个小时。我们空身从沟底爬回村里尚不觉轻松,更何况肩挑六七十斤的重量。许多村民家中都有一对小号的水桶,那是专为未成年的孩子准备的,经常用这样的水桶为家里担水。李家山的四面山坡倾角都在六、七十度,站在坡顶尚不觉陡峭,但从沟底仰望,山坡笔直如削,村中的山间小路有如蛇行,曲折盘旋于坡壁,小路上的挑水人仿佛行走在悬崖边,不由得替他们紧张。
     贫瘠的黄土与干旱的气候不适宜发展传统农业,临县是有名的红枣之乡,李家山目前的主要农作物就是红枣。而在二、三百年前,农业只是李家山人的副业,他们依靠碛口得天独厚的条件投身商业,终成一方巨富。故土难离,受传统观念的影响,发达后的李氏先辈们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里回到故乡大兴土木,为今天的美术工作者和摄影师们留下了令人叹为观止的民居建筑群。
    李家山村面南背北,其地形概括地说就是“两沟四面坡”,两条小沟壑向南延伸,与垂直于它们的一条山涧会合后向西注入黄河。据说,过去的风水先生称李家山形凤凰,夹在两沟之间的山峁为凤凰头,两沟外侧则为凤翼,这是一种艺术化、理想化的比喻。更形象、更确切地说,李家山更象一个大写的“W”,结合凤凰的比喻,我们可以看到这个“W”最外侧的便是凤凰的两翼,两翼山坡上的民居都建在面朝两胁的一侧,两胁之间,是凤头与凤背。李家山的民居,就主要集中于左翼、右翼、左胁、右胁四个立面和凤头、凤背两个平面上,李建兴的家,正好在凤凰背上,李氏家族的祖茔,则座落在凤背的最高点上。
     当年,李家山有东、西两大财主,东财主一门家大业大,占据着凤凰两胁和凤背,李建兴一家,就是东财主的后代。凤凰右翼则属于西财主一门,虽然只占据着一面山坡,但却是李家山最具代表性最富魅力的一道风景。
     凤凰左翼被称为旧村或小村,居住着陈、崔两姓人家,而在李氏家族迁来之前,这儿被称为陈家湾。与其它三面坡上坚固美观的石窑不同,散布于左翼上的是极为原始的单眼土窑洞。人们说,穷不过三代,富不过三代,李氏家族毕竟曾经富裕过,不知道上天什么时候才能垂青于清贫了数百年的陈、崔两姓。
   “两沟四面坡”的相对高度不过百余米,绝对面积并不大,李家山现在有二百余户人家,也算得上一个大村落,他们合理的利用了每一寸土地,使得大大小小百十个窑洞院落散落其间丝毫不显拥挤。李家山民居沿坡壁呈阶梯状分布,下一层的窑洞就是上一层窑洞的前庭,有的窑洞甚至就直接建在下层窑洞的窑顶。一层层的窑洞就这样层次分明、错落有致的层叠而上,直至坡顶,画面极为丰富。这多达七、八层的窑洞看似随意的布局,完美的结合了山势的坡度与走向,凝固成一幅美丽的画卷。
     而封闭于黄土高原中李家山,早在二、三百年前,就已经在村落的布局与建设上遵循了这一原则,体现出人类顺应自然、利用自然、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性选择。这一特点其实也同时体现于碛口、西湾等地,只不过李家山的特点更为明显,蕴藏着更为深厚的黄土风俗民情和黄河文化。
