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居目的地  >   亚洲  >   中国  >   新疆  >   喀什  >   喀什攻略  >   探索南疆风情,体验人文之旅--亚洲地理心乌鲁木齐,梨城库尔勒,路过阿克苏
探索南疆风情,体验人文之旅--亚洲地理心乌鲁木齐,梨城库尔勒,路过阿克苏

      从乌鲁木齐经过达坂城库尔勒,停留阿克苏16天的总花费:263元。因为全程住沙发客,搭车,剩下的就是各种吃和一些零零碎碎的公交车费。也因为所谓的旅游景点已经看腻,审美疲劳。所以到新疆主要体验的是人文,一种与汉地文化差异的风俗习性,光是每天见到他们不同种族的面孔,本身就是一种风景。虽然遗憾没有去到巴音布鲁克大草原,错过世界第二大沙漠塔克拉玛干,但是,我不后悔。因为,新疆,来一次是不够的!

      行走第23天,本来计划的下一站本是吐鲁番,拒可靠消息说,形势很严峻,很多景点都关门,更是全城戒严 ,所以,直接转移乌鲁木齐,尝试过搭车之后,我已经不知道去哪儿坐火车或者大巴了。 

      咸鱼同学因为时间紧迫,提前赶往乌鲁木齐,剩下阿超、包子和我选择搭车前往乌市,第一次在高速路搭车,第一次这么远的距离,从哈密到乌鲁木齐660Km。从市区有公交直接可以坐到国道附近,三人都背着大包,谁都不想多走一步路,最方便的捷径便是翻栏杆,翻过栏杆,到了去往乌鲁木齐的毕竟之高速,明显感觉往西方向的车少很多,稀稀拉拉几辆车经过,在高速路口拦了一个小时左右,拦下一辆维族同胞的车,一家老小貌似走亲戚的,只能上一个人,我们决定让包子先撤,不久之后,我们搭到了一辆油田公司的车,这辆车在进高速之前的国道上就拦过一次,居然又碰上,热心的大叔是各种饮料伺候,还献上两条黄瓜给我们解渴。我想说、很多人都问我是不是广东广西的,我很奇怪,在他们眼里广东广西人又是什么样的特征?

      一路上大叔对我们的旅行是兴趣重重,一路上都在强调他的儿女要是像我们一样会如何如何,一路上更是提着醒告诉我们这里毕竟是新疆。累了就休息,困了就睡觉,饿了就吃面。几个好心大叔大伯们还请我们吃了东北面条,及时雨吖!

 

      因为油田公司大叔大伯们要去库尔勒,就把我们送到托克逊的服务区,一个服务站就是一个检查站,刚下车不久,我们就在检查站搭到一辆开往乌鲁木齐的车,白色汉拿达。运气不错,以为总算能在天黑前到达乌市了。又遇到的两位大锅是新疆汉人,很能聊,跟我们介绍着新疆特色,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你们要是去巴扎买东西,可以随便免费试吃,维族人很大气的,这个版本貌似跟我听说的可不一样。

 

      一路都很畅通,就是进入乌市的检查站,足足塞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在晚上11点到达目的地,姐姐介绍给我她的同学,蒋姐家的住处,因为天黑,市区路线众多,最后还是蒋姐过来接的我们,又献上一顿丰富的晚餐,蒋姐说,因为戒严,以前的夜市小吃现在都没开档,只有零零散散几个饭店还开着门。看来影响还真的是蛮大的。

      行走第24天,因为蒋姐是独自带着小孩居住,我跟小伙伴一起入住也不太方便,肯定是还要另外找住处,得找地方蹭wifi,于是就有了如家快捷酒店大厅一日游。还好结果不错,找到了乌市的另一位沙发主,浩哥,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避暑山庄。与浩哥约定在人民广场碰面,乌市人民广场,左边,汉人区,右边,维族区。所以,武警戒备异常森严,每隔十米一个扎堆,持械机枪和装甲车把广场围得严严实实,试图拍照留念,差点被抢指,吓得赶紧say sorry逃离现场。

