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居目的地  >   亚洲  >   中国  >   重庆  >   重庆市  >   重庆市攻略  >   独走渝黔日记

 

    春节按惯例是挨家挨户吃饭,自觉无趣。于是在大年夜和初一加班之后,向单位告假三天,连同节后一个双休日凑成长假逃了出来,到重庆和黔北转了一圈。之所以选择去那里,大半原因是为了龚滩,明年也许就看不到了。
沿途游览主要景点:武隆芙蓉洞龚滩古镇龙潭古镇遵义会议会址娄山关;(遵义)杨璨墓、海龙屯;赤水丹霞飞瀑、丙安古镇大足石刻。途经路线和市县:重庆市——涪陵——武隆——彭水——酉阳——秀水——沿河——遵义市——桐梓——习水——赤水——泸州市——隆昌——大足——重庆。总历时12天。除去机票总费用3008元。
具体行程:
    1月30日   早飞抵重庆,午后坐车抵武隆县;
    1月31日   早游武隆芙蓉洞,下午取道彭水县,坐船抵龚滩镇;
    2月1日    早游龚滩古镇,下午经酉阳县抵龙潭古镇,晚抵秀水县;
    2月2日    从秀水坐车抵贵州沿河县,转车晚抵遵义,坐车十小时;
    2月3日    游杨璨墓、遵义会议会址、海龙屯,晚抵桐梓县;
    2月4日    早游娄山关,下午回遵义坐车五小时抵达习水县;
    2月5日    习水出发游览赤水竹海、桫椤自然保护区,晚抵赤水;
    2月6日    游十丈洞瀑布、燕子岩丙安古镇,返赤水;
    2月7日    游四洞沟,回赤水坐车约三个多小时抵达四川隆昌县;
    2月8日    坐车约三小时抵大足,游大足石刻宝顶山部分,返大足;
    2月9日    游大足石刻南山和北山部分,坐车三小时回重庆;
    2月10日   重庆返回上海
 
    2006年1月30日   阴
    从一个大城市飞了两小时到另一个大城市,重庆给我的第一印象是:空气质量和上海一样差。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片尘雾中,山高水深,屋宇建设难以规划,有些纷乱。
    坐机场大巴到城区,问了三个人,都只知武隆很远却不知如何坐车。看看地图上介绍南坪车站有车,于是坐公交车过去。到了才发现南坪皆是往渝南方向的车,若要到四面山金佛山等地旅游倒合适。问咨询处武隆如何去,回答说是江北汽车站。打的15分钟,穿过渝中半岛和长江、嘉陵江来到江北,却发现还是没车。再问,说要到朝天门。有些不爽,见有发往涪陵快客,于是决定上了再说。这个车非得坐满再发,无奈等了不少时间,后来发现,坐满发车在这里是惯例。
    涪陵似乎比重庆更“灰”,但江滨一段洁净工整颇为光鲜,白鹤梁应该就在这段江滨旁,不知现在还能不能看到。到涪陵汽车站,直接转车到武隆,公路在乌江山腰上凿出,路况尚佳。途见乌江绝壁,终觉此行不虚。乌江水呈现翡翠般青绿色,是我见过最绿的大河。两岸多近乎垂直的峭壁,高可达百米,壁上几无草木,雄险无比。奈何江岸屡见矿场和一幢幢灰黑的水泥楼,将天然岩壁割成一段一段,有矿场即有码头,沙石铺在山腰。我想到了汛期,这乌江水大概也不会那么绿了。
    到武隆已是下午五点,年初二的街头十分冷清,乃至于想找个饭馆都难。县城跨江而立,一座大桥连接新城老城,不少楼房依江岸层层而上建造,有点小重庆的味道。
行游费用:机场大巴¥15,重庆市区到涪陵区¥42.5,涪陵区到武隆县¥25。
行游时间:机场大巴30分钟,重庆市区到涪陵区2小时,涪陵区到武隆县1小时45分钟。
 