     李家山之旅是从凤凰右胁开始的,绕过村小学,我们来到了凤头,一所大门紧闭的宅院吸引了我们。无论是装饰精美的门楼,还是大门两侧的龟背图以及墀头的砖雕,都彰显出这家主人非同寻常的地位。门楼上镶嵌一块木制匾额,上面刻着四个大字:堂构增荣。大门上的对联也别具一格:书为天下英雄业,善是人间富贵根。从隔壁叫来了看门人,打开大门,映入视线的是与门楼形成强烈反差的败落与萧瑟。在李家山,象这样人去楼空的宅院还有几处,他们或迁建新居于山下的麒麟滩,或是离开了碛口,将昔日的辉煌与富足锁在故园任由岁月冲刷。
     李家山的另一座豪宅位于凤凰右翼的顶端,这家主人不仅拥有山村最大的庭院,门外还建有村里唯一的风水照壁,照壁后的门匾上书写着四个大字:钦旌节孝。这所豪宅如今同时也是家庭旅舍,遗憾的是,它的主人已经不知道这四个字的来历。
     李家山昔日的富庶不仅体现在坚固耐久、宏伟气派的石窑院落上,同时也体现于村政建设中。这座小山村当年竟然拥有一套完善的、高标准的道路网络和排水系统,虽然破败的景象使它们显而易见地失去了当年的规模,但直到今天依然在发挥着作用。
     李家山的中心区域,村路均由青石板铺就,石板按照“两平一竖”的顺序整齐排列,竖者为棱,平者做面,串连起一户户庭院。在凤凰右翼,修建于坡壁的小路两次十字交叉,与砖石彻成的平整护坡构成了优美的菱形。右翼对面的山坡上,砖石护坡修建得更为齐整,沿着护坡曲折向上的小路从沟底一直攀升到凤头上的“堂构增荣”。护坡的主要作用一是为了加固黄土山体,二是防止雨水冲刷,李家山的“两沟四面坡”里,为防止水土流失而修的砖石排水沟随处可见,许多排水沟几乎垂直于地面,高达十几米甚至几十米。
     李家山唯一的宗教祭祀场所位于山村的最南端,如果一定要把李家山比喻成一只凤凰,那么,这座天官庙就座落在凤嘴上。天官与地官、水官并称为道教“三官大帝”,每年正月十五,人们都要庆祝天官诞辰以祈求“天官赐福”,这便是“上元节”的来历。天官庙是一座规模不大的四合院,主殿座落在近两米高的石台上,为“一明两暗”式的三间石窑,中间供奉天官,西侧一间供奉观音。正殿对面,为二层戏楼。石台两侧,竖立有两通清代重修天官庙的碑记,捐款商号多达一百余家,李氏家族即使在鼎盛时期也不可能拥有碛口三分之一的商号,它们中间的大多数应该是与李氏家族有着密切的业务往来与私交,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当年李氏家族在碛口的地位与威望。
    徒步古商道
    碛口是水陆运输的中转站,经水运输送到这里的物资,要都靠岸卸货改走旱路转运到目的地,由此,先后出现了两条以碛口为出发点的重要商道。
    第一条经侯台镇、樊家沟、离石,在吴城镇与山西主干交通网连通,再转运到晋中、京津、汉口等地,因此才有了“拉不完的碛口,填不满的吴城”之说。这条通道始终是碛口连接离石、省城的交通要道,如今已经被柏油公路所覆盖。
    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应国际赈济委员会的邀请,二十年后担任中国战区参谋长的史迪威将军来到山西帮助修筑太原至军渡的公路。史先生在造访碛口时,地方官员就曾希望他能将公路延长到碛口,但因为当时的条件所限而未能如愿。
    另一条重要商道则是沿黄河一路南下,经柳林县孟门镇到达晋陕交通要冲军渡,再由军渡转运到晋中、晋南各地。这条长约五十华里的通道尤其是碛口至孟门一段功能非常单一,就是为了碛口转运商业物资,所以,它随着碛口的衰落而失失了价值,逐渐荒废,但却因此而幸运地保留下来。