 

      之前找沙发认识的王彬同学,因为住所搬迁,暂时不方便接沙,便一顿丰富的宵夜表达歉意,那阵势真是第一次见,我们只是刚坐下,递菜单的一窝蜂围过来,彬哥霸气了一顿豪点,被挡在人群外的我只是个看客。此外,谢谢彬哥的热情招待!吃完夜宵,凌晨一点,沙主浩哥和我们三个人徒步穿越维民区,在那时那刻那地方,能干这事的,不多。道路上除了稀稀拉拉几辆车,完全不见人影,脑海中,无数次闪现出一个人扛把大刀出现在我们面前,行至深处,最后决定,坐车回家吧,黑的大哥也是维族人,他说的一些话,至今难忘。    

      行走第25天,由于沙发主浩哥的私人原因,我们又得换地方住了,这是要把乌市沙发都尝试一下的节奏啊,依然德克士蹭wifi,点上一杯可乐,一坐就是一下午。旅行中太多的事需要去适应,虽然住过的沙不多,还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两天持续不断的在联系沙发。都没什么心情玩了。连同伴阿超都在说我的性格还是放不开,我始终认为,我有我的底线、我有我的原则,那才是我自己,但是、我出来旅行的目的不就是想改变自己,学会不那么在乎自以为的事情,学会无谓,学会适应,但是,骨子里的东西,终究是很难改变的。每天没有三四点睡不着觉,每天都在倒时差,每次都以为才下午五六点,一看时间却已是晚上十点,看到太阳才下山,还是会觉得不可思议。来乌市的三天四夜,游览了三个景区,一呆就是四个小时,分别是,如家快捷酒店、德克士、汉庭连锁酒店。厚脸皮就是这样炼成的!不过、万般折腾下,这次总算是在唐哥家安顿下来,开始好好游览后面的风景。刚进门,就看到一个贤惠的女子正在打扫卫生,经唐哥介绍,原来是广东的杨子,果然继传了广东女人的贤妻良母的优良作风,然后一起买菜做饭,闲逛城市大道,看了一座围墙。    

      行走第26天,豆瓣上认识的刘莹姑娘邀请一起去一个大草地上野营,想不到却是一大堆在哈密子一沙发主家住过的沙粒大集合,稀里糊涂的起了个大早(9点半),倒了三趟车,坐了两个多小时之后,稀里糊涂的来到了一个湿地,一起扎营座谈了一个多小时,又开始坐车回程,不知道这一天的主题是什么,唯一亮点就是,曾经在哈密子一家住过的沙友们,在未经过任何约定的情况下,居然在乌鲁木齐相遇了,莫名奇妙的累,基本上一天都在坐车,我也不知道要去哪,就一直跟着坐车。要说风景,嘛嘛得。坐标,乌拉泊管理处附近的牧场。

      这晚沙主唐哥亲自下厨,美味的孜然羊肉,四个人把五个菜消灭的很彻底,这里得科普一个尝试,伊斯兰教把猪肉认作是世界上最不洁的食物,曾有教义讲到,猪,畜类中污浊只尤者也。其性贪,其气浊,其心迷,其食秽,其肉无补而多害。所以,在新疆,连‘猪’这个词都不要说,一般把‘猪肉’称之为‘大肉’。我做了一件坏事,忘记回、维、哈族等信奉伊斯兰教的民族是不吃猪肉的,甚至连煮过猪肉的厨具也不能用,我的罪过很大,在自以为的情况下煮了一次猪肉。还好沙主是汉人,但是他的两个同事都是回族同胞。


