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居目的地  >   大洋洲  >   澳大利亚  >   悉尼  >   悉尼攻略  >   四日徒步在悉尼周边的山海之间
四日徒步在悉尼周边的山海之间

费不了多久,就相约二个中学同学,以及他们的爱人一共六人,都是号称业余背包客,同游澳大利亚悉尼。我们是十月中旬出发,一共有一周的时间可以在一个地方挥霍,也算是本人平生最奢侈的了。不过同时也发愁,有那么多的地方玩吗?功课也做了不少,也想不出一个令大家心服口服的方案,也很想去看看传说中的澳洲的大自然之美,但在网上漫游了很久也找不到要领。


这时有人介绍了家住悉尼的李先生,据说是当地华人圈内小有名气的户外爱好者和独步客。就这样通过电子邮件和李先生联系上了。说来很巧,李先生五十了,还在学国家认证的户外导游课程,他还在悉尼西面一百公里的蓝山上买了一个别墅供度假用,同时也租给游客。他说他可以带我们去徒步野营,也可以住在他家。李先生可能因为在海外久了,很直爽,他打电话就和我们谈起价钱起来,搞得我们都不好意思。不过稍作计算,还是觉得合算,这样我们一拍即合。我问了我们徒步的经验和体力,在膳食上有没有特别要求,如是不是吃素,有什么不能吃什么的,这个好办,没有!他又要我们自己带上适合徒步的鞋和服装,再三强调要穿非棉织品的,因为“棉织品杀人”(Cotton Kills)。


在悉尼的前两天,我们住在情人港的Novotal大酒店,这两天在市里的活动,海港美景,海鲜美味,海滩美女,已有人介绍得多了。李先生打电话说,我们不用花时间专门去海滩,因为去徒步时会路过很好的海滩,我们也就听他的了。


第三天我们早早就退房了,将大件行李存放在酒店,只带了钱包手机等重要的贴身物品,按李先生的提示,大约7:15坐上了南下去科能拉海滩的火车,那火车很老式,有的站台上的工作人员还挥着小旗吹着哨子来提示驾驶员可以开车出站了。火车足足开了近一个小时才到,不过那种像公交汽车一样朝前或朝后的坐位要比地铁的朝车厢内部的要好,便于观景。科能拉是终点站,出站后就看到李先生和堆放在地上的七个塞得满满的大背包在站外迎候我们。


李先生五十来岁,有点消瘦,但精神不错。没有几句客套,稍作示范,就要我们每人背上一个背包。穿过铁道下的地道,很快来到水边,那里远近停着有好几百的游艇或渔船,其间有一个长长的码头,我们就要从那里上船去。船还要等10分钟要到八点半才开,我们就利用这个空隙眺望了四周。蓝天白云,海光山色;游艇的倒影在水面荡漾,海鸥和鹈鹕悠闲自得,忙的却是推着婴儿车的年轻妈妈们,她们不是在散步,而是在跑步锻炼。水边有一顶帐篷,好像人还在睡,帐篷外满是家档,可能是所为的无家可归者,倒会找地方。住家旁山或旁水而建,豪华但也巧妙地利用自然。不久渡轮到了,我们上船后由老李替我们买票,每人6.3澳币。渡船上也有好几个背包客,所以我们就不稀奇了。船慢慢穿过毗邻太平洋的港湾,海风吹来,南北两个石门锁住港湾,外面的大洋一望无边。徒步从大洋开始,有点激动。渡轮穿梭在停泊的游艇之间,过了25分钟,到了南岸的皇家国家公园。


这个国家公园的年龄是仅次于美国黄石国家公园,近150岁了。上了码头是一个小镇,有不少住家但很悠静。徒步也就正式开始了,时间是上午9点。花了大约20分钟走出街道,正式进入步道,步道上是厚厚的沙子。十几分钟后来到了海边。大海,我来了。大海在二十米的悬崖下拍打着礁石作为回答。