2006年1月31日   阴有小雨
    早6点起床,到7点还是天黑一片,都说成都人生活休闲,也许也和天亮得晚有关吧?雾气浓重。8:40坐上到江口镇的车,又是等客又是加油,9:30才抵达江口
    到了镇上才知道芙蓉洞在半山腰,还有一大段路,当地多机动三轮车,有封闭车厢,于是找了一部上山。路虽不远,但要盘山而上,步行大概至少要三刻钟。芙蓉洞景区门票70元,紧邻的芙蓉江也要70元,贵!游芙蓉江须船进船出,此外还有过江溜索等娱乐项目。
在国家地理选美中国特辑中,芙蓉洞排名旅游洞穴类第二名,仅次于贵州织金洞。洞不大,转一圈也就一个多小时,不过洞内景色的确非同一般,令人叹为观止。大型石柱、石笋石塔、石瀑自是屡见不穷,印象比较深刻的主要还有两处景点:一处是大片倒悬石柱,柱端呈针状,柱上有纷繁复杂的各式石花,蔚为美丽壮观;另一处就是水下石花,学名叫方解石,据导游说全世界仅两处,另一处在法国但仅几平方米,而芙蓉洞的水面有三十多平方米,这种结晶石花能在水下形成,已是令人称奇,而水上还伴生石笋石柱,更显特殊。此外还有两个小品记忆尤新:一个“生命之源”,男孩子的宝贝,丹霞地貌多类似石柱,但长在洞里且如此逼真还是第一次看见;另一个是惟妙惟肖的小石狮,自然天成,颇有趣味。我个人的评价,如果给芙蓉洞打10分满分的话,桂林荔浦银子岩能打8分,桂林七星岩仅有5分,而金华双龙洞大概只能打3分了。
芙蓉洞还有未开放区域700多米,内有更为精美、十分罕见的卷曲石花,游客只能看看陈列在外的照片。该洞是国内唯一申报世界自然遗产的洞穴,能保留一段自然形态洞穴十分不易。其实对游人来说,已开放部分就够过瘾了。和各地洞穴一样,芙蓉洞也用了大量花花绿绿的彩色照明灯。选美中国入选旅游洞穴的六个洞中,二至五名芙蓉洞(重庆武隆)、黄龙洞湖南张家界)、腾龙洞湖北利川)、雪玉洞(重庆丰都)均位于渝鄂湘交界地带的武陵山区,喜欢看洞的朋友只要一星期大概就都能看到了,第一名织金洞也不算太远。
    出洞已是中午,看看芙蓉江景区的广告景色一般,还打出“天体浴场”的噱头,有大雾封锁江面和两岸群峰,于是决定直接坐车去彭水。之前没有想到的是,芙蓉江景区原来也是修大坝后形成的水库,大坝就修在江口。
    从江口到彭水,沿途景色一般,企业、工地甚多,其中不少是修路的工地,有渝怀铁路的、渝湘高速公路的。前面常见的峭壁到此段就少见了。修路对山体的破坏很严重,可在这山区,有一条好路对当地人来说却又十分需要。
    到彭水时间是下午1:45,看时间尚早,有希望赶到万足码头坐船,于是在车站门口找了一部摩托车。穿过县城最热闹的商业街,出城后不远就到了乌江大坝工地。工地上密密麻麻造满了工棚,大卡车一辆辆进进出出,尘土飞扬,路面泥泞不堪。乌江到此似已被截断,看不见江水,怀疑是通过管道引水到下游。回头看看坝址,是两座高山夹成的窄谷,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地,若没有大坝绝对是一处雄壮的风景。
    枯水期乌江水小,我和摩的司机都不能确定有船。原定2:30起航到洪渡的班船2:20已经发出,运气很好,船才走出十几米,又到对岸接人,被我硬生生拉了回来。所谓万足码头,其实只是一处河滩,没有任何建筑或者辅助设施,甚至连路都没铺过,从山上下到河滩十分难走,这我一点都没想到。
    从万足到龚滩,坐了四个多小时的船,饱览乌江秀色,却也目睹两岸居民的艰辛。在船上能近观乌江之水,清可见底,惹人喜爱。两岸多直立或者斜立水中的石柱。少许山腰有几处民宅,而大部分是无人居住的荒山,近乎原始。船在这里大概是不可缺的交通工具,能两岸停靠,所靠之处全是河滩乃至坡度稍缓的岸石,居民们就从这样的“码头”上岸、踏着泥土或者石头登山,路全是天然的。路经一个镇子,山坡上建造的重重楼房和高出水面几十米的悬桥,在这峡谷中几乎就似琼楼玉宇。生活在这里,想要买一份报纸看大概都是很奢侈的事。偶尔看到一头散养的耕牛,竟在无人的河滩上狂奔,跑得比船还快。
同去龚滩的还有一个8人小团队,是3拨人凑一块的,从成都和重庆来,早上7:00他们已经到彭水,却得知只有下午这一班船,于是在大坝附近转悠了半天。和他们在一起,到洪渡转船去龚滩就方便得多,因为后一段水路都是私人小船,要谈价钱包船。
到龚滩已是6:30分,这里倒有正规的修得很齐整的水泥码头,上岸不久就看到旅游公司。天还没黑,于是先到镇里逛一逛。此次重庆贵州之行,气温始终高于上海,但当地人习惯在家中烤火取暖。找了第一家店,说三人房可能还要再进人。寻到下一家,有单人间,屋不大,四层楼高的木头老房,觉得不错便住下了。店主人的几口大箱子还在屋里,推开窗门就能看见乌江,伴着哗哗的流水声入睡。
行游费用:武隆到江口镇¥7,江口镇到芙蓉洞来回¥20,芙蓉洞门票¥70,江口镇到彭水县¥25,彭水县到万足码头摩的¥30,万足到洪渡镇船费¥20,洪渡镇到龚滩镇船费¥5。
行游时间:武隆到江口镇50分钟,江口镇到彭水县70分钟,万足码头到洪渡镇坐船2小时40分钟,洪渡镇到龚滩镇坐船1小时30分钟。
 
2006年2月1日   阴转小雨
    天刚亮,到后院洗漱,终于领略到龚滩古镇吊脚楼的奇妙:从所住的三楼推开后门出去,竟是一个工整的四方小天井,主人家在院内种植了盆花草木,美丽幽静。从天井返回身看,就是一个两层的小四合院,根本看不出天井往下还有两层楼房。吊脚楼虽说是江壁绝境中逼出来的建筑形式,但却能因地制宜,人们居住十分舒适。
    8:30时大街上还是没什么居民,只偶尔碰见一两名同我一样的游客。天气还是不好。龚滩镇比我想象的要大得多,沿江岸一条长街,单程走一回就要一小时。大街两边往上有不少小路,但走着走着就通到住户家里没法继续。往下基本上是没路的,只有两三条从石头上凿出来的小路通向码头和绞滩。从楼房之间往下看,乌江在几十米之下奔腾。沿街清一色的木头老屋,当初应该是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现在却大多大门紧闭冷冷清清,偶尔有几家小卖部,围坐着几名老头老太聊天,似乎也没什么生意。除了两处会馆,没认出什么特别的建筑,大名在外的冉家大院规格也有限,只是内部装饰比较精美而已。
    快走到尽头时折向上,爬十几米便是新镇,有水泥路面以及电信、邮政、学校等等乡镇服务机关。新镇和普通村镇无异,但从这里可以俯瞰下面黑鸦鸦一片的老宅屋顶。新街和老街有几条石头路上下连通。
    本来问好11:00有船到沿河,没想10:45去时被告之船已开走,有人说下午还有船,却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想找摆渡船到对岸看看,也只见渡船不见梢公。于是背起包再回到镇里看,这回走的是江滩上的土路。一段石头一段泥土,路很难走,但仰望高高在上的吊脚楼,大概离江面有六七层楼房的高度,用木头支在石壁上,很险也很美。
感觉龚滩真的可惜了。全国最大传统干栏式建筑群,重庆第一古镇,就为了一个水利工程即将被淹,而这样的水利工程仅仅在乌江流域就有十个之多。即使有整镇动迁计划,但随地势起伏而自由发展起来的木头吊脚楼群,选址、迁移又谈何容易?迁移之后又能保留多少原貌?春节长假,龚滩的游人并不少,其中不乏自驾车游客。如果没有被淹,若干年后龚滩会不会成为如相距不远的凤凰一样的明星古镇?(尽管没有沈从文黄永玉这样的大家,龚滩却有凤凰所没有的乌江峡谷百里画廊。)一个全国游客趋之若骛的旅游点和一个水电厂,哪个经济效益更高?
    午后决定转车经酉阳到另一个著名古镇——龙潭。这一路虽都是平整的水泥路面,但曲折多弯仍充满危险。离开乌江一段还是高山深谷,到酉阳附近已多平地。路见两起车祸,一辆卡车和一辆面包车皆撞得稀烂。龚滩和龙潭到酉阳的车分别在两个车站,中途叫了一部三轮车¥4,居然还碰上堵车!此地坐中巴已不只是坐满了再走,而是“超载了再出发”。龚滩的8座面的坐了10人才发车,司机中途还拉客,最后坐上了11个大人和2个小孩!龙潭那部稍好些,5座小巴坐了6大1小,遇路检放行,司机得意得说:“还好没有超载!”
建议以后到这里来旅游的朋友,事先买一点保险。
三点多抵达全国历史文化名镇之一的龙潭。刚从江岸绝壁来到平地老街,建筑形态上龙潭比龚滩自然逊色不少,但同样本色、自然,没有商业开放的雕琢气。镇不大,也是一条长街从头通到底。街上各式商店、修理铺、理发摊等都有,显然还在发挥集镇的商业功能。有两家办婚礼,口径超过1米的数口大锅直接摆在街上,几十着婚宴几乎把老街堵住,十分热闹欢快。没有深入地在这些宅子里走,只看了看村口几栋老房,精致、舒适,但青砖墙上却有很大直通地面的裂缝。
赵世炎故居时遇到了些麻烦,问了几人都不知镇里出过这样一名中共早期领导人。后在指引下来到“赵宅”,终于发现路标,已到了镇外。故居位于镇外的村子里,离古镇还有一刻钟的步行距离。下着小雨,道路十分泥泞。故居为三进双四合院,两侧还分别有磨房和花园,这样的宅子即使放到江南也堪称大宅。进大门为一个小天井,两厢分别有私塾和客房;主厅纵深较深,厅两侧各隔开三间、共六间卧房供主人和子女居住,卧室采光不好;后院主要是储物间和厨房。这一故居能列入全国文保单位,我猜有其建筑价值的因素在内。
故居外还有陈列馆介绍赵世炎生平,也得以了解前总理李鹏同志的双亲情况。李鹏的母亲是赵世炎之妹,建国后为部级干部。父亲曾是中共广东省领导人,30年代战死于海南
在龙潭逛了一个多小时,赶车到秀山,途中看到一段河流全是黑水,是这次渝黔行中遇到的第一处严重污染点。到达秀山时为晚上6点,长途汽车已经没有,但有到洪安的小巴,洪安对面应该就是湘西边城茶洞。回到上海看到天涯有人发表在茶洞住店险遭破门抢劫的经历,庆幸自己后来的行程不是往东到湖南,而是往西到了贵州。
行游费用:龚滩到酉阳¥20,酉阳到龙潭¥15,赵世炎故居门票¥5,龙潭到秀山¥20。
行游时间:龚滩到酉阳1小时45分钟,酉阳到龙潭50分钟,龙潭到秀山1小时。
 