      行走第27天,来计划去看看博物馆和大巴扎,最后、因为对路线的不熟和坑爹的百度地图,转了两趟车之后,被告知又要折回我们经过的那一站,瞬间情绪就上心头,还去毛博物馆,直接游荡了乌市国际大巴扎,因为没报什么希望,所以谈不上失望,就是一个购物景点罢了,鸡蛋大的和田玉枣,英吉利小刀,还有别样风情的新疆舞蹈,这就是风景。感觉到了异国,一直在他乡,满大街的维人,各个民族的美女,很养眼的说。

 

 


      行走第28天,一个人逛了博物馆,无论去哪里,当地的博物馆总是少不了,只是拍照疲了。看了楼兰美女干尸,知道这个庞大的自治区,有着我数不清的少数民族。

      因为意见分歧,一起结伴行走了12天的阿超一个人搭车去往北疆,而我突然改变路线,想去南疆。第一次这么长时间的结伴,突然一个人,又变得不能适应,正好认识了一个在新疆工作的摄影发烧友骚年灰灰,一起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其实所谓的酒,就是新疆蜂蜜啤酒卡瓦斯,完全没有酒精度数可言,一串馕坑肉就撑的散失战斗力,浪费了很多,聊了很多,关于旅行的乐趣,突然发现,行走到至今,我开始有自己的小粉丝了,也从小伙伴离开的低谷心情走了出来,瞬间又充满了能量,还得谢谢这位骚年灰灰。

      行走第29天,无所事事,到处自由晃荡,在乌市的七天,换了三个住所,居住时间最长的沙发,就在唐哥家,不爱旅行,却乐意接待爱旅行的我们,还能烧一手美味可口的小菜,谢谢他。别了,乌市。下一站,达坂城。     

      行走第30天,这天,又开始一个人的旅程,第一次、一个人、在新疆搭车,目的地达坂城离乌市只有一百多公里,跟着自己的自觉,我判断出错,路线不对,大致方向总算是对的,一个人穿越到高速路口,经过几个路人的指引,一个人徒步背包,周周转转。这天、一共搭了四辆车,终于在下午7点到达目的地。

      “达坂城的西瓜大又甜...达坂城的姑娘辫子长吖..."被王洛宾的这首歌骗到了达坂城,结果让我很失望,本来在柴窝堡县搭上的那辆霸道正好是到库尔勒,我还是坚持了自己的原则,在达坂城下了,刚下车在高速出口,就坐到一辆警车,来到县城,啥也没有,美女看不见,大又甜的瓜也没看见,连公交车都没有。宾馆价格贵的离谱。我,我又迷茫了。

 

      此时再走到高速路口搭车去库尔勒,不现实,时间已晚。我只好寻求路人帮助。看着天色越来越晚,绝望之际在达坂城的大街上拦到一辆车去达坂城古镇,一个维族大叔和一个老爷爷,他们是从托克逊县城来达坂城度假的,带着老爷子到处转转,大叔特意跟我强调,这是私家车,不收费。逛了各种渡假村,大叔很健谈,一般维族人都不怎么会讲汉语,即使会说,也是很蹩脚生硬的水平,但是,这个大叔却能很流利很标准的对话,我才安了心。聊天之余,大叔问我住哪里,我说没地方住,就这么邀请我去他们家作客,我就这么上了陌生人的车,并且还是维族人,祝我好运吧。达坂城古镇和一些大大小小的度假村,都是以蒙古包为主。维族大叔充当导游兼司机带我走马观花的游览了一遍达坂城。渡假村里的杏子和苹果撒落一地,居然没人摘,可惜了了。去托克逊之沿途风景,还有达坂城风车田,一望无际的戈壁,真的很壮观。


      托克逊县伊利湖乡很普通的维族一家。

 

 

 