接下来的路大都是海岸带植被之间的小道,两边植物长出来不停地蹭着你。每当你感到有些不耐烦时,悬崖峭壁总会及时来到,帮你舒舒气,放放眼。植被的高度随离海的距离而变矮,愈加单一。一路上走走停停,凡停时总喝一点水。在每个人的包里,各有两升水和一小袋点心,内装糖果核仁。路过一块象豆腐的岩石,照相机就忙了。不知不觉来到叫做Marley Head的小沙滩,休息了一会,老李就和我们拉起了家常。我们问他为什么叫Geoff(发音捷夫),他说他的专业是地质,也就是Geology,Geoff也就有“地质夫”的意思了。由此我们就叫他捷夫了。那里静悄悄的,沙子很厚,我们脱去鞋袜光脚走,让脚解放一会。看看四周没有鸟类鱼类时,也大声喊几下,通一通经络。过海边的礁石,又是一个更小的沙滩。


当路过一个天然的Spa池时,风景优美,且有很大的树荫,有人提议在这里午餐,捷夫说再走两步。如约在12点,我们来到一个叫Wattamolla海滩的地方,有马路直通这里,人气很旺。这里像是我的梦境。undefined在这里,森林和大洋相接,瀑布直接泻入海洋,沙滩平平地堆积在海里,像是要就地固积成岩。棕榈和礁石相得益彰,穿救生服的垂钓客和穿比基尼游客互道好运;我们将在那里吃中午饭和休息。找了一个僻静平坦的草坪,铺上垫布,安装好野外炉(据捷夫说那叫Trangia炉,用酒精,很好使),就烧上了水。按捷夫的说法,一般徒步时中午饭都是不开火的,都吃一些三明治之类的东西;但华人大都希望有些热的如汤,或冲一杯茶。同时我们将中午饭从包中拿出来,有火腿肉片,黄瓜,灯笼椒,西红柿和一些色拉菜,还有三,四种调料浆。主食是面包。次第排开,整整齐齐,用洗手液搓几下手,自助餐开动!


肚子正饿了,二个三明治一会就吃完了,不过也就差不多了。这时水也开了,我们大家又喝了两袋方便面,这时才觉得真的饱了。几个人三下两下就把摊子收拾了,将背包堆在一个僻静处(捷夫说很安全的),就去到处转转照些像,淌了一淌海水,觉得还有些凉,就打消了游泳的念头,只是羡慕别人。又去看看钓鱼的人,看不到究竟有多少收获。捷夫指给我们看澳洲原生的植物,最有影响的是Banksia,那像巨大的蜡烛一样的花,即华丽又典雅。


一点半时我们又出发了。再要三个小时就要到营地了。这一段更为丰富,植被也更多样,捷夫介绍了很多澳洲的自然环境,颇有收益。远处是重重叠叠的植被,黄色的花大批大批的,那是金合欢,正是它将澳大利亚描绘成黄色的国度。一小时后看到一条瀑布泻入大海,不久就来到这条山涧小溪,在这里虽然看不到它入海的英姿,但望上游,它跌宕而下,undefined望下游,它宛如一条天河。再抬头,一块岩石,犹如鹰嘴,颇为传神。好眼力,这里就叫做“鹰岩”。接下来越走越高,大海也看似越来越平静,几乎分不出哪里是天哪里是洋,只在海岸处翻起白色的浪花。突然心中跳出两句诗:缓缓的溪水,到绝境处,会有辉煌时刻;闷闷的大海,遇到礁石时,总有火花迸发。好像了无新意,就专心走路。突然又看见不远处又是沙滩了,是那么低,看看地图,我们这里有一百米高,难怪。几间小房子错落有致地散布在沙滩对面的小山坡上,有些兴奋,但说不清为什么兴奋。坡很陡,但转眼就下来了,来到沙滩上,这个沙滩比前两个更大。有一个大房子,是冲浪俱乐部的,里面有几个人在作海洋急救训练。这里有停车场,不用问就一定有马路通到这里。这个海滩叫Garie海滩,这里原来是牧场,放羊的。捷夫的朋友在这里等我们,他带来很多露营的用品和食物及水。我们加满水,并将其余东西分装在每个人的背包上。


稍作休息,转过一片礁石滩,又来到另一个沙滩,坡上的有房子,都比较简陋,但各具特色,都很有海洋文化。据介绍,都是祖上传下来的,自从这里划为国家公园以后,里面的房子仍由原主人住,可以传给下一代,但不能买卖,不能出租。由于这里很闭塞,交通不便,日常用品要用肩扛进来,或用船运来,但因浪高而危险。没有什么人在这里常住,也就变成了度假房,也许久而久之,就放弃归公了。我们几乎没有看到什么人。捷夫说,大部分住家都是老头,古铜的肤色,白而硬的胸毛,整天穿着三角裤(已经很少有人穿了)。三言两语就勾勒出“饱经风霜”。


