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居目的地  >   亚洲  >   中国  >   安徽  >   淮北  >   淮北攻略  >   抗日烽火(一一零)—反顽失利出路西
抗日烽火(一一零)—反顽失利出路西

抗日烽火(一一零)反顽失利出路西

   

 

豫皖苏抗日根据地的创建引起国民党的恐慌。1940年初,蒋介石国民党顽固派纠集大批兵力向豫皖苏根据地进攻,企图逼我新四军撤出华中,退至黄河以北。尔后凭借黄河天险,堵塞归路,置我军于死地。自此,苏北、皖北磨擦事件接连发生。为加强反摩擦力量,皖东北第四总队第十一团调回路东参加作战。后来党中央、毛主席对此采取了针锋相对的斗争,除从舆论上揭露这一阴谋外,为遏制顽军的倒行逆施,命令八路军黄克诚部南援华中,协同新四军巩固和扩大华中抗日民主根据地。

刘少奇根据华中的具体情况,提出了向东发展,向西防御的基本方针,指示首先集中主力打击顽江苏省主席韩德勤,解决苏北问题,然后向西解决皖东、皖北的问题。

 

   

       刘少奇                 黄克诚                         彭雪枫

6月上旬,黄克诚率八路军三四四旅及新编第二旅共五个团一万二千余人,及教导营五百余干部南下华中,于六月二十日到达新兴集与第六支队胜利会师。并按八路军总部命令,合编为八路军第四纵队,彭雪枫任纵队司令员,黄克诚任纵队政委。

不久,又由中原局报请党中央、毛主席批准,将陇海铁路以南,淮河以北、津浦铁路东西的八路军、新四军统一进行整编,并区分了战略任务:以八路军三四四旅(欠六八七团)与新四军第六支队(欠第四总队主力)合编为八路军第四纵队,辖第四、第五、第六旅与教导团等部共八个团一万七千余人,以彭雪枫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执行向西防御的任务。

 

 

以八路军新二旅、六八七团、苏鲁豫支队、南进支队、新四军六支队第四总队合编为八路军第五纵队,辖第一、第二、第三支队共九个团近两万人,以黄克诚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执行向东发展的任务。将抗大总校华中派遣大队与抗大四分校合并,并确定豫皖苏边区保安司令部改辖三个独立团,担任坚持、巩固根据地的任务。

 

 

此时,豫皖苏抗日根据地东起津浦铁路,西至新黄河,南跨涡河,北达陇海铁路的广大地区,面积为1万多平方公里,人口约300万。到1940年底,豫皖苏边区党委辖淮上、涡浍、陇海路南、豫皖和睢(县)杞(县)太(康)5个地委,2个专署、5个县政府和6个办事处。

 

 

61日,第六支队于新兴集召开五卅” 纪念大会。日寇1000余人趁机分数路袭击我军,纪念大会的会场变成了杀敌报国的战场。我参加大会的各部队,分数路与日寇激战于新兴集附近周围,打得敌人首尾难顾,不得不于黄昏败退。63日,我军在新兴集附近的鸭子刘家,继续召开了五卅纪念大会,表达了我军誓雪国耻的坚强意志。

六一战斗后不久,肖县成立了肖县抗敌纵队”,各县均成立了自卫团司令部。与此同时,又成立了豫皖苏边区保安司令部 ,作为地方武装的统一领导机关,以便加强地方武装建设。

 

   

     国民党马彪中将          国民党何柱国上将

 

19408月,系国民党军、骑八师马彪部四个师的兵力,在我四纵队开辟淮上根据地之际,对我形成三面包围的态势。骑二军何柱国对我态度亦趋恶化,皖北磨擦有一触即发之势。我第四纵队利用国民党第一战区和第五战区的矛盾,采取区别对待的策略,开展统一战线工作,并对顽方作了某些让步,同时也作了自卫还击的准备,使局势暂时得到了缓和。

 

 