2006年2月2日   阴
    这一天全部是在长途汽车上过的,坐车整整十小时。黔路之难终于领教。
    在秀山汽车站坐上往沿河的车时,天都没亮。照例中巴到城里转了一圈拉来一些客人,又回到站里,耗去半小时,而抵达沿河时竟然已经超过11点,差一点连到遵义的车都没有。山路异常曲折,两省交界处地势险峻,沿途车辆稀少,大概开上半小时才会遇到对面开过来的车,这在单调的旅程中竟也会带来兴奋和喜悦。这段路由渝入黔,再入渝,最后入黔抵达遵义,秀山附近路面还不错,但到了酉阳李溪镇一段居然全是土石路面,时速极低,而一进贵州境马上又有平整的水泥路面。一条国道,就这样被省界割裂成几段。后来从遵义到习水,也是重庆境内的路况很差。
    沿河一带乡村有满山梯田,落差大,面积广,十分壮观,有几处梯田周围还有起伏的峰丛,云雾弥漫其间,田间散布几座木构老宅,是此行中所见最美丽的乡村景色。但这一带也可能是此行中最贫困的地区。村落深处山区腹地,民宅零零散散难成聚落,沿途罕见新房。从龚滩开始,所经过的酉阳、秀山和沿河均是土家族自治县,但从城市形态、居民建筑和服饰看,找不到明显的民族特色,也许还是应该多走走乡村。可笑的是回到上海,却愕然发现满大街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一家家“土家烧饼”店,并美其名曰“中国的匹萨”,看来“土家”两个字也是商机无限啊。
    沿河到遵义的车大约12点出发,抵达时已超过晚上7点。其中沿河到德江一段须翻越数座山峰,有的峡谷深达百米。浓雾时聚时散,能见度最低时仅几米,这大大影响了车速。沿河、德江是相邻的两个县,却开了足足三个小时。过德江后盘山公路明显减少,平地增多,但景色也就越来越平淡。近凤岗县有茶场,规模很大。所经之处,鸭子皆散养。
   到达遵义时碰上汽车站一带停电,只能摸黑如厕。汽车站旁就是火车站,按照上海的习惯初五本是家里迎财神的日子,这里却已有许多背着大包小包的农民兄弟踏上外出打工的路了。
行游费用:秀山到沿河¥50,沿河到遵义¥120。
行游时间:秀山到沿河3小时15分钟,沿河到遵义7小时。
 