我们的营地就在坡的另一边。可以翻坡过去,也可以从海边的礁石上绕着过去,但比较危险,特别在潮水比较高时。意见分成两派,女的要翻坡,男的要绕海,结果是悉听尊便。到下一个沙滩两性回合,男的叫苦石滑,女的抱怨地湿,不过终于是到了,看看表,五点。


营地是在距离沙滩不远的一批草坪上,地面了有些起伏,草有点湿,好像排水不太好。这里只能搭12个帐篷,通常要预定,每人10澳元。但由于厕所正在翻新,不能用,故没有人管了,也就随到随用,倒省了10元钱。undefined因为不是周末,也不是夏天,故没有其他人。捷夫带了专门用的二尺长铲子,找一个离营地一百米的僻静处挖了一个坑。用发荧光的棒(那种在音乐会挥舞的那种)沿路作上标记,以便在夜间使用。他还讲解了有关如厕的事宜,颇有收获。


我们一共带了三顶帐篷,我们男女各一个,捷夫自己一个,犄角而立。按捷夫的说法,这样为我们谈话提供机会,他说的对。帐篷很快支起来了。我们开始准备晚餐了。晚餐是米饭和黄油鸡及芒果鸡,是印度的风味。我们用了两个Trangia炉。先做饭,等到饭锅像火山那样冒泡时,就端下了,放在一边。接着做菜,酱是瓶装的。一切按菜谱,不会出错。四十分后,就餐了,味道还可以,比较浓。饭后有可可和茶。甜食有香蕉蘸着蛋奶冻(Custard)。好像一切都不是中国的,但可以接受,现在领略了外国人吃的甜。


夜间月光如水,银河驾临,海风徐来。七个人围坐在一圈。当然这里看不到北斗七星,但捷夫告诉我们如何辨认南字六星,和它对澳大利亚的意义。因为不能点火,用半透明的纸包在头灯外面,做成一个光线柔和的灯。开始小声地海阔天空了。每人讲一个从未说出来过的秘密和丑事。


因为累了一天,也就早早睡了。第二天也是睡到自然醒,刚起来互相说谁谁打呼噜什么的,也算是发现自我。日出自然是没有看到,阳光已经洒在大海和沙滩上。捷夫已经点燃了火,烧开水了。早餐有麦片,还有肉条鸡蛋夹面包,还有煮的咖啡加打成泡沫的牛奶(比星巴克还正宗)和茶。


今天只有四个小时的行程,但比较难走,加上我们的背包重了。因为时间充裕,很想下海游一下,但由于没有淡水冲洗,需要回到昨天经过的那个海滩,来回一个小时,大家最后放弃了,说如果天再热一点一定会去的。结果只在沙滩上散散步,算是我们的私人海滩。十点钟离开,绕过一片礁石,又来到一个沙滩,对面的山坡上房子更多,可能有百拾来个,山坡伸出到海中很远处,很漂亮。这时有一个老外主动来和我们打招呼。他拿着鱼杆,只钓到一条黑鱼。他和他的太太都已退休,常来这里度假。房子是他爸在17岁时建的。牛人一个。捷夫三句话不离本行,问他在这里种不种菜。种,山上挖一种类似野菠菜一样的东西,种在园子里,用铁丝网围起来,以防动物来吃。什么动物?这里有鹿!道别时,他给我们指了指路。路过好几户人家,都好奇地看看。