      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安全到达托克逊,原来大叔是个教师,名字很长,我只记住了买买提,还特意给我看了驾驶证,一路上我故作轻松的聊天,到了他家我才放松警惕,他有一对儿女,老婆刚刚做完手术,其实正在恢复期,不方便接客的,这导致我内心深深的罪恶感,只求大婶祝早日康复。刚到家,就热情的招呼吃的,当然,典型套餐,馕,奶茶。呆了两日,吃的都是奶茶泡馕,吃不惯这里的奶茶泡馕维餐,好撑。还有原味的酸奶,好酸。还有夜景中的白杨河,好美。  

 

 

 

      买买提大叔一家,他们算是维族家庭里面比较汉化的,住小区高楼,买买提大叔的女儿在北京的内高读书。已经20岁了,非常单纯,为了表达谢意,拿了一件旅行中的信物送给妹子,祝福他们。家庭美满!       


      行走第31天,早餐完毕就和买买提一家人道别,大叔送我去高速路口搭车,刚站定没十分钟,一辆霸道普拉多停在了我的前方,速度跑过去,我说到库尔勒,司机大哥一招手,上车。五个多小时的车程,和师傅一路分享着各自的趣事,便也很快到达。到了库尔勒,同事小黄正好就在高速出口附近接我,然后一起吃了在此次旅行中较为奢侈的一餐,大鱼大肉为我接风,这一站、蛮顺利的。就是顺利的代价,此次旅行中第一次落东西,我的太阳镜落车上了。库尔勒市是县级市,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首府,因盛产香梨而称为“梨城”。城市位于新疆自治区中心地带,有23个民族,少数民族约占总人口30%。是南疆最大的城市,也是新疆仅次于乌鲁木齐的第二大城市,是新疆自治区政府实施“北乌南库”发展的对象城市,是进出南疆的要塞,新疆的南北疆分水岭。(资料来源于度娘)每次拍照直接忽略掉了拍些高楼大厦,因为这是在内地城市太常见的风景,所以,很多人都误以为,新疆啊,到处都是沙漠戈壁,其实,市区和内地的市区都一样,有高楼,有大厦,有你无法想象的似锦繁华。

 

      此次旅行第二次和曾经的同事会师,最悠闲的一站,整天陪着黄的儿子轩轩小朋友玩乐,还有四只保卫犬,品种纯正,记性差的我又忘了名称,即使我都已经居住四天了,还是会对我吼叫不止。黄的家住在维族区,典型的维族大院和街道小组,家家户户都有葡萄架,硕果累累,前面就死一片很大的梨园,只可惜未到成熟的季节,也是第一次吃到新鲜的无花果。

  

 

 

      每个乡就有一个清真寺,比较佛教的寺庙要密集很多。维族小孩几乎不怎么上学,两个人小朋友就在就在清真寺的窗户趴着,我向他们问路,带有浓重维族口音的'不知道',然后就一个劲笑,单纯可爱的让人心疼。

 

      旅行第36天,从乡里去市里的公交车起码半小时一趟,反正等着也是等着,招手拦了一辆敞篷三轮车。这可是一家大小出行的代步工具,还是敞篷的,不错的体验 。


      到了市区公交站,随便坐上一辆线路较长的公交车,看到风景不错就下了,只是太阳真的很猛。一逛又到了博物馆,个人觉得,巴州自治区博物馆是我见过思路最清晰、陈列最逻辑、装潢最壮观、格调最雅致,建筑最雄伟的博物馆,让我突然对楼兰遗址古墓沟遗址有了浓烈的兴趣,回家就下载了《新丝绸之路》恶补。摸在几千前出土的文物上,偷偷拍了张照片,鄙视我吧...