2006年2月3日   阴
    今天依次去了杨璨墓、遵义会议会址和海龙屯三个景点。本以为这些地方都在遵义市区或离市区不远,能玩得宽松些,结果却差点被困山上。
早上8:00出发,打不到出租车,于是找了辆摩的说好6元到南门关,和司机聊起我要去的杨璨墓,司机说能帮我找到,便决定全程坐摩托车。穿过遵义城南的工业区,逐渐走进乡村,行车约45分钟才找到目的地,这之间问了不少人皆不知哪里有什么“杨璨墓”,后来才晓得应该打听的是“皇坟”。要从大路转到一条小道,又是上坡下坡,一路泥泞。看到红墙围起来的一个大院子,那就是目的地。墓园大门紧闭,找看墓人,显然还躺在床上,在屋里拾掇了好一会儿,出门抱怨我们“这么早来看墓”。
这一带是此次贵州行中少见的重工业区,尚能看到东部都已不常见的几十跟大烟囱吐黄龙的“壮观”景象,路上一辆接一辆装满矿渣的大卡车,矿渣还冒着白汽,而卡车大多被腐蚀得班驳不堪。就在杨璨墓有一条小溪,溪水黄得发白,表面飘满泡沫,可岸上还有两个口子在大量排污。西部多青山绿水,印象中自然环境理所当然应该比东部好。可环境治理若没跟上,引发的后果也许更严重。回到上海寻找杨璨墓的材料,就查到一篇报道写到该工业区对墓地雕刻的严重腐蚀。
杨璨墓和海龙屯都是遵义杨氏土司留下的珍贵古迹。杨氏在唐代末年击杀播州(遵义古称)土司并自袭其地,历经唐宋元明,是西南地区举足轻重的大土司,统治遵义的年代比唐开始任何一个中央王朝都长得多。杨璨在南宋嘉泰年间(1201~1204)袭“播州沿边安抚使”,统治期间有清名。杨璨墓用白砂岩条石砌筑,石质洁白,分左右两个墓室,左右相通又均有前室后室。这种夫妻并列完全平等的古墓还是第一次看到。墓里面的棺椁和陪葬品早已毫无踪影,但每一个墓室均布满精美雕刻,使这里成为西南极具代表性的宋代雕刻博物馆。守卫棺椁的高浮雕武士和盘龙柱令人印象尤其深刻。墓室外观立面有古希腊风味,也颇为别致。
回遵义时让摩托车直接停到邮电大楼,寄了些明信片,然后步行到遵义会议会址。在会址看了两个多小时,吃完午饭便赶往第三个景点——海龙屯。关于会址,留待下文,先说一说海龙屯的经历,颇有点冒险的感觉,也是在遵义印象最深刻的景点。
    海龙屯是杨氏土司修建于遵义市北30公里龙岩山上的巨型军事城堡。最初为抗击蒙古军队入侵而建于南宋末年,同重庆合川钓鱼城一起构筑了南宋西南边境的坚固防线。蒙军灭宋时知其难攻绕了过去。元朝正式推行土司制度后,杨氏仍世袭播州宣慰使直至明代,海龙屯则成为杨氏夏季别宫。明万历年间,末代土司杨应龙与朝廷发生矛盾,杨应龙重辑海龙屯以作战备,修建铜柱关、铁柱关、飞虎关、飞龙关、飞凤关、朝天关、万安关和西关、后关等9关,各关均以巨石垒砌建于悬崖之巅,《明史》称:“飞马腾猿,不能逾者。”万历帝后来调集8省24万兵力进剿杨氏,在播州宣慰使司被攻破后,海龙屯成为杨应龙最后据点,坚守百余日终于失守,播州700多年的土司制度随之结束。
杨氏和朝廷之间到底谁是谁非,今天已经难以说清。但“平播战争”的直接后果就是明朝国力的彻底空虚,40年后,明朝末代皇帝也和土皇帝杨应龙一样兵败、城破、自杀。百姓则不会区分谁是真龙天子谁是土皇帝,于是杨璨墓就叫作“皇坟”,海龙屯上杨应龙的殿基就叫作“皇帝的宝座”。
到海龙屯先是打车到遵义城北的茅草铺车站,坐中巴到高坪镇,按例还是坐满发车。也有普桑,凑足4人就走,不知道什么价钱。坐了半小时,2:30左右抵达高坪,找镇上的机动三轮车,第一部开价25,第二部说20就走,于是出发。到此时一切都还在预想之中。
    后面就开始有点冒险了。先是路,根本没有路面,完全是乡间的土路。颠簸了近半小时,翻过一个山头,机动车把我送到大山深处一个三面绝壁,周围全无人家的死胡同里,除了一个新修的牌坊,看不出任何象似景点、景区的样子,却围上来一帮马夫让我坐马上山并充当向导。问他们海龙屯在哪里,还要走多远,答曰一个半小时,这么算下来天黑的时候可能还在这山里走,要回高坪都困难。后来有一个四五十岁的汉子说保证帮我找车回去,于是咬一咬牙,坐上了他的马,汉子姓张,就叫他老张。
    马开始迈步后才发现去海龙屯的路竟然是沿山腰踩出来的极小的泥路,马走“之”字型路线上山下坡。过了一个山头后有一段峡谷,溪流清澈跌水回落景色清幽,再之后就是不断地爬山了。到半山腰方出现台阶,有人收门票¥10,还碰到三个骑马下山的游客,听说是北京来的导演。事后觉得,虽然只身处于这荒山野谷,但当地居民、马夫还都实在,不过是赚了你点钱,还并不危险,景区也算是有人管的。真正危险的是这骑马上山,身边都是陡峭的山坡,路又泥泞难行,万一“马失前蹄”,就不只是摔下马背的问题了。
    接近山顶处开始出现巨石砌筑的城堡,关旁还有城墙围护,是为外城,真正的天险是守卫内城的第一关——飞虎关。36级陡峭台阶筑于一悬崖之上,每级都高40——70厘米,异常难爬,而且台阶略往下倾斜便于滚落擂石巨木,关前还有一道百米深沟,须经吊桥才能进入。我废了不少力气爬到关口往下看时真心有余悸:若是在这台阶上不小心滑倒,也许就葬身于悬崖之下了!而当时天刚下过雨,石头都是滑的。
    飞虎关与对面的定军山炮台山遥遥相望,老张说当年明军就在两山架设大炮炮轰飞虎关,但杨氏坚守的百余日中此关始终没有被攻破,后来明军是绕到后山偷袭才得手的。飞虎关之后还有飞龙关、飞凤关、朝天关三个巨型城堡。飞龙关上有“点眼”窗口,进关之人须先在透窗上点击正确的格子才会被放行,以此验明身份。飞凤关里有杨应龙留下的碑文,非常详细的记录了关内守军的军规,在这里服役,包括后勤、医疗人员等,想下一次山都是很困难的。这四道关依次而上,守卫最高处的皇城。虽然大多东缺一角西缺一墙,但城堡的形状基本完整,气势尤存。
到了山顶,老张说¥60骑马的行程已经结束,不过后面还有皇宫等等,可以自己走,若继续骑马得再加¥20。于是给他加了钱,后面一带是建于关内平坦山顶的生活区,不过只留下一些殿基和残石。杨应龙的主殿现在有一座土庙,最初是平播战争后明军祭祀阵亡将士而建的,现在里面都是观音、关公之类的神仙,附近村民仍会到此上香。殿后有成组的房屋遗址,遗址上仍有水井,当初这些水井都是凿于屋内的。再之后按老张的说法就是演兵场、万人坑之类,不过看不出和荒地有什么区别。比较有趣的是绣楼遗址,据说是杨应龙给自己的女儿所建,位于仅有一条路可通、三面悬崖的绝地,但能看见对面山上的瀑布。大雾将整个山头笼罩,所以当天看不见瀑布。山上还有耕田,我问老张这田是不是屯军留下的,老张回答当年粮草都是由山下运送上山的。
    下山时走了另一条路, 5:45左右,老张给我找了一部摩托车载我到高坪,等摩托的时候还打了好几盆水给我擦鞋上的泥泞。回去的路比来时好得多,大部分有路面,但更远。抵达茅草铺车站时看见还有到桐梓县的车,于是决定先到桐梓,第二天去娄山关更近些。遵义到桐梓走高速,一个小时就到了。
    回过头来说遵义会议会址。会址位于城中闹市区,旁边就是繁华的步行街。春节长假尚未结束,游人是一拨又一拨。¥40的门票包括遵义会议会址、纪念馆、红军总政治部旧址、李德博古住址、警备司令部旧址、毛泽东住址等六个小景点,除毛泽东住址较远外,其他几个点都只要步行两三分钟就到,会址本身也是红军总司令部驻地,当时周恩来、朱德等都住在里面,而老毛距离党中央真是远了点。会址本身似没什么特别之处,倒是红军留在墙上的标语颇耐人寻味。其中一条标语就是拿白军的欠饷做文章进行策反,当时的红军将领们也知道把马克思主义留给老百姓不会有什么用。
这些建筑大多是黔军高级将领的住宅,土洋结合很有特色,在30年代是遵义最气派的住宅,不想几十年后成了“红色旅游”的热门。比较遗憾的是这几个景点尽管距离不远但各自独立,而周围不是改成了时尚的步行街就是广场,根本看不出整个街坊的原貌。
说些题外话:中国的文物保护缺乏缓冲区的概念,只留下孤零零的一栋建筑,周边却面目全非,许多历史信息就此丧失。在上海,中共二大会址和平民女校的周边是一大片绿地,中共一大会址周边居然是时尚的新天地,以后的孩子来参观,留下的印象就是“中国共产党诞生于上海的高档消费区”,有谁会想到当年这里不过是最不起眼的普通石库门住宅呢?正面的例子有武汉八七会议会址、南京梅园新村,但这些地方仍能保存完整历史街区的原貌,也许只是因为各种原因而逃过了被改造的命运。遵义会议会址周边的改变大概很多年前就开始了,但从现在起,还能不能多留一些给后人呢?
行游费用:遵义到杨璨墓(摩的来回)¥50,杨璨墓门票¥2,遵义会议会址门票¥40,会址到茅草铺车站(打的)¥7,茅草铺车站到高坪镇¥3,高坪镇到海龙屯(三轮车去摩托车返总计)¥40,海龙屯门票¥10,海龙屯雇马¥80,遵义到桐梓¥18。
行游时间:遵义到杨璨墓45分钟,遵义会议会址参观约2小时30分钟,茅草铺车站到高坪镇30分钟,高坪镇到海龙屯30分钟,海龙屯游玩约3小时,遵义到桐梓1小时。
 