过一个山坡,基本上是沿等高线平行海岸而行,但经过的地方是一个雨林,叫做燃烧的棕榈。这个雨林是在海岸温带处,故比较出名。到处是棕榈树和藤。山坳里也有不少人家。一个人家外面有一块牌,上写欢迎加入冲浪救援俱乐部,一看就是自发的。雨林很茂盛,所以里面很黑,到处是藤,横七竖八,很难行走,特别是背着重重的包,一不小心就拌一下。这段路很有特点,但也有些沉闷,而且步道的维护没有前面的好。不时地路过山上流下的溪流,地面相对较湿,这就是为什么在这里有雨林。一个多小时后,算是彻底走出了,告别一个叫做“8字形池塘”后,就快要离开海岸线向高地进发了。石阶连接着木阶,每在拐弯处都要停下来,喝水喘气。中午时出了小道,进入一个通向一个农场的四驱车道,两边植被茂盛,找了个僻静处,铺张开饭。午饭基本上和昨天的一样,只是将面包换成了卷饼,火腿换成了金枪鱼罐头。午饭后大约走了半个小时,出了国家公园,到了马路上。远处望去,高高架起的公路在海边山间盘旋。远处是一个钢铁工业的名城—乌龙岗,城外的海上停着多条矿石船,我想应该有从中国来的吧。不远处是一个路边停车场,停有好几辆车,这里地势很高,是凭眺大洋的好地方。捷夫介绍说这里是滑翔的地方,每逢周末,聚满了人。我只好想象从这里起飞滑翔冲向太平洋的滋味了。这里也是一个镇,有火车回悉尼。由于地无三尺平,民居不是在半山腰,就是在半山坳。火车站很小,且很难到达,要穿过羊肠小道,崎岖山路,杂草丛生。站上没有售票员,只有一台自动售票机,还只吃硬币。幸好我们事先有准备,否则都坐不了车了。


火车一小时才一趟。我们买到蓝山的直通车票,要在中央车站换车。从这里到中央车站要一小时,再到蓝山的卡通巴Katoomba要两小时。反正是休息,在iPad上看录像,还有吃喝。我们坐上近三点的火车,我们这节车厢没有人,成了我们的包厢了。点心袋里的剩货可以在这里消灭了。半路上捷夫要下车,回家取车开去蓝山。临别前交代了如何在中央车站换车。


换车很顺利,不久就登上去蓝山的车了。按下不表。六点刚过,就到了卡通巴。捷夫已经开了一辆7人座的丰田卡隆嘎在站外等候了。不到五分钟,就到了他的别墅。将背包卸下后,他带我们去超市。花了半个多小时,买了足够两天的食物(不少熟食)和饮料,外加一打啤酒。回去后,饭已经煮熟了,炒一大盘蔬菜,做一个海鲜豆腐汤,撕开热着的烧鸡。不一会就完了。


别墅有四个卧室,其中主卧室带卫浴,另一个带澡盆的卫浴是公用的。有前后两个厅,每个厅有一张沙发床。这样最多能睡12个人。有一些娱乐设施,如卡拉OK,Play Station等。此外有宽带。我们三家只要住三间就行,捷夫是有地方睡的,但他坚持既然都租给我们了,他就不在里面睡了。他在后院搭帐篷接着野营,我们也就不同他争了。有了宽带,自然是上网了。网络,久违了。


第三天起得有些晚,的确有点累了。起来去后看看园子,地有两亩都大。前院种了不少花,后院是果树和菜园。菜园里有不少色拉菜,还有两只鸡,关在可移动的笼子里。捷夫说那是鸡托拉机,顾名思义,用鸡来耕地翻地。早饭后,捷夫介绍了今天的路程,在Black Heath徒步。


我们每个人都背上包,装上午餐食品和两升水。当然捷夫的包仍很大,里面有急救和应急用品。大约十五分钟后穿过Black Heath小镇,来到一个叫Govett Leap的观景点。那是一个眺望河谷的景点,河谷似乎将高地深深地切割,蜿蜒而进,而高地的边缘都被镶上几十米高的悬崖峭壁。悬崖峭壁看上去表面很平岩层很厚,像是一堵坚固的墙。由于河床弯曲得很厉害,悬崖峭壁看上去也就会合在一起,组成一个局限的围城。倒有点像张家界。右面远处一条瀑布(叫做新娘的面纱)挂在前川,用“日照香炉生紫烟”来形容再贴切不过。从这里出发,沿悬崖顶部,一路走去,路过新娘的面纱,一路上看山看花看水看鸟看人,不时地回头凝望所来之径,高入云端。近百米的直立的峭壁上有一条步道紧贴其上,直抵瀑布的底部,好险,比得上华山一条路了。undefined五十分钟后来到另一个观景点。风景和前一个很相似,但要开阔得多。undefined稍作休息后,我们准备下去要穿过一个叫做“大峡谷”的地方。这里没有美国大峡谷那么大的规模,但更加峡,是峡谷运动的好去处。undefined一路上我们看到两队人马在作这个运动。峡谷内的步道修建和维护的很好。这种地貌国内常叫做“一线天”,谷内很绿很湿,蕨类和苔藓类植物很发达,大都终日不见阳光。有的地方深不见底(只有峡谷运动者才能到达),也有地方高不见天,阴风挲挲,流水潺潺,崖高路滑。花了近两个小时才穿过大峡谷,回到路上,像是回到了人间。从大峡谷中间,也有一条路可达上面提到的河谷中的河流,但因我们时间和装备不足,才没有去挑战一下。