    由村西的山路下到麒麟滩,听着黄河涛声沿晋陕峡谷南下。
    站在李家山,眼之所及都是厚厚的黄土层,下到晋陕峡谷,我们终于看到了深埋在黄土之下的岩石,李家山修建石窑的材料原来就取自于此。由于水蚀与风化作用,我们不断看到崩落的大块岩石,数米乃至数十米见方的巨石或在积雪的簇拥下散落于道边,或在冰层的包围中矗立于黄河之滨,不由得怀疑“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词句其实是产生于此。
    令人奇怪的是,仅仅是一河之隔,对岸的陕西一侧,却看不到如此巨大的石块,甚至连岩石层也很难找寻,河那边,毕竟是真正的黄土高原啊。
    没有走出多远,我们就看到了古商道的遗迹,它们大多修筑于高出黄河水面十余米的陡坡上,随着地势的变化而上下起伏,随着保存状态的好坏而在我们面前时隐时现。古商道大多以石块铺路,类似于李家山的村间小路,有些段落则直接开凿于岩石之上,当年辛劳的工匠们不仅将岩石凿平凿宽,还在陡峭处凿出台阶以方便行走,平面与立面上人工开凿的痕迹至今仍清晰可见。保存完好的古商道,宽度约在两米间,正好容纳两匹骡马错道,而大部分道路如今只残存一人的宽度甚至踪影全无。
    晋陕峡谷间,每隔数百米便会有一条宽达几十米的垂直于黄河的沟壑,它们都是由山洪自然冲刷而成。冬季是枯水期,但有些沟壑仍然留下了高达十几米的宽阔冰瀑,由此可以想象雨季来临时山洪暴发的壮观景象。
一道道沟壑阻断了前行的道路,商人便集资修桥跨越沟壑以利通行,从李家山到小垣则不过五、六华里的长度就建有六座石拱桥。几乎每一座石拱桥的桥头,都可以找到摩崖石刻或石碑,记载着当年修桥的情况与捐款明细。由于风雨冲刷,许多字迹已经漫漶不可分辨,但仍然可以确定出这些桥梁最早的修建于清朝道光年间,最晚的修建于民国七年。这六座桥中,有两座名为“长兴桥”,不知是不是由碛口“长兴店”主持修建。六座石拱桥中,已有四座被洪水冲毁坍塌,从碑刻上屡屡出现的“重修”二次可以看出,山洪的肆虐使得修桥铺路成为碛口商人经常性的工作。在“长虹桥”上,我们同时看到了三块石碑,只是有两块石碑已经被铺成桥面,由此可见,这座桥至少修建过三次。
     很想一直沿着这条古商道穿过传说中的栈道一直走到它的尽头,但小垣则村的出现宣告了行程的结束。戏台就建在离古商道不远的地方,台前拥挤着看戏的村民,村民身后围满了一个个的小摊贩,远远看去,更象是乡村集市。我们挤到戏台前才发现,今天唱的不是二人台,而是条幅上所谓的“现代戏”。正在上演的不知名的剧目是反腐倡廉的题材,讲述一个依靠裙带关系升官的派出所所长在一起命案中,与其姐姐循私枉法,受害人的弟弟艰苦伸冤的故事。演员们穿的虽然是戏装,但采用的却是流行歌曲和传统民歌的曲调,失望。
     在归途中,我们再一次来到了麒麟滩。黄河与湫水在碛口会合后,河道紧贴陕西一侧南下,为山西一侧留下了长达数华里的滩地。李家山族谱记载,清代雍正元年,一村民家的母牛产下一头怪胎,适逢其妻难产,以为怪胎作祟,遂将怪胎打死。不久,其子夭亡,黄河暴涨,冲出一片滩地。村中老人断言,母牛产下的乃是麒麟,那户村民害怕打死祥瑞被官府怪罪,举家逃往陕西。村民为纪念此事,便将这块滩地命名为麒麟滩。据说,麒麟滩上遍布奇形怪异的黄河石.