2006年2月4日  雾
    早上睡了个懒觉,八点多赶到车站,却被告之到娄山关没车,要到什么什么地方去。干脆到站外打车,一刻钟后就到了关下。
    天气异常寒冷,但沿着盘山公路走起来后就暖活了。从关下到关口也就走了半个多小时,看到刻有毛主席词文的巨大石壁,壁边的收费处却大门紧锁。已经超过九点,等了一会,实在冷得不行,看到一边有“大尖山战斗遗址”,于是先爬上去再说。开始还有石阶,后来就全是泥路了,穿过一片森林,感觉颇为阴寒,到了接近山顶处,不过是灌木、杂草丛生的荒地而已,枝桠上全是冰挂,大风吹过脸都冻得发痛。后来知道,边上收费的景区也是大尖山战斗遗址,我走过的路也许红军官兵也走过。
    爬下来景区看门人还是没来,往前走终于找到了纪念馆,一个老爷爷给我打开灯,还讲了一些红军在娄山关的故事。纪念馆里有娄山关的地形模型,娄山关是两列山峰间一个狭窄的通道,有盘山路通过,而关口最窄最险,关口两侧分别是大尖山、小尖山两处制高点,夺取这两处制高点就等于夺取娄山关的通行权。红军在二渡赤水回攻遵义的战役中,娄山关成了必须夺取的战略要地,此处发生的战斗也异常惨烈。
    看完纪念馆,来到馆旁的小尖山战斗遗址。约往上爬几十米就到了,近山顶处有纪念碑和一个小型的瞻仰广场,而山顶就是战役留下的军事工事。这些工事只不过是用石头围成的几个浅坑,里面也许只能驻守几十人。看到一个资料说小尖山是红军从黔军手中夺下的,所以这些工事也很难说清是谁垒筑的。从小尖山可以清晰得看到娄山关口。当天大雾弥漫,看不到群山绵延的景色,但雾气稍稍减弱的时候,娄山关的盘山路就清晰的展现在眼皮底下,居高临下,真的尽在掌控之中。现在遵义到桐梓有高速公路,但如果再次发生战争,也许这娄山关仍是战略要地。
    下了小尖山,再到大尖山,管理人员居然还是不见踪影。游人稀少,除了我之外只有一个老外和两个陪伴。等下去不是办法,于是回桐梓,到车站时间11:30,却说习水的车已经没了,要等到明天。于是先回遵义,原本考虑绕道仁怀再去赤水,在茅草铺车站却发现下午仍有班车到习水。1:50分发车,走高速一直到离重庆市区不足百公里的安稳镇,然后折向南行,又是极其颠簸的小路。这一带有成片高大石墓,产煤。这段距离并不长的小路足足走了2小时,5:30重新进入贵州境内,路况转好。晚上7:00终于抵达习水县。
    行游费用:桐梓到娄山关(打的)¥25,娄山关门票¥10,回桐梓(小面的)¥10,遵义到习水¥78。
    行游时间:桐梓到娄山关15分钟,娄山关游玩约2小时半,遵义到习水5小时。
 