现在要返回到起点,我们选择了另一条路。先是在丛林里沿步道走了一会,然后专向顺溪流而下。不久就来到一个开阔的地方,是两条溪水的交汇点,备有桌椅,理想的午餐地点。饭后接着行进,脚步踏着浪花的节奏,不知不觉来到一个似曾相识的地方,这不是新娘的面纱吗?十分钟后回到Govett Leap观景点。稍事休息并仔细在四周看看,石屋石亭,传统的英格兰风格。我们要去体念看到过的“华山一条道”。一路上在不同的高度,欣赏瀑布和远景。由于贴在悬崖边,上面不断有水往下滴,加上植物在崖壁和路边丛生,所以路很湿。原本走到中间的河流去的念头也打消了。在瀑布底下稍作停留后即返回了。再次回到起点,两点左右。捷夫说,我们可以走另方向到一个叫做“讲坛石”(Pulpit rock)的观景点,非常壮观,单程大概一小时二十分,可以原路走回以结束今天的步行,另一种选择是我们自己走到那里,捷夫开车在在那里等我们,这样我们还有时间去参观一个杜鹃花公园,现在正是花开季节。我们都不喜欢走回头路,所以一致同意后一种方案。


这条路也是沿悬崖顶而行,一路上从不同角度观看这个围城,但觉视野越来越大,原来我们正在走出围城!过了一条小溪后,回头发现又多了一条瀑布。看到了那个被称作“讲坛石”,就像一个教士穿着长袍,半坐半立在讲坛上,更像是在聆听。哇,观景台正壮观,有好几层。面对的是河谷的主体,曲折而绵长,开阔而巍峨。到了观景台,反而找不到“讲坛石”,应该是在脚底下了,咨嗟不已。一路上有鹦鹉相伴,雄飞雌从,而且险象环生,不知不觉想起李白的蜀道难。


捷夫已在那里等候,拾阶而上,回到车上。下一站,杜鹃花公园。那是在一个山谷里,由一个民间杜鹃花协会建立管理的,不用门票,但随意捐献。主要是那种大叶大花的那种,也有人叫它们映山红。来源于中国的云南的山区。因为它们喜欢冷,故在悉尼城区不太普遍。人流很旺,正是花开时节动京城。花开的规模虽比不上樱花季节的日本,但花的色彩要丰富的多。不虚此行。


晚上BBQ,烤肉考八爪鱼,加洋葱,典型的澳洲风味。从地里割几个色拉菜,又从鸡窝掏出两个鸡蛋。啤酒加香槟(捷夫贡献的)。饭后散步到一个景点,看到“野猪头”石,我们觉得更像是龙头。能看到山谷里的农场,捷夫说,那大都是娱乐性的农场,有马场。那里还有一条42公里的步道,通向一个溶洞。那条步道要走三天,很多商业性的徒步在那里进行。晚霞很好,蓝山的悬崖被映得层层叠叠,空旷中蕴藏着力与美。晚风吹来有点凉,就把捷夫家的火坑点着了,以弥补在野营时没有篝火之憾。那天上的星星之亮之低,更胜海滩,霎那间有点害怕,对自然敬畏之心油然而起。