 

 

 


      从博物馆出来,又在孔雀河玩了一下午的水,要是会游泳我直接下水了,难得一个市中心有这么干净的河流。

 


      之前从来没停下脚步去看看bao乱份子的通缉令,无聊之余,瞥了一眼,发现11个人当中,四个在喀什,三个在阿克苏,三个在和田,还有一个就是库尔勒的,都在南疆地区,难怪那么多人都不敢来南疆,而且这几个地区也是我接下来的路线。一种变态的自豪顿时油然而生。晚餐完毕,散步到隔壁维族人家里的果园,好壮观的无花果树,还有石榴,亲切的维族大叔还摘了几个无花果送给我们。只想说,维族同胞真的很友善。乱、真的只是某些小部分群体。       

      旅行第37天,发疯似想要结伴的我,偶然发现,库尔勒居然还有青旅,也是唯一的青旅,虽然我没有入住,只是去看看,顺便蹭着玩,反正无计划,无行程。龙行青旅的李哥也是一个很爱旅行的摄影爱好者,各大新闻报刊或者小说类读物,但凡有关库尔勒的,几乎都能找到李哥的名字。青旅的阿姨年轻时也搭过车旅行,阿姨很热情的招呼我吃西瓜,说一人一半,新疆人,贼爽快。还有一个二逼青年,真的把西瓜吃到一定的境界,完全看不到红色瓜肉部分所在了!

      在青旅与豆瓣上认识的玛丽见了面,然后她在青旅也捡了一个英语系的大学生,小黑。三人行的队伍明天一起出发去阿克苏。也是玛丽此趟旅行的终点。而小黑这孩子,完全只是因为从来没有搭过车,觉得新奇,而选择跟我们同行体验一把,更疯狂的是,去到1100公里以外的喀什,只是为了寄一张明信片!青旅的李哥给我们恶补了一下午的新疆地理和历史,才知道自己的知识缺乏到这种程度,突然对路线清晰了好多。然后还搭上他的顺风车回到乡里,以为得步行回村里的时候,居然有一辆车停在我前方,等我缓慢上前的时候,司机大锅问我是去四队么,我也不管什么队,反正直行就对了。我当时就震惊了,搭车真是无处不在!

 

      旅行第38天,不知不觉在库尔勒呆了7天,哪儿都没去,就当是累了散心,只是真的感谢这一站的友情赞助,跟我同一天生日的黄姑娘。黄刚把我们带上高速路口,到目前为止,搭车的最快速度,下车刚站稳脚就搭上了一辆去库车的皮卡车。一路说笑着很快也就到达库车。南疆的风景,一望无际的戈壁荒漠,笔直的高速公路,我坐在副驾驶都看的眼皮乏困,很佩服行走在这些公路上的司机。这个时候,考验的不只是一个人的驾驶技术,还有心理素质。听说可以脚踩油门,然后睡上一觉,醒来后看下到了没,没到不要松脚,继续睡。

 

      在库车收费站下车,继续等车之际,见到一个奇观,这是在内地高速路上看不到的,新疆特色,在高速路上还有摩托车,尼玛居然,还逆行,很是拉轰哈。

      服务区很少,有时候没办法也只能在露天厕所救急、满是雷区的服务区,但是也有环境超好的服务区,简直是天堂,装潢和卫生条件都很不错。

      11点半从库尔勒出发,搭了三辆车,历经七个多小时到达阿克苏,全程600公里,这速度我很是满意,小黑在库车时搭了一辆大货,我们换了两趟车,终于等到一个要去阿克苏接老婆的小车,司机大哥是做着奇石生意,还是祖籍衡阳的新疆四代,听说湖南人在新疆扎根的还蛮多。在阿克苏的街头,我和我的小伙伴们拍照留影。对于这个只是路过的城市,总得留下点什么。而小黑为了报答两位姐姐带着他搭车,破了他初次搭车的处,请姐姐们吃烧烤,狠狠的被宰了一顿。明天继续搭车去喀什,还有500多公里。

 

 

      要说南疆的水果是越来越便宜,水桶大的西瓜,老板说,3块5,我当时以为听错了,问了下多少钱一公斤?7毛。我和我小伙伴们都惊呆了。这半边瓜才一块多。不是接沙发的沙发主,在阿克苏蹭睡了一夜,感谢玛丽的发**。还有她那调皮又可爱剪着爱心头的儿子。这宝贝是个小暴力狂,入住一晚,被虐的到处是伤,可能是太久家里未曾这么热闹过了。前有驴友骑驴去喀什,伙伴们说,要坐着小宝贝的滑滑车去喀什,明年能到么?