2006年2月5——2月7日
这三天都在赤水市转。赤水是黔北重点旅游区,以瀑布和丹霞风景为主,因为游程简单又多走的是自然风景,所以三天日记并在一起写。
先简单说一下行程:
    2月5日,阴转多云:早上在习水县城里拦到一部往赤水去的车,一小时后抵土城,在一个加油站因为找钱的问题停了一刻钟,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才抵达葫市镇。在赤水河边走了好几步后发现坐车过头了,往回坐到金沙镇。镇上有去竹海的车,还遇到三个从成都来的大学生。等了一会儿,车老板把我们四人卖给一部大卡车,于是和卡车司机聊,从竹海到桫椤保护区再回金沙,价钱谈到¥80。当天先玩赤水竹海,再玩桫椤自然保护区,一个山上一个山下,下午5:00左右回到镇上,包车回赤水¥60。到大学生的住处看了看,还算干净安全就住下了,每天仅¥30(一个单人间,有独立卫生和热水洗澡)。
行游费用:习水到金沙¥20,金沙到竹海、桫椤保护区(包车每人)¥20,赤水竹海门票¥25,桫椤自然保护区¥25,金沙回赤水(包车每人)¥15。
    行游时间:习水到金沙2小时30分钟,赤水竹海游玩约1小时,桫椤自然保护区游玩约3小时,金沙回赤水约1小时。
    2月6日,小雨转阴:9点多出发,和成都驴友一起包车(总价¥150)10:00抵达十丈洞景区,坐景区内的电瓶车一刻钟即到步行道,瀑布水量还可以。山沟里有居民用马驮物。出景区时电瓶车路过中洞瀑布,但没下车看。景区门口等了10分钟司机准时来接我们,12:00左右到燕子岩,距离十丈洞很近。下午3:00游完燕子岩出来,看看时间还早,于是告别成都的朋友,到丙安古镇转了一转。回到赤水后在市政府附近吃饭,那里有夜市十分热闹,还有一段老城墙,赤水河滨正在修建休闲街。
行游费用:赤水到十丈洞、燕子岩(包车来回每人)¥40,十丈洞门票¥40,景区电瓶车¥20,燕子岩门票¥25,燕子岩到丙安古镇¥3,丙安到赤水¥6。
    行游时间:赤水到十丈洞40分钟,十丈洞景区游玩约2小时,燕子岩景区游玩约3小时,丙安回赤水约30分钟。
    2月7日,阴:8:15上车赴四洞沟景区,到了大同镇又被司机连同另外两人卖给机动三轮车,这部三轮车最后坐了8人,后上的3人恰好是景区里抬滑竿的。9:00到景区,2:00出,一个人在里面笃悠悠走了五小时,景区内的饭摊大多挂有“计划生育会员摊”,还遇到三少男少女分发杨家岩的资料。回赤水时又在大同被卖一次。在县城打的到赤水河对岸的九支车站,坐车到泸州,路上也有漂亮梯田,坡度缓但曲线优美。路经尧坝古镇没去看,泸州车站附近都是鞋城,直接转车去隆昌县, 6:45抵达。泸州有老窖遗址、隆昌有牌坊群,都是本次渝黔之行的后备景点,但因为时间关系兜没去看。
行游费用:赤水到四洞沟¥5、四洞沟门票¥30,九支到泸州¥20,泸州到隆昌¥18。
    行游时间:赤水到四洞沟45分钟,四洞沟游玩约5小时,九支到泸州3小时,泸州到隆昌45分钟。
    赤水景区最大的特点是瀑布奇多,而沟、谷、山崖的石头都是鲜红的。所谓“千瀑丹霞”名不虚传。说“千瀑”,可能没人数过,但我所见从习水开始到赤水,沿路每走几步就有一个瀑布,十分密集,有的瀑布形态非常优美,挑一个到东部就能圈起来收钱,但在这里却是寻常路景。而由于这里的水流又都有红色的岩石或泥土背景,更添别致风味。丹霞山峰的特征比不上武夷山,不过据说这里最好的丹霞山峰在五指峰,而该景区还在建设中。赤水各风景区内的生态环境都比较原始,除了步行游道,没有或罕见其他景区常见的商场、饭店、停车场、服务中心等,甚至连给游人休息的座位都很少,在这里可以尽情欣赏纯正的自然风景而少受干扰。
    赤水旅游一个明显的劣势是交通不便。最快的办法是直飞泸州,从泸州到赤水仅需两小时,但泸州是小机场,只有北京广州等几条航线;从重庆到泸州约需行车六小时,从成都到泸州费时更少一些,但这样赤水旅游就面临四川、重庆其他景区的竞争,紧邻赤水就有蜀南竹海、李庄这样更具知名度的景区景点;从贵阳驱车去赤水,至少得准备十个小时,是最不经济的路线。
在赤水三天,所游景点除了丙安古镇,其余五个全部有“国家”头衔,竹海和燕子岩是国家森林公园,桫椤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最新一期《旅行家》有介绍),十丈洞和四洞沟是国家级风景名胜区,这里对这些景点作一些评论:
    赤水竹海:在赤水感觉最无趣的景点,因为竹海全国各地都有,而这一处却看不出有什么特点。司机一直把我们载到最高处,那里有一个竹海湖,景色倒不错,但进不了湖里面,往前就是大片竹林,竹林深处有一塔可登高俯瞰山景,因为云雾关系所见有限,过了此塔之后就又是在竹林里晃悠漫步。这片竹海不是天然的,而是清末民初当地领袖引种楠竹作为经济植物后形成的,自然环境很好,但景色平常。
    桫椤自然保护区:距离竹海也就十分钟车程,从山顶盘旋而下到沟谷里。景区分两个部分,一为甘沟,进出都是一条路,来回一小时;另一片是保护区,是一条环形道路,走一圈两小时。风景比竹海好上许多,成都朋友的评价甘沟比四洞沟还好。如果时间有限的话,竹海就不用去了。
    甘沟是一个小型山谷,溪水从上游而下,型成数个小型瀑布,时聚时散,层层跌落,景色十分雅致细腻,是赤水最能打动人心的小品。在景区尽头是一个高十几米的瀑布,真不知道后面还藏着什么好风景,但路修到这里就停下了。
    保护区则是赤水生态最原始的景区。这个地方是整个桫椤保护区的外围,作为科普旅游而有限开发的,景区里除了道路、两个厕所和树上一些文字介绍,没有任何其他人工设施,全是密集的森林,一片绿海。桫椤是恐龙时代遗留至今的大型蕨类,高可达数米。目前全世界同纬度仅存赤水这一片原始桫椤林,走进其中全无人烟,真的有回到侏罗纪的感觉。
    十丈洞瀑布:赤水的王牌景点,国内屈指可数的大型瀑布,有资料说这个瀑布比黄果树高3米而宽度仅少1米,但也有资料说宽度比黄果树要少十几米。上游有水库控制水量,非丰水期上午9:00—11:00放水,所以不用担心到了看不到水的尴尬局面。“五一”和“十一”放水时间延长到13:00或15:00。由于是1986年才被发现,十丈洞瀑布的知名度远远比不上黄果树、壶口。
    除了大,这个瀑布似乎看不出有其他什么特色,没去过黄果树,所以没法比较,不过丰水期的镜泊湖吊水楼瀑布可能比十丈洞更有气势更震撼(但吊水楼丰水期很短)。司机说丰水期瀑布下的水潭会有成群的鱼跳出来,但冬天显然看不到。因为天气原因,瀑布的丹霞特色也不清晰。如果是晴天,瀑布后面的岩石也许能看出来是鲜红色的。这种以宽大为特色的瀑布最好还是应该夏天来看。
    燕子岩:一个和甘沟相似的峡谷型瀑布群,落差大,形成的景观则相对少一些,上端的燕子岩瀑布高度可能有百米以上,分两股水倾泻而下,是在赤水看到的最高的瀑布。瀑布后则有大面积的丹霞石壁,凿有走道供游人通行。这有点象武夷山水帘洞,不过洞小许多而水大许多。燕子岩瀑布之上还有一个莲台瀑布,高度也颇为可观,还有一个名为“生命之源”的水潭(重庆贵州之行第二个“生命之源”,另一个在武隆芙蓉洞,见之前的游记)。在瀑布景区旁边,另有一个桫椤园,不过我们没去。
    四洞沟:被专家评价“没有败笔的景区”,数公里长的山沟内,依次排开四个瀑布,分别为水帘洞月亮潭、飞蛙崖、白龙潭,四个瀑布姿态各异、互不相同,水帘洞是一个后有空洞的高大瀑布;月亮潭是矮而宽的小型瀑布,前有宽阔水面;飞蛙崖类似水帘洞,但瀑布前有一突起岩石,形若蛙头,怀疑是经年水流冲击切割出来的;最后的白龙潭景色最为完美,后有高瀑,前有跌水,两侧桫椤丛生,真如进入深林秘境,远离尘世。
    前三个瀑布上游都有人工建筑物控制水流量,由于沟内仍住有居民,因此景区内有一些饭馆之类的建筑物,相对于前面那些自然景区,四洞沟算是原始味最少的。后来想想,“没有败笔的景区”是一种很值得玩味的评价,也许在景区建设上没留什么遗憾或造成很大的破坏,但也没有评价这里的风景有多美丽、多惊艳。
   最后说一说丙安古镇——赤水所游历的唯一一个人文景点。古镇位于习水到赤水的大路边,隔赤水河相望。进镇要走过一驾高而窄的悬桥,类似的悬桥在当地十分常见。镇建于河边高地的坝子上,进镇出镇都得先走过一段陡峭坡路。镇不大,一条热闹的商业街贯穿全镇,两端各有石头垒铸的寨门。出寨门或是在河对岸,都能看到吊脚楼群,有点小龚滩的味道,不过柱脚多采用水泥而非木头。虽然被当地政府列为旅游景点,但古镇仍十分朴实、原味,现在化的冲击不可避免,如电信的普及、如孩子对弹子房的痴迷,但看不出游客给古镇带来的变化,似乎没有专门针对游客的经济活动。
    红军四渡赤水时丙安是一个重要渡口,红一军军部和二师师部就驻扎镇上。长征历时一年多,有六分之一时间是花在习水、赤水、仁怀的赤水河流域,土城、元厚、茅台都是当年的渡口。毛—泽—东在这里成就了四渡赤水的军事传奇,但他可能没功夫去欣赏这“千瀑丹霞”的娇美风景吧?几十年过去了,赤水仍然是一个不太受关注的省份中的一个位于“边缘”的地区。这里的美景还有多少有待发现呢?
 