    徜佯西湾村
    西湾村距碛口不过两、三华里的路程,或许是受城堡式建筑群封闭环境的影响,人们说西湾的居民不太欢迎外人打扰他们的生活,村里也通常不留游客住宿
    冯家会村北距西湾五、六公里,同处湫水西岸,但因为湫水西岸经侯台镇前往冯家会的路况不佳,所以我们先通过碛口大桥到达湫水东岸,然后沿公路北上,再从冯家会大桥返回西岸。
    土林隐藏在村南的一条山沟内,在一面黄土坡前,昂首矗立着十几支黄土柱,它们高则八、九米,挺拔纤细,低则三、四米,粗壮敦实。这些土柱虽然形态不尽同,但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无一例外地头顶一块石板或石块。土林远看貌似云南石林,但不同的是柱体全部由泥土构成,当地人习惯称之为黄土柱,但土柱的颜色与其附近的黄土高坡却又有着明显的差异,准确地说它应该是褐色土柱,虽然我无法确定这种泥土是否含有某种矿物质,但可以肯定的是,它的粘性和直立性应该优于普通的黄土,否则很难抵御经年累月的风吹雨打、水土流失。土林的形成,主要是水蚀作用的结果,当然,与地形和土质也有很大的关系。至于土林头顶的石帽,按照专家的说法,是大约八千年前的地震而将石块、石板抛在山坡上的,听着似乎有些牵强,但又找不到更合理的解释。
    西湾村座西北而朝东南,背靠石山,濒临湫水,这正是民间僻风向阳、靠山近水的上乘风水。
    西湾陈氏的始祖名曰先谟,字师范,明朝末年从方山县迁居于此。陈氏家族发家于清朝初年的第四代陈三锡,陈三锡开创碛口镇后,事业更是如日中天,人们传说,鼎盛时期,碛口有半条街的买卖属于陈家。
    西湾民居为建于明末的城堡式民居建筑群,长约250米,宽约120米,占地面积约三万平方米。整个建筑群座落在三十度的石坡之上,民居院落从前往后、由南至北前步步登高,远望显得错落有致,宏伟壮阔。西湾村历经陈氏数代上百年的建设始成现状,但可以肯定的是,其格局其实早在始建之初就已经初步确定。
    西湾民居内套宅院三十余座,由五条南北走向的竖巷分隔开来。每个巷口,均彻有石碹拱门,石门内侧留有封闭巷门的石臼。石拱门里的各个院落中,都有极为隐蔽的小门与邻院相通,也就是说,只要进入石拱门内的任一院落,便可游遍全村。这样的设计,不仅仅是为了解决村内的横向交通,更有利于突发事件下的快速转移和集体防御。这种对外排斥、对内凝聚、重视防御、居安思危的设计思想,我们在晋东南的砥洎城也曾看到。
     西湾村的民居以当地所谓“明柱厦檐高圪台”建筑为主,院落被半米高的石台分隔为前后两个部分。正房为石暄窑洞,座落在石台之上,窑顶伸出一排纹饰精美的石梁,它们和木质明柱一起支撑起宽阔的厦檐,夏日里摇着蒲扇坐在厦檐下聊天纳凉想必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院落内的两侧厢房则为砖木结构,其中又以阁楼式建筑居多,下层为柴房、磨房,上层是小姐的绣楼。