 

 

      喀什,全称“喀什噶尔”,维吾尔语义译为“宝玉石集中的地方”。喀什市古称“疏勒”,历史上是横贯亚欧大陆“丝绸之路”这里既是中西方交通的咽喉枢纽,中西方文化交流的荟萃之地,又是南疆西部的中心城市,区位独特,民俗浓郁,是新疆境内唯一的一座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属国家乙级对外开放城市。喀什地区的西南部与四个国家接壤:西部与塔吉克斯坦相连、西南与阿富汗巴基斯坦、吉尔吉斯坦接壤;边境线长388千米。(信息来源:度娘)

      行走第39天,小黑同学旅行的意义就是每去到一个地方都会寄出一张明信片给自己或朋友,早上9点寄完明信片,等我们到达告诉路口已经是中午一点,出发之前也没有过多的查路线,原来通往喀什的只有G314国道,我们在G30高速一路搭车,还好一位好心的维族大叔把我们从高速带到了国道上,我们的路线才开始走上正轨。

 

      这一段路是我在库尔勒迟迟不敢出发的原因,喀什啊,每次搭车,汉族司机们都语重心长的跟我说,妹子,到这里就行了,不要再往南走了,更加不要去喀什了。如果这些话有用的话,我大概在敦煌时就已经打退堂鼓,所以,我就是那么个固执的人。并且,真实情况也并没有他们口中说的那么严峻。

      搭到第三辆车时,是湖南株洲的,上车不久,大哥们会查看我们的学生证和身份证,这还是第一次搭车被查证件,其实也是情理之中,让大家都放心才能安心,才能聊得开心,当然所有聊天的话题,莫过于一个妹子只身来到这地方,如何如何,而我也就笑笑了之。

      此时已经下午四点,他们的目的地是全国最年轻的城市,图木舒克市,大哥们不断的叮嘱我们一路要注意安全,还说要带我们到图木舒克市,帮我们找辆车去喀什,但是,我们谢绝了,然后,往我们的背包里塞了好几瓶水,其实,在哈密搭车那几位大叔送的农夫山泉还在我包里躺着。

      在路口休息一阵,来往的车少的可怜,但是很奇怪,我们从来没想过一个问题,要是真的到不了喀什怎么办?有时候甚至百来公里的无人区,我只有一个念头,我们一定会到达目的地,半个小时的等待,迎来了第四辆车,才只能到达巴楚,总归向我们的目的地又前进了100多公里,还是一个维族大哥的车。

      明显感觉到从阿克苏出来,汉人越来越少,维族人越来越多。离喀什还有300多公里,前排副驾驶的小伙伴上车就睡觉,这一路搭车过来,跟司机聊的我也词穷了,累了。但是,我的强迫心理作祟,就是不想安静,不想沉默。

      到了巴楚,前后张望,等待良久,看到一个兵车,以为看到了救星,上前一打听,原来他们刚刚从喀什出来,果不其然,他们叮嘱我的最后一句话就是,不要去喀什了!我‘呵呵’两声,转身离开继续等车。

      看到一辆有些破烂的小货车,我本是不想招手的,也没抱太大希望,心里估算着,这么慢的速度怕是天黑之前都到不了喀什,此时已经是晚上八点,越往南,天黑时间越晚,此时,虽然还是阳光明媚,终究还是会天黑。所以,小黑果断拦招手,这车也居然停了,两人鸡同鸭讲的沟通了几分钟,小黑叫我上车,心理却一直犹豫着。又是维族大哥,带着一个小孩,拖着一车西瓜,上车之后简单聊了几句,完全语言不通。我便拿出刚买的馕与小皮帽子一起分享了。