2006年2月8日   阴
    8:00在隆昌车站坐上到荣昌的车,出站后还是到公交车站等客,没有走高速却走了一条小路,路况一般、颇颠簸,有时还要给鸭群让路。在一块田中看到二十余只鹭鸟觅食,十分漂亮。沿途经过许多集镇,乘客上上下下。这一带路边有不少砖房和工厂,不似贵州纯农业山区这样生态原始。进入重庆后大巴上的乘客越来越多,以至于路过检查站售票员要求站着的下蹲“隐身”。1个半小时后抵达荣昌,直接转车去大足,亦挤满站客。这一路是设立直辖市前的重庆辖区,县、镇普遍繁荣,安富、广顺等镇都大如县城,非巴东地区可比。
    11:30抵达大足车站,附近转了转决定打车去宝顶山,那里是典型的旅游区,有停车场、商店和饭馆一条街,但再往里走却成了泥路,因为刚下过雨,走起来十分辛苦。去过十几处国内的世界遗产地,景区前都是泥路还第一次遇见。标志也不清,一开始没找到大佛湾,却走进一个老镇里,镇前全是小吃摊,镇里大多为木头店面,热闹、真实,颇有古风,可惜没时间多逛。
    宝顶山不大,从整体规模和造像尺寸上都没法和龙门石窟比,但内容十分繁杂丰富,买了一本书慢慢看,遇到导游就在旁边蹭听,走了一段发现时间太紧,完成不了一天看完宝顶和北山的计划,决定干脆放慢节奏,在大足住一晚第二天继续看南山和北山。看完大佛湾接着看圣寿寺和小佛湾,发现这里却是旅游团的盲点,尤其是小佛湾,是很少见的佛家修行内道场,但只有我一个游人,4点刚过管理员就催促说要下班了。
    回到县城,本来想去买数码相机SD卡,找不到,后来在一家影楼刻了两张光盘,终于解决了相机存满的问题。
    行游费用:隆昌到荣昌¥9、荣昌到大足¥11.8,大足车站(打的)到宝顶山¥35,宝顶山门票¥80,圣寿寺门票¥20。
    行游时间:隆昌到荣昌1小时30分钟、荣昌到大足2小时,大足车站打的到宝顶山约15分钟,宝顶山游玩约3小时30分钟。
 