西湾民居的门楣上,大多镶嵌有石质或木质匾额,落款为清代道光、咸丰年间的石刻匾额并不鲜见。我们借宿的那个院落,门匾上镌刻着“岁进士”三个大字,后来翻阅资料才知道,这里是军功三品的蓝顶老爷陈辉章的旧居。此后,我们又陆续看到了“恩进士”和“明经第”的门匾。恩进士为恩科进士,并非正式进士,而岁进士和明经进士,则是对屡试未第的老秀才给予的一种安慰。按照壁虎的揶揄,他们都是些小学毕业后总也考不上中学的差学生。陈氏家族,虽然也曾因为有赈灾、助饷的义举而封官进爵,但毕竟是一个比较专业的商人世家,很难象晋东南阳城、沁水那些耕读传家的书香门第一样,出现诸如“一门九进士”的科举奇观。
     西湾民居的布局严谨合理、错落有致,它的建筑形式也多种多样,富于变化。西湾村建有两座祠堂,村西南的思孝堂为石窑样式,而村东南的陈氏宗祠则为砖木结构。陈氏宗祠大门紧闭,但单看其外侧灰白色的墙体、豪华气派的大门、飞檐高翘的阁楼,竟有些许江南民居的影子。而陈氏宗祠外,村路曲折,水渠蜿蜒,田亩间白雪与绿叶相错,几株大树更是如插花般生长在恰到好处的位置。为了沽上一瓶好酒,我和壁虎坐在村路边的低矮石墙上静静等待小店主人的归来,而眼前的画面,让我在黄土高原的深沟远壑之中找寻到了江南水乡的韵味。
  西湾民居现在是临县的文物保护单位,有关部门已经对村东的一处院落进行了必要的修复,西湾民居管理所就设置在这个院子里。外院的石窑里仍居住着一户村民,被修复过的内院却大门紧锁。我们与外院的陈老太太攀谈起来,这位八十四岁的老人今天兴致很高,为我们讲述起发生在西湾的一件件陈年往事。老太太的孙子本来要去挑水,此时也饶有兴趣地担着空桶做起了听众,对于一个从小跟随父亲在甘肃平凉长大的年青人来说,许多故事或许也是他第一次听到。
     原来这西湾村也与李家山一样,有东、西两大财主,难怪村口会有两座宗祠。陈老太太一家是西财主的后代,但他们居住的这所全村最为气派的院落过去却属于东财主。老太太说,从清末民初开始,陈氏家族有很多人都染上了毒瘾,东财主一门因此而引发家庭纠纷,爆出杀妻命案。事后,东财主一门为了结命案而元气大伤,为此,他们与西财主协商,由西财主补偿一部分现银后置换了院落。到解放初期土地改革时,西湾陈氏已经衰落,老太太一家仅剩十几亩薄田,成分定为破产地主,除主窑外的厢房、内院、阁楼全部被没收。老太太的孙子为此感慨道,那位大救星家里的土地比他家多,却也只是个中农而已。壁虎深有同感,原来他祖上也是地主,而且是地道的正宗地主。
    西湾村在规划上充分利用了石拱门上的空间,比如,有的石拱门上方就建有房屋,而陈老太太家院外的石拱门,则同时成为一座过街天桥,它是竖巷对面一座二层阁楼的唯一入口。从老太太院里的石台阶上到天桥,便可进入阁楼,阁楼已经相当残破,门窗尽毁,檐角伸出几支朽烂的椽子。老太太说,那是当年关押“花姑娘”的地方。
     1942年农历二月初一,日伪军第八次进犯碛口,驻扎于西湾。当年,陈老太太怀抱着孩子与西湾的村民们一起逃入山中,每天靠干枣和积雪充饥,全村人在饥寒交迫之中整整捱了二十八个日夜,直到日寇撤退才得以回村。比他们更为不幸的是被日寇关押在阁楼上的二十余位青年妇女,那是一段噩梦般的日子。日寇在撤离西湾时四处纵火,西湾村建筑艺术最高超的一批晚期双层四合院落被付之一炬,许多石窑的明柱厦檐、门窗甚至室内的家俱、农具也被烧光。如今的西湾村,我们还可以看到一些四合院的废墟和空留柱础与石梁而不见明柱厦檐的窑洞。相比之下,西湾村的百姓还算幸运,临县另外一个村庄的百姓躲入地道避难,日伪军在洞口点起秸杆、辣椒,致使地道内的二百余位村民窒息而死。  在西湾村东南角的一处院落,外墙刷得通白,上面顶天立地的题写着西湾村的村名,落款是罗哲文,一位守望民间的著名学者。进入这个四合院,正面是五眼石窑,两侧的厢房均向外侧后退半檩土地后建造,再加上下房已经拆除,庭院显得相当敞阔,走过这么多晋商大院、官宦府第和明清民居,还从未见过这么大的民居院落。不过,听说临县最大的“明柱厦檐高圪台”四合院并不在碛口,而在碛口以北二十公里的三交镇孙家沟。