11月中旬,蚌埠、宿县等地的敌伪五千余人,附坦克二十余辆,进犯蒙城、涡阳,为粉碎敌伪的扫荡,第五旅和特务团在蒙城以北的板桥与敌人发生战斗,激战三昼夜,毙伤敌伪千余人,击毁汽车、坦克十余辆,击落飞机一架,严重地打击了敌人。我第四纵队在与敌伪顽的斗争中,以军事打击和政治分化等手段,巩固和扩大了豫皖苏根据地。

 

 

1940年11月16日,日军独立混成第12旅团以及安徽省宿县、蚌埠等地伪军共5000余人,附坦克20余辆,在飞机掩护下,沿宿(县)蒙(城)公路向蒙城、涡阳进犯。八路军第4纵队(1941年2月改称新四军第4师)第5旅奋起迎战。17日上午8时,敌先头部队迅速展开,对板桥集形成包围态势。

 

 

10时,敌兵分两路连续发起冲击,均被击退。激战至黄昏,敌伤亡惨重。第5旅警卫营3个连趁夜暗撤离板桥集,转移至大赵家,与第13团1个营会合。其时纵队特务团赶来增援。晚11时,又对占领板桥集之敌进行袭击,战至18日拂晓,部队向安全地带转进,在唐集南和王集又分别与南坪集出动的日伪军3000余人遭遇。

 

 

日军有飞机、坦克掩护,第5旅和特务团指战员勇猛冲杀,击毁敌坦克和汽车10余辆,击落敌机1架,毙伤日伪军1000余人。敌仓皇溃退。这次战斗历时3昼夜,第5旅伤亡指战员160余人。

 

   


1212日,正值国民党反动派发动第二次反共高潮,华中局势日趋紧张,在我第四纵队主力开辟淮上,永城以北地区主力较少的情况下,国民党王仲廉九十二军,利用其肖县、永城地方关系,策动了豫皖苏边区保安司令耿蕴斋、第六旅十七团团长刘子仁、十八团团长吴信容等部叛变(史称耿吴刘事件)。由于耿、吴、刘的叛变,使永城以北地区我方政权大部变色,豫皖苏边区形势迅速恶化。 

 

   


     1941年初,继皖南事变之后,蒋介石又调集三十万反共大军向华中发动进攻,妄图首先“ 肃清津浦路以西之我军,尔后向苏北、山东深入,以实现将我军驱逐到黄河以北,配合日寇聚而歼之的毒计。当时进攻的主要矛头是直指新四军第四师及豫皖苏边区。国民党军汤恩伯部九十二军与骑二军、骑八师等部,加上国民党收编的保安团、地方部队兵力为我第四师的七倍,向涡河以北挺进。耿、吴、刘叛军,地方的其它土顽,在我根据地附近骚扰,再加上日伪军的扫荡和突袭,使我们处于敌、伪、顽夹击的严重形势之下。

 

   


     党中央预计到华中反顽斗争的长期性,指出:必须在斗争中,逐渐削弱反共军的力量,逐渐锻炼与壮大我们的力量,才能最后击破反共军的进攻。为此,既要紧张地对付反共军大举进攻的严重局面,又必须耐心地作长期计划,不要过于急躁,不要企图在短期内就能取得全部胜利。

第四师的任务是:坚持豫皖苏边区阵地,抵抗反共军的进攻,不让其向津浦路东和陇海路北深入,并着重指出了政治上的斗争策略,军事上战略战术的运用,如万一不能坚持时,可退到皖东北地区。

19411月下旬,日军发起豫南战役,沿涡河西进。国民党军队败退,八路军四纵队西进收复失地。2月,日军突然撤回原防。国民党军队乘机对新四军四师发起进攻,新四军四师被迫进行自卫,展开了艰难困苦的三个月反顽斗争,就是历史上著名的豫皖苏边区自卫战。

 

    