      在新疆,每次搭车就是一天,一天就买一个馕足以,以至于后来在西藏高原搭车吃压缩饼干时,还无比怀念新疆的馕。

      还有160多公里,但愿能在天黑前到达。后来把地图给大哥看的时候,才发现,他是要阿图什,我们是到喀什。快要到达阿图什和喀什的三岔路口时,维族大哥用蹩脚的汉语说他到了,他要把我们一起带到阿图什,在那里好坐车去喀什。我们说,不用了,就把我们在路边放下,他突然语调高了许多,硬是不放心我们在路边下车,原来他是担心,我们到不了喀什在这里很危险。但是我和小黑说,我们还是坚决下车吧,似乎有个信念一直在告诉我,我们肯定会到达喀什的。

      此时已是晚上10点半,仍旧没有天黑,看见一批骑行的队伍,小黑把他们拦下,我想说,你要他们带着你去喀什么?这时正好有辆车放慢了速度,我立马跑过去求帮助,一个汉族大哥吞吞吐吐犹犹豫豫不情不愿的让我们上了车,后来才知道,原来大哥也是骑行爱好者,他放慢速度不是因为看到我招手,只是想看清楚那些骑行的人有否他认识的队友,我趁机询问,才抓住了机会,还的谢谢小黑拦下的骑行队伍啊!

      终于搭上到喀什的末班车,今天的第六辆车。这一天的路程真尼玛艰辛,不过,苦并快乐着,特别是这辆乌龙的车,意义就更加不一样。这坐最西边的城市,太阳还没西下,圆圆的月亮已经高挂。心情瞬间美丽了。

      汉族大哥见我们是汉族人也放心了许多,加上天黑,也善心大发把我们在清真寺附近放下,十一点的大街上,放眼望去,汉人寥寥无几,遇到一个好心的维族妹子帮我们拦了一辆出租车,才没被坑。明显感觉到,语言,是个很大的障碍。到了一个地方,认识一个当地朋友真的很有必要的。

 

      提前联系的喀什沙发主,勇哥,我一直都叫他勇哥,其实比我还小,在喀什人民政府上班的公务员,有着远大的理想和抱负,但是...算了,说正题,出租车十几分钟的路程到达勇哥家,除了我和小黑,还有另外两个沙友,大雄和豆豆。

      这一路的坎坷在踏进门的那一瞬间跑到脑后,一天没进食的我们只想着填饱肚子,因为封斋,所有的饭店都关档,酷逼的我们就着一盒方便面凑合了。

      封斋、又称斋戒、把斋,伊斯兰教的五大宗教功课之一。按照伊斯兰教的教义,每一位成年健康的穆斯林在这个月里,必须履行斋戒的义务。在斋月期间,穆斯林从黎明开始到日落进行封斋,除了患病者、年迈体弱者、智残者、旅行者、幼童、孕妇、脯乳妇、产妇以及作战的士兵外,成年的穆斯林必须严格封斋,即:不吃不喝、不行房事等。直到太阳西沉,才可进食。(信息来源:度娘)

      行走第40天,都说没来过新疆,不知道中国有多大,没到过喀什,不算来过新疆,90%以上都是维族人,建筑全是伊斯兰教风情,看着街上的行人,总会有总错觉,仿佛置身于中东国家。

 


      第一站逛的就是,喀什大巴扎,全称是中西亚国际贸易市场,说是我国西北地区最大的巴扎,分别有21个专业市场,看的你眼花缭乱,干果区域,还可以免费试吃,带着你的胃,享尽美食,我们一路试吃过来,还跟维族老板各种调侃,一眼望去,除了我们四个,别无汉人。形势并无传说中那么恐慌。不过温馨提示,适可而止。

 

 

 


      即使是在市区,还有这种危楼,楼上还能居住么?市区的大马路上还有驴车。也是新疆特色。

 