     由碛口沿黄河北上,经索达干村和高家塔村去看黄河浮雕画廊。索达干村名字来源于村民反元起义的传说,索达干是“将靼子杀干净”的简化与转化,这个村每年正月十五的九曲黄河灯阵非常有名。高家塔是黄河重要渡口,1948年3月23日,毛泽东、周恩来从高家塔对岸的吴堡县东渡黄河,高家塔村建有“毛主席东渡登岸纪念碑”。黄河浮雕画廊形成于晋陕峡谷之间的高山绝壁上,长约千米,是二、三亿年前因水蚀作用而形成的类似于浮雕的奇异图形,有关部门已计划申报国家级地质公园。类似的图形,在古商道与碛口赴西湾途中也偶有所见。
  碛口镇沿黄河一侧,是历经繁华的主街,黄河水带走二道街、三道街和主街的半壁江山,只在长兴店一带,为我们留下了一小段保存完整的主街。古街上四四方方的铺路石早已被磨去了棱角,变得坎坷泥泞,站在街道东侧的商铺屋檐下,就可以直接望到近在咫尺的黄河,还有岸边井台上挑水人的剪影。临街的房屋大多依然保持着当年的样式,房屋不设门扇,而代之以活动式长条门板,门板卡槽的上方,镶嵌着刻有店铺名号的门匾,店内则大多被隔断划分为前后两个空间,临街一半经营商业,后面一半用于存货或生活起居。
     主街背靠卧虎山一侧,一个个院落沿着山坡层层叠叠向上延伸,13条垂直于主街的小巷串连起山居与主街的交通。过去,碛口主街被划分为前街、中街、后街三段,这13条小巷也各有名称,如今,主街门牌号码统一标识为东市、中市、西市并向上一直扩展到小巷深处,能让外来游客追寻到的,只有要冲巷和画市巷两条巷名。要冲巷位于西市最北端锦荣店与荣光店之间,13条街巷中唯一保留下来石拱门就座落在巷口。碛口的巷道因为卧虎山的山势而较之西湾更为险陡,有些山巷的倾角约有五、六十度,据说它们过去同时兼有泄洪的功能。
     过去顺水接船做大宗生意的商铺都集中在后街,为了安排员工食宿、客人歇息、货物存放、车马停靠,西市山坡上的院落都十分阔大。规模最大的是经营麻油的荣光店,石拱门上是宏伟的望河楼,走入院落,卧虎石下竟然层叠着五层石窑。荣光店在战争时期被军工厂占用,失火引发爆炸,炸塌了三层石窑,如今二层以上只剩下了石彻窑脸,已经失去了使用功能。背油篓是过去最脏最辛苦的工作,满身油污的苦力走出荣光店前,总要在门口的木柱上抹去手上的油腻,以至于在木柱上凝结石化出一层深褐色的油皮。荣光店如今辟建为黄河宾馆,依然是充满乡土气息的风格。
     另外两个大宅院都被称为“四十眼窑院”,故名思义,就是院中的正房、厢房、下房共计有四十眼窑洞。其中一座“四十眼窑院”,当年是陈懋勇的粮栈,土改时被充公分配,院中的老人告诉我,这个院落中,居住生活着18户人家。