     集结在皖北、豫东的反共军,在日寇发动的豫南战役结束后,分三路向第四师实施猛烈进攻。反共军渡过涡河之后,即策动日伪军对我进行扫荡。第四师一面对日伪军进行反扫荡,一面奋勇抗击反共军的进攻。尽管在多次战斗中,对敌、伪、顽均给予大量的杀伤,但未能阻止反共军的进攻。四月中旬,国民党九十二军第一四二师的四二五团,在该团团长——我党秘密党员陈锐霆同志率领下,在淮上的褚集进行反内战的战场起义。四月二十日,我军又趁势集中两个团的兵力,在大小郭家歼灭反共军一个支队。其他部队在反顽斗争中,也先后取得了不同程度的胜利。
     
但是,由于敌众我寡和敌强我弱的军事对比,顽军兼有适合平原作战的骑兵参战,又由于根据地还不是很巩固,正值春荒季节,军需民食均很困难;再加上我军轻敌麻痹和指挥上的某些失误,以致在三个月的反顽斗争中,先后几次遭受重大损失。

 

            新四军游击支队挺进永城

 

3月初,在蒙城以南的半壁店、罗集战斗中,十旅二十九团损失较大。四月上旬,在永城西南的万楼战斗中,我十二旅三十四团的一个营以牺牲126人的代价完成了掩护12旅主力部队转移的任务,保存了新四军的实力。

 

万楼战斗后,新四军第四师被迫向津浦路东全面战略转移

 

万楼阻击战是在顽我兵力过分悬殊情况下进行的,1营130多名指战员虽然绝大部分牺牲了,但他们打出了军威,在百倍强敌面前不气馁、不畏缩,坚守万楼阵地一天,打死打伤顽军500余名,阻滞了顽军的尾追,成功地完成了掩护12旅主力部队转移的任务。

 

 

 

结束战斗后,当地的抗日政府和老百姓挖了3个大坑,将烈士们就地掩埋,没有立碑。1990年,当时的永城县委在万楼修建了“万楼无名烈士墓”,是迄今豫东最大的无名烈士墓。战后,由于当时大形势与我不利,1941年5月,新四军第四师被迫撤往津浦路东。

 

 

1941年四月下旬,新四军第四师与青海骑八师马彪激战于宿县以南的大小营集,第四师5000多名官兵死于马刀之下,著名的老三十二团几乎被打光,最令人痛惜的是新四军抗日干校的200多名学员,在此战中全部牺牲。

这时,反共军的进攻更加凶猛,叛军、地方土顽更加猖狂,敌伪与反共军相配合,对我的袭击与扫荡也更加频繁。作战失利,人心不稳,部队疲劳,给养奇缺,根据地中心区被敌侵占,我军的处境已十分困难。

 

                                            左家楼

 

1941425日,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鉴于第四师的危急处境,并为照顾抗战大局,指示留一部分主力及地方武装坚持豫皖苏边区的游击战争,主力转入皖东北地区,巩固和扩大皖东北根据地。但由于形势的继续恶化,武装坚持已不可能,第四师不得不告别豫皖苏边区的广大群众,于五月份先后撤至皖东北地区。至此,艰苦创建的豫皖苏抗日民主根据地,除睢杞太及肖县的部分地区尚有党的组织和部分武装公开活动 ,永城等县党的组织转入地下活动外,其余全部丧失。

在三个月的反顽斗争中,豫皖苏边区的党政军民各机关部队共伤亡、失踪四千余人,撤到皖东北的不足万人,枪不足五千支。

 

                 仁和集会议旧址——仁和镇左家楼

 

第四师撤到皖东北后,遵照华中局的指示,于七月中旬在洪泽湖东岸淮宝地区之仁和集召开了军政委员会扩大会议,在新四军政治部主任邓子恢同志参加下,雪枫作了专题报告,认真总结与检查了反顽斗争失利的经验教训。这次会议,对于尔后巩固和扩大皖东北根据地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1941年6月初,皖东北区党委根据邓子恢的建议,在区党委所在地附近孙园村召开了党的活动分子大会,邓子恢(前右五)发表了长篇演讲,传达华中局及刘少奇对开展淮北地区群众运动的指示。