最后一天要走篮山最出名的步道了,三姐妹,Wentworth瀑布,国庆关(national pass), 这些在做功课时已经知道了。我们从Wentworth瀑布开始。在停车场出发,沿悬崖顶步道,一路都能看到Jamison河谷。这个河谷比昨天看的要宽得多,中间有一个孤零零的高地,叫作孤山(Mt. Solitary)它及其周围所有的高地也都被镶上一条褐色的峭壁。往左望有一条瀑布,应该就是它了,水量要比新娘的面纱大一些,也有些散,但也不觉得有多高。从瀑布上面走过,不久来到紧贴岩墙的阶梯,小心下去。从这里眺望四周,见悬崖和昨天的有所不同,这里的没有那么平,近看都是有弧度的,岩层也要簿很多,而且不均匀。如果说昨天的悬崖有直线美和体积美,这里展现的是曲线美和力量美。这样想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瀑布的底部,是一个有沙子的水潭,但是水在这里稍作停留,又奔腾向前,不知去向何方。现在看多了,就立马想到还有一个瀑布。向上凝望,水珠从天上撒下,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不错,还有一层。两层加起来有187米高呢。下面的路更陡,有两个地方因为太陡,阶梯外加了一个防护罩,以防人往后掉下去。现在到了真正的底部了。那里瀑布砸在一个看来很深的水潭里。这里人少多了。下面这一段路程,直线距离只有两公里,从高处往下,有五条道。最高的在平地,第二条在悬崖的边缘,其次是在悬崖中间,这条叫国庆关,是澳大利亚第一个国庆节开通的,故名。再下一条是在上下两层悬崖的中间,叫作Wentworth关,植物也以雨林的为主;最下一条在底部的河谷旁,因为很湿很难走,几乎没有人走了。我们们选择的是从Wentworth关去,从国庆关回。去时路不太好走,感觉一直在雨林里,也看不到多远。快要结束时而上坡时,水声变大,直觉告诉我们,瀑布又来了。这次看不到成形的瀑布,但看到的是无数条,水从居石上突路而出,跌宕起伏,浩浩荡荡,甚为壮观。背景中的巨崖加倍了这种力量。从这里上去是一个叫作皇后的观景点,不过我们没到那里,就借国庆关回去了。


国庆关是开凿在悬崖中间粘土层中的一条步道,工程不小,当地人引以为傲。起始在一个山岙里,这里能看到山凹两边悬崖相对而立,像是要锁住关口。画家不少以此为蓝本作画,以表达曲线美,色彩美,力量美和体积美,我看宜用浙派中国画中的浓墨施以花青和赭石。一路上游人不少。回到Wentworth瀑布的上层底部,见人越来越多,需要相互避让才能通过。拾阶而上,要比来时费劲多了,那当然。上山容易下山难是指在没有路或台阶的情况下说的嘛。


回到停车场已经十二点多了,上车捷夫把我们载到Wentworth镇上。小小的山间城镇,倒也熙熙攘攘。过了镇,就来到一个湖边,这里是Wentworth,有几百米宽,一边还有一个水坝。湖光山色,况且正是仲春季节,很是赏心悦目。湖边有不少游人。马路边有一幢日本式的平房,写着日本字。有一辆冰淇淋车在草坪旁兜售冰淇淋。捷夫说那辆车是从日式房里出来的。我们坐在这里吃午餐。捷夫又在烧水煮汤沏茶了。


因为我们有一对在晚上要回城见朋友,所以要再五点结束。没休息多久又开始走了。目的地是卡通巴。我们从一个叫刘拉(Leura)的小镇通过。那是一个花园小村,街道整齐且热闹,看起来不少游客。这个镇据说是当地最出名的地方,有名的花园和豪宅不少。将车停在一个咖啡亭附近。开始了最后一个环形徒步。在这里,我们就看到了传说中的“三姐妹”,三块像毛笋一样紧挨着的岩石,它们矗立在悬崖之上。这里也是原住民的圣地,是蓝山的标志。捷夫说一会我们要走近她们,可以和她们亲密接触的。也可以看到卡通巴瀑布。对面看到的依然是孤山的峭壁,但更近了。捷夫指给我们看去孤山的步道,当然这次不去了。捷夫有好几个人在那里丢失没有找回来。前不久还有一个从事IT推销工作的年轻人在刘拉开会时,独自徒步出走,再也没有找到。大概一年多以前,一个英国青年人在这里失踪了一周,结果其老爸从英国赶来准备来办后事,但一个徒步者在这里发现了他,他还挺好,故各种猜测四起,“玩失踪”是好多人的结论。从这里捷夫又谈到西方人只是在200年前才从这里跨过蓝山(现正在搞庆祝),当时蓝山的另一边已经定居不少年了。这里的奥秘是蓝山的地貌和典型的英国的不同,在英国,如果你沿小溪往上走,终会走出去的。但在蓝山你这样永远走不出。水的尽头是瀑布。所以你永远要在坡上走,而不是在谷底走。他这一点拨,凭我们在悉尼的4天徒步经验,马上共鸣。