2006年2月9日   阴有小雨
8:20出发先打车去南山,8:25就到了,大门紧闭,看见门上说应该8:00就开门的。在门口坐了一会看书,大约9:00听到门里面有动静,于是敲开门而入。南山很小,主要是三处道教石刻,但自然环境很好。
回县城没车打,但从山上走到汽车站也就20分钟,继续打车到北山参观。尽管同为大足石刻的两处最重要景点,但北山的游人明显比宝顶山少,三三两两,也没看到旅游团,因此只能借助书来解读。从景区后门出来可以通达多宝塔,路也不好。
看完北山,这个春节长途旅行的主要计划全部完成。坐了3小时长途车,晚上5:30到重庆菜园坝车站。重庆的长途车比较奇怪,每到一个镇或点都要到管理部门敲章放行,又不是上下乘客,有一次一个章就等了十多分钟,为这全程耽误了不少时间,不理解这种制度为什么而设立。到了重庆,沿长江走了一段,山城地形十分明显,路的一边是山上建高楼,另一边却是八九层楼房在路面之下。走了半小时到长江大桥,继续坐公交车到朝天门,嘉陵江颜色偏绿而长江浑黄,江上停泊大量客轮,码头则比较简单。晚上在解放碑逛了逛,繁华、热闹不亚于上海任何一条商业街,大型商场后面就有马路摊贩和小吃街,生活气息浓厚。在解放碑一个川菜馆吃了此行最贵的一顿饭,三个菜88元,8:30左右饭店已经关灯收拾准备下班了,只剩下我一个客人在吃。按原来的计划,重庆本来至少要安排一天的,逛逛老城区,参观白公馆渣滓洞,寻找陪都遗迹,坐一坐轻轨,晚上去南山看夜景……的确是很有个性也很有活力的城市,可惜前面费时太多,最后重庆成了一个过路点。以后有机会再来吧。
行游费用:南山门票¥5、北山门票¥60,大足到重庆¥45.5。
    行游时间:南山游玩约1小时、北山游玩约2小时,大足到重庆3小时。
 
2006年2月10日   晴
9点多打车到机场,居然是个晴天,在西南过春节长假的这么多天里,今天是第二次看到太阳,可惜却要回家了。再次批评一下重庆的空气质量,烟尘多,远望就有点灰蒙蒙,上海要是无雨少风也是这样。真希望中国大城市的环境能早日改善。
行游费用:解放碑附近(打的)到机场¥52。
    行游时间:解放碑附近打的到机场45分钟。
 
最后简单介绍一下大足石刻:
在大足,石窟区有近100多处,其中北山、宝顶山、南山、石篆山、石门山以及多宝塔被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五处摩崖石刻同时也是世界文化遗产,世遗委员会的评价是:“大足地区的险峻山崖上保存着绝无仅有的系列石刻,时间跨度从9世纪到13世纪。这些石刻以其艺术品质极高、题材丰富多变而闻名遐迩,从世俗到宗教,鲜明地反映了中国这一时期的日常社会生活,并充分证明了这一时期佛教、道教和儒家思想的和谐相处局面。”
中国石窟艺术的高峰出现在南北朝到盛唐,而大足石刻营建于晚唐到南宋末年,是国内罕见的晚期石窟精品。盛唐之后中原陷入长期战乱,而西南一角的大足相对稳定繁荣,使大规模石窟的持续营建有了可能。而在大足石刻之后,元代石窟艺术仅杭州飞来峰可一新耳目,其他地方几乎空白,到了明清更不再有人从事石窟工程。可以说,大足时刻见证了中国石窟艺术的最后辉煌。总体而言,大足石刻不以规模和气势取胜,而以雕工精美、题材丰富、教义突出等形成十分独特的风格。
宝顶山摩崖造像由名僧赵智凤主建,从南宋淳熙至淳佑年间(公元1174-1249年),历70年余方告完成。佛徙朝山进香,有“上朝峨眉,下朝宝顶”之说。佛像石像达1.5万多尊。以大佛湾、小佛湾为中心。其中以大佛湾造像规模最大,共有31幅大型雕像,佛经故事19组,有图有文。宝顶山由于是僧人整体营建,构思巧妙,通过场景描写和连环画式故事雕刻传播教义,直达人心,在造型上也是整个大足石刻中最为丰富的。
北山石刻最早由昌州刺史韦靖君组织开凿,始刻于唐景福元年(公元892年),之后由当地僧人、土绅、官吏相继开凿,至南宋绍兴年间(公元1162年)结束。北山石刻共有摩崖造像近万尊,以当时流行的佛教人物为主。北山造像以雕刻精细、技艺高超、俊美典雅而著称于世,大足石刻中最为精美的“转轮藏经洞”就在北山,洞内造像保存完好、几近初刻,可惜现在此窟被铁门锁住,我没能进内细赏。
南山石刻始刻于南宋(公元1127~1278年)时期,明清两代亦稍有增补。南山石刻共有造像15窟,题材主要以道教造像为主,表面多施以彩绘。南山石刻是现存中国道教石刻中造像最为集中,数量最大,反映神系最完整的一处石刻群。
石篆山石刻位于大足县城西南25公里处,始刻于北宋元丰五年(公元1082年),至绍圣三年(公元1096年)结束。共10窟,是中国石窟中典型的佛、道、儒“三教”结合造像群。石门山石刻位于大足县城东20公里处,始刻于北宋绍**年(公元1094年),至南宋绍兴二十一年(公元1151年)结束。共16窟,题材主要为佛教和道教人物故事,是大足石刻中规模最大的一处佛、道教结合石刻群,其中尤以道教题材诸窟的造像最具艺术特色。这两个石窟因为距离县城较远,都没有去看。
从重庆到大足,如果早一点出发,一天时间里应该能看完宝顶山和北山,南山由于造像较少可以考虑放弃。大足回重庆直到晚6:00都有车。不过重庆旅行社的“大足一日游”往往只参观宝顶山,跟团的话要事先了解清楚。
 

旅友回复(共2个)
  • #1楼 双面镜子 03-22 15:50
    近期将去渝东南,借用一段游记,受用乐!
  • #2楼 w1111 07-11 20:28

    特立独行,与众不同,自得其乐,壮士的天下。

您尚未登录,点此登录后发表评论哦~
 
 
  •  品质精选官方严选,品质保障
  •  价格保障同类价格,保证低价
  •  退订保障特殊情况影响出行,保证退订
  •  贴心服务适龄化增值服务,全方位提供

游多多 • 旅行:不远千里,不只是为简单的走马观花,而是在寻找一种健康快乐、充满活力的生活方式。我们精心甄选最适合您的行程,为你带来省心、安全、深入、快乐的精彩旅行体验。
游多多 • 旅居:寻得一处静谧之地,让自然风景和自己的身心融为一体,享受慢生活。游多多旅居为您打造在路上的家,深度体验当地人文、美食、风俗、美景特色,又未尝不是养生养老的首选方式。
游多多 • 旅友:这里不缺志趣相投的旅友,一起结伴同行,分享旅行的快乐,记录旅行的点滴,都是人生的另一种收获。

订客栈APP下载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法律声明 商家合作 多多微博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6-2020 Yododo.com, All rights reserved.沪ICP证B2-20120026 沪ICP备06029079号

游多多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上海闵行区联航路1188号浦江智谷10号楼3楼H座 电话:021-60556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