     按照中国传统的建房规制,院落面南背北,正房根据主人的地位、身份严格按照三、五、七间的单数建造,中规中矩,齐整划一,不得逾越。天高皇帝远的地理位置、当地自有的风俗习惯、商业经营的实际需要、商人头脑中等级和礼教思想的淡化使得碛口及其周边民居完全摆脱了这种束缚,突破传统,呈现出自由、随意、实用的风格和特征。在正房数量上,普通民居大量采用四间的双数,部分民居和商铺甚至多达五、六间。碛口及其周边村落的居居,对地形的依附与顺从关系体现得非常明显,在院落布局与正房朝向上,放弃了面南为上的死板原则,依据不同的地形,呈现出多样化的选择,面东、面西,以及东南、西南等不同角度的朝向都有所见。比如陈懋勇的旧居,就结合地形与大门位置,以坐东面西的石窑为正房,面南的石窑则为厢房。
     一位美国归来的华裔学者评价说:碛口的古街、民居建筑,是人类历史上对人居环境所创下的杰出典范。它体现了人与自然,人与山地的完美和谐,最终创造出具有独特风格的“立体交融式”的乡土建筑。
     碛口目前还保留有两座宗教祠庙,一座是西头村的西云寺,另一座是卧虎山半山腰的黑龙庙。现存的黑龙庙是一座四合院式建筑,山门外悬挂着“物阜民熙小都会,河声岳色大文章”的对联,这是对碛口历史的高度浓缩。正殿内供奉着龙王和风伯、河伯,当年商号们集资建庙,为的就是祈求风调雨顺,行船平安,商贸繁荣。正殿对面,建有“山西唱戏陕西听”的二层戏楼,戏台正中镶嵌着刻有“鱼龙出厅”四个鎏金大字的牌匾,由道光年间一字千金的永宁知州王继贤提写,同样的牌匾,在李家山天官庙的戏台上也曾见过。
     事实上,现在的黑龙庙仅仅是过去的下庙,上庙的规模更为宏伟。1942年,陕北军工厂拆除了上庙的木结构建筑,木料用去制造手榴弹柄。不久,军工厂又准备拆掉下庙,一名正在拆庙的战士非常蹊跷地因为(木仓)支走火而遇难,百姓们传言这是龙王显灵。西头村村长刘开瑞出面筹集了大量木材支援给军工厂,终于保住了下庙。上庙本来还留下左右十眼窑洞,在1972年,也被拆去建设碛口中学。因为这段不平凡的历史,所以有人给黑龙庙戴了顶为民族解放事业和地方教育做出贡献的高帽子。
     昔日的碛口,聚集了一大批富有的闲人和投机者,每年夏天的庙会期间,碛口便搭起绵延半条街的赌棚,庙会结束了,这种赌棚却还要持续一、两个月,一些赌徒甚至夜以继日,几天不下赌桌。碛口没有一家妓院,但二道街和一些山间小巷却成为外地暗娼聚集的花街柳巷。晋商是严禁嫖 女昌贝者博的,光顾这里的,大多是外地的客商、跑船的河工以及一些风流的本地掌柜。繁荣似乎总是与娼盛相连,这些烟花女子为碛口留下的花名就有二百多个,抗战时期,碛口已经衰落,但在解放区政府改造**时,仍有五十余名暗娼。
     第六天我们上路去五台山,一路走村过乡,但路还是较好走的,但是好事情就是要多磨半道上又碰到了堵车,这也是山西一大怪,煤车排长队,足有几公里长几百辆煤车排成队,害的我们横冲直撞也没用,冲出一个煤车队,又见一个煤车队,到了下午2点还没吃上午饭,好不容易到了一个加油站有饭馆,想不到加油站的饭馆办喜酒,要等两小时才能吃到饭,我们只能继续前进,冲进煤车队,想不到半道上出了意外,碰到老娘舅收了驾驶证,前几天还神气,警车开道,今天没保镖灰溜溜了,谁收去都搞不清找不到,最后还是走了后门,从上边经过关系层层疏通最后在晚上7点在静乐县的交警大队拿回了驾照,喂饱了午饭再出发,直到晚上1点40分到了五台山的北山进山口,买了山门票再开了25分钟到了民政宾馆住下,此时已经是半夜2点45分了。早上我们7点起床又出发了,真是精神可嘉呀!