     仁和集会议之后,邓子恢同志任第四师政治委员、淮北(即皖东北)区党委书记,加强了党的领导。取消了第四师党政军委员会,改为中共新四军第四师党委会。在淮北区党委的领导下,成立了皖东北行政公署(后改为淮北行政公署),作为皖东北的最高行政机构,先后由刘玉柱、刘瑞龙同志任主任。工、农、青、妇等群众组织,也得到了巩固和加强。

 

  

     刘玉柱 二机部副部长                                                刘瑞龙

 

第四师大力开展了建军和作战训练等项工作,进行整编,充实连队,将十二旅两个团补充第十旅;以师特务团与十一旅、十二旅各一部成立宿东游击支队,开辟宿县地区的游击战争,吸取了平原作战的教训,成立了骑兵团,作为师的机动力量。

 

 

1941年5月下旬,邓子恢经淮宝抵达半城镇,同新四军第四师九旅旅长张爱萍、政委韦国清及皖东北根据地的领导同志会合。图片右起:岳夏、张彦、张爱萍、韦国清、刘玉柱、邓子恢、周季方、刘子久、刘瑞龙、康自强。

 

9月,第四师十旅与第三师九旅对调了建制,将红军部队全部集中到第三师;将开创皖东北的三师第九旅改建于第四师,这样便于发展建立根据地与部队作风培养。10月,以十二旅机关为基础成立了淮北军区机构,主管地方武装的工作,加强了部队的整训,提高了军政素质。这时,整个淮北地区的武装力量共有一万三千余人。在进行整编和整训的同时,淮北区党委提出枪换肩的任务,即将原地主阶级所掌握的武装,转移到工农群众的手中。部队进剿了睢宁、宿迁、泗阳等县的土顽,开辟了泗五灵风泗灵睢等新区,进一步发动和组织群众参军参战,开展有利于抗战和根据地巩固的斗争,并加强了争取伪军和建立两面政权等工作,使淮北根据地得到了全面的巩固和发展。 

 

   

   1941年7月,邓于恢到新四军第四师驻地,帮助四师进行整顿。图为邓子恢(中右三)、彭雪枫(中右二)与出席四师机要工作会议的代表合影。


     反共军汤恩伯集团,在侵占我豫皖苏根据地后,又妄图东犯我淮北及苏北根据地,江苏省顽主席韩德勤亦调动兵力接应汤恩伯部东进。

19417月,韩顽以保安第三纵队的两个团 侵占我淮海区泗阳县西北之陈道口,修筑工事,企图以此地为中心,控制运河两岸。我军为粉碎顽军东西对进的计划,决定攻占陈道口。

 

 

1014日,我军在陈毅代军长亲临前线指挥下,以第三师七旅十九团与山东教导第五旅攻歼该敌。21日,我军攻占陈道口,俘顽军八百余人,残顽突围逃走。我军乘胜扩大战果,横扫了运河沿线的土顽武装。陈道口战役的胜利,不仅巩固和扩大了淮海与淮北根据地,而且严重地挫败了韩德勤接应汤顽东进的计划。

陈毅元帅诗:道口破重围,曾经弹雨飞,战场遗迹在,捷报迭来归。

 

    

    汤恩伯二级上将              李仙洲中将                王仲廉中将              韩德勤中将

 

1943年春,蒋介石又命令在皖北阜阳、太和地区的李仙洲部北犯山东,王仲廉部向我淮北根据地进攻,并令在苏北的韩德勤部侵占我淮北根据地,接应王仲廉部东越津浦路,东西对进,妄想夹击我第四师于洪泽湖以西地区而歼灭之。

31日,韩顽侵入我里仁集、陈道口地区,三月中旬,侵入我淮北中心区的金锁镇、界头集、山子头一带。为了再次粉碎顽军东西对进的计划,制止蒋介石扩大内战的阴谋,保卫华中抗日民主根据地,经军部批准,由彭雪枫、邓子恢同志统一指挥第四师九旅、十一旅第二师五旅,第三师七旅,决心在韩王会师前,首先打击韩顽,尔后转兵打击王部。