我们站的地方也是一个凹处,有缆车开往于左右两个点。缆车好像在半空中溜达。到一块叫圆形剧场的巨石上转一圈看一看四周的风景,有一块叫做“孤儿石”很有特征,有点像电视剧红楼梦片头的补天石,那也不是遗失的石头,既孤儿石吗?我们拾阶而下。和上午的比较相似,不过这次是卡通巴瀑布了。瀑布比较秀气,也是在岩石上碰撞几次后才到底的。在底部有许多的鸟类,我们看到白色的美冠鹦鹉,是这里的鸟之王。往下坡望,这里的植被大批大批地被藤(一种叫五叶藤的本地植物)盖住,意味着这里是很典型的雨林了。undefined到达谷底是一个废弃的煤矿井,现在供旅游照相用。曾经运送矿石的轨道现在用来承载豪华的观光车厢,运送游客了。在雨林里,建起了高架的步道,供游客漫步。到处是宣传自然知识的标牌。这里免费开放,看来国家也投资了不少。沿途到处是矿上机械和一个老矿工屋及一个讲堂,和一些历史照片。在这里还有一个斜拉的索道车,将游客拉上去拉下来。转游了近一个小时,该出发了。这会走的是联邦关,也是澳大利亚成成独立国家那年开放的。这条步道从底部绕过三姐妹,通向刘拉。不过我们在中部退出,直扑三姐妹。undefined这要爬上一个叫“巨型梯”的阶梯。陡且窄,很难双向通过。现正是下午,往上爬的人多,所以没有多少麻烦。爬到顶时,直接进入其中一个姐妹的腰眼,还有一条天桥通向另一个姐妹的腰眼。这里有很好的照相机会。过足了瘾,就出来了,出口是一个用石头砌成的石门


沿悬崖顶走不了多久,就到了游客中心。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平台,也是最佳观景台。undefined由成百的游客,一队一队的,手腕上带有彩色标签,以便不会上错车。我们沿着亨利王子悬崖步道回到停车处。有人就联想到现在的亨利王子,虽然都知道此王子非彼王子。二十分钟后,四天的徒步宣告结束。时间是五点五分。我们直接到车站,送走一对战友。回到别墅后要好好泡泡浴缸,我们在心里如是说。


后记:

捷夫的email: abushwalker@hotmail.com

捷夫在蓝山别墅的网站:www.greetingsdelivered.com.au/varoma

费用(澳币)/ 每人:

给捷夫的花费:

第一天:60 (包括中晚餐,点心)

第二天:60 ( 包括早餐,午餐

,点心)

第三天:40

第四天:40

住宿

每天240。共3天,计720元,每人平均120元

超市:每人平均40元 (二天加一晚餐)

火车: City to Cronulla 5

           Otford to Katoomba: 8.4

           Katoomba to City: 8.4

船票:6.3

露营:10 *注,这次省下了, 所以晚上BBQ可以吃羊排了。

共计:400元 共四天,每天100元(连吃带住带玩)。





旅友回复(共0个)
您尚未登录,点此登录后发表评论哦~
 
 
  •  品质精选官方严选,品质保障
  •  价格保障同类价格,保证低价
  •  退订保障特殊情况影响出行,保证退订
  •  贴心服务适龄化增值服务,全方位提供

游多多 • 旅行:不远千里,不只是为简单的走马观花,而是在寻找一种健康快乐、充满活力的生活方式。我们精心甄选最适合您的行程,为你带来省心、安全、深入、快乐的精彩旅行体验。
游多多 • 旅居:寻得一处静谧之地,让自然风景和自己的身心融为一体,享受慢生活。游多多旅居为您打造在路上的家,深度体验当地人文、美食、风俗、美景特色,又未尝不是养生养老的首选方式。
游多多 • 旅友:这里不缺志趣相投的旅友,一起结伴同行,分享旅行的快乐,记录旅行的点滴,都是人生的另一种收获。

订客栈APP下载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法律声明 商家合作 多多微博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6-2020 Yododo.com, All rights reserved.沪ICP证B2-20120026 沪ICP备06029079号

游多多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上海闵行区联航路1188号浦江智谷10号楼3楼H座 电话:021-60556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