     在五台山的大雄宝殿里,我们团队的一个老年阿姨碰到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件:照相机让一个和尚用力往地上摔坏了!事情是这样的:那位老年阿姨是个信徒,在大殿里给灯上油,这时一个年轻和尚冲过来大嚷,说那是水,冲犯了他们(其实那加的是油)一个灯要150元,加了6个要900元,那老年阿姨说我会给钱的,但没这么多,那和尚冲过去就抢下她那脖子上的照相机就摔地上,又捡起来摔一下照相机就这样粉身碎骨了,吓的那老年阿姨都呆了,现在的和尚真是新型的呀。好在和尚的领导还讲理,对施主道了歉,全额赔赏,但施主还是很道德,没有报买时的价,而是去掉了自己用的几年折旧。真是一小插曲。导游在车上也说了,有的和尚没道德,想不上竟然真的碰上了,看来五台山的和尚的搞搞运动,整顿一下行为道德了。以后大家去时,千万要小心啊!
     五台山出来我们直奔大同,路上去了应县木塔悬空寺
    应县木塔有900多年历史,全是木结构建筑,风吹铃响,幽雅,但面貌有些象年老的驼背老爷爷。应县木塔是天下第一奇塔。应县木塔全称叫:应县佛宫寺释迦塔。既建造在佛陀宫殿内专门供奉佛祖释迦牟尼真身舍利的塔庙。它与法国的艾菲尔铁塔意大利比萨斜塔并称为"世界三大奇塔"。
     应县木塔建与辽清宁二年(公元1056)。塔高67。31米,底层直径30。27米,是世界上现存唯一最古老最高大的纯木结构楼阁式建筑。全塔在结构上没用一颗铁钉,全靠木构件和54种斗拱卯榫咬合垒叠而成。堪称世界古木建筑的典范,佛教文化的中心和圣地。一九六一年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首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悬空寺,位于恒山金龙峡的半崖峭壁间,始建与北魏太和十五年(公元491),迄今已有一千五百多年的历史,是国内现存唯一的佛,道,儒“三教合一”的独特寺庙。整座寺院上载危崖,下临深谷,楼阁悬空,结构巧奇。共有殿阁四十间,利用力学原理半插飞粮为基,巧借岩石暗托,梁柱上下一体,廊栏左右相连,曲折迂回,虚实相生。古人云:“蜃楼疑海上,鸟到没云中”。唐代诗人李白醉书“壮观”二字。明代大旅行家徐霞客叹其为“天下巨观”。

 

  •  品质精选官方严选,品质保障
  •  价格保障同类价格,保证低价
  •  退订保障特殊情况影响出行,保证退订
  •  贴心服务适龄化增值服务,全方位提供

游多多 • 旅行:不远千里,不只是为简单的走马观花,而是在寻找一种健康快乐、充满活力的生活方式。我们精心甄选最适合您的行程,为你带来省心、安全、深入、快乐的精彩旅行体验。
游多多 • 旅居:寻得一处静谧之地,让自然风景和自己的身心融为一体,享受慢生活。游多多旅居为您打造在路上的家,深度体验当地人文、美食、风俗、美景特色,又未尝不是养生养老的首选方式。
游多多 • 旅友:这里不缺志趣相投的旅友,一起结伴同行,分享旅行的快乐,记录旅行的点滴,都是人生的另一种收获。

订客栈APP下载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法律声明 商家合作 多多微博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6-2019 Yododo.com, All rights reserved.沪ICP证B2-20120026 沪ICP备06029079号

游多多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上海闵行区联航路1188号浦江智谷10号楼3楼H座 电话:021-60556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