217日夜,我部对山子头地区的顽江苏省主席韩德勤部发起自卫还击,至18日上午,战役胜利结束。歼韩顽总指挥部、独立第六旅、保安第三纵队全部,生俘韩德勤以下官兵千余人,击毙专员王光夏、独立旅旅长吕仲寰。已经越过津浦路进至灵璧县以北地区的王仲廉部,闻讯仓惶窜回津浦路西。

 

 

韩德勤被俘后,陈毅代军长,由淮南赶来半城,对韩晓以大义,韩甚为感激,我发还电台、三百余人枪,礼送出境,山子头战役的胜利,不仅彻底粉碎了蒋介石东西对进、夹击我军的计划,同时也最后铲除了国民党反动派留在我华中根据地内的反共保垒一——韩德勤部。

 

 

    194111月,彭雪枫(左)和陈毅(中)、张云逸在一起

 

淮北根据地的巩固与扩大,游击战争的广泛开展,对日伪据点的不断拔除,使日本侵略者惶恐不安。 一九四二年十一月中旬,日寇及伪军六千余人,在骑兵、坦克、飞机的配合下,向我淮北根据地中心区发动进攻。敌伪企图打通公路交通,增筑敌伪据点,烧杀奸淫抢掠,反复进行搜剿,破坏和分割我淮北根据地。

 

 

我淮北党政军民,在区党委和第四师的统一部署与指挥下,进行了历时三十三天的反扫荡作战,大小战斗三十余次,其中以十二月九日的朱家岗(宿迁南)战斗最为激烈。我九旅二十六团,在朱家岗与千余日伪军展开激战,先后打退敌人十数次的冲锋,毙伤敌二百八十余人,迫使日寇弃械遗尸,狼狈溃逃。我十一旅三十二团马公店(泗县东)战斗,袭击了进犯日寇,使其死伤甚重。

 

 

后来,我们又提出了敌进我进的作战方针,部队乘胜扩大战果,拔除据点,收复失地,胜利地结束了三十三天的反扫荡战役。

 

 

日寇大规模扫荡失败以后,为巩固其以徐州为中心的战略枢纽,对我淮北地区采取了蚕食伪化的政策。其手段是首先在政治上进行欺骗,实行怀柔政策,组织上编组保甲,成立反共自卫团;其次是在上述手段无效时,即烧杀淫掠,摧残我根据地。

 

           1941年夏,遵照华中局的指示,新四军第四师在淮宝县仁和集、万集地区进行整风

 

1943年夏,淮北区党委总结了各地斗争的经验教训,进一步采取了以武装斗争为主的方针。主力、地方武装和民兵相配合,组成武工队深入敌占区,全面开展反蚕食、反伪化的斗争。拔除敌伪据点,恢复被占领的地区,建立新的区政权,开辟了七十多个乡的游击区,坚决打击出扰的日伪军,各方面都取得了很大的胜利,基本上制止了日寇的蚕食伪化活动,从而使淮北根据地得到了进一步的巩固与发展。

 

旅友回复(共0个)
您尚未登录,点此登录后发表评论哦~
 
 
  •  品质精选官方严选,品质保障
  •  价格保障同类价格,保证低价
  •  退订保障特殊情况影响出行,保证退订
  •  贴心服务适龄化增值服务,全方位提供

游多多 • 旅行:不远千里,不只是为简单的走马观花,而是在寻找一种健康快乐、充满活力的生活方式。我们精心甄选最适合您的行程,为你带来省心、安全、深入、快乐的精彩旅行体验。
游多多 • 旅居:寻得一处静谧之地,让自然风景和自己的身心融为一体,享受慢生活。游多多旅居为您打造在路上的家,深度体验当地人文、美食、风俗、美景特色,又未尝不是养生养老的首选方式。
游多多 • 旅友:这里不缺志趣相投的旅友,一起结伴同行,分享旅行的快乐,记录旅行的点滴,都是人生的另一种收获。

订客栈APP下载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法律声明 商家合作 多多微博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6-2019 Yododo.com, All rights reserved.沪ICP证B2-20120026 沪ICP备06029079号

游多多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上海闵行区联航路1188号浦江智谷10号楼3楼H座 电话:021-60556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