      去往香妃墓的公车上,就我们几个汉人行者。

      香妃墓,据说也是ZF为了表达民、汉各族自古以来团结互爱的良好愿望而建的一座陵园,人为景观,没什么兴趣,只是简单的在门口拍了几张照片。

 

 

 

      小孩们还是很乐意去学汉语的,只是这边的教师缺乏,或者说缺少会汉语的维族老师,路过的每个小孩都会满脸微笑洋溢的跟我们打招呼"你好",我们便用维语"yakeximuziz"回以他,结果会惹来一群小孩的围观,便留下他们灿烂的笑容作为留念,并给他们分享了在大巴扎购买的干果。

      从旅行一开始,就爱死了菜市场这种城乡结合部的地方,也是穷游必去只景点,当地的蔬果市场,感受最民族的生活方式,还可以以最便宜的价钱,买到你想要的东西。晚上又能好好满足自己的胃了。

 

      行走第41天,这天送走了三个小伙伴。小黑回库尔勒,因为完成了他的使命,寄明信片,顺便又买了很多的干果,豆豆和大雄出发去叶城,走新藏线进藏,这时的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日后我也要走这条线进藏,这绝对是我的计划之外。短暂的结伴,又变成我一个人。

      生命就是各种告别,与自己、与他人。而我也在这一次次的角色变换中逐渐强大,必须强大。以前我只是个外表强大的人,什么时候,我的内心能如我的外表一样。真的无坚不摧,百毒不侵。我期待这样的自己。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行走第42天,接到了耗子,不久前在豆瓣上认识的,在米国念导演专业的广西壮族汉子,爱好拍人物,所以刚到乌鲁木齐时,因为拍照,差点被维族人砸了相机,之后一直心里有阴影。他全程没计划路线,到喀什,上塔县,都是由于我当时自私的怂恿。那时,我只是不想一个人进喀什,或者说,不敢一个人。但是,拍人物大都是喜欢人文的,总归是没让他失望。

      下午一起去了高台民居高台民居,维族人世代聚居,外面看起来破旧的象危房,往里走,才知道内容很丰富。房屋依崖而建,家族人口增多一代,便在祖辈的房上加盖一层楼,这样一代一代,房连房,楼连楼,层层叠叠,这些房屋大多是土房,也有不少新建的砖房。在这些随意建造的楼上楼、楼外楼之间,形成了四通八达、纵横交错、曲曲弯弯、忽上忽下的50多条小巷,没有本地人带路,外来人一定会迷路。从没见过这么随性的建筑。不过,旅游开发之后,这里的小孩在你帮他们拍照之后,也会叫着‘一块,一块’了。

 

 

 

 

 

  

      然后又去了艾提尕尔清真寺,从高台民居步行就可以到达,艾提尕尔清真寺是全疆乃至全国最大的清真寺,每逢礼拜日和节日,成千上万的伊斯兰教徒集结在礼拜寺及大门内外的广场上,身着节日盛装的维吾尔族男青年会跳起“萨满”舞,场面十分热闹。该寺最大规模的礼拜,就是一年一度的"古尔邦"节,当天前来礼拜的穆斯林数以万计,最多可达10万之众。礼拜之后,群众聚集寺前广场娱乐贺节,大寺门楼上鼓声震响,唢呐奏鸣,人们跳起了传统的"萨满"舞,狂欢可通宵达旦。

      我们去的时候,正碰上做礼拜的时间,看着虔诚的教徒们做礼拜,口中念念有词,我都想参与一翻,但是,在伊斯兰教里,女人是不能到寺里做礼拜的,我不能冒着被炮轰的风险去尝试。何况这是在喀什!

      因为明天就得出发去塔县,还得去边防支队办个边防证,这也就是我出发之前没有准备好的东西,其实,出发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明天我居然会去塔县。可以说在出发之前,我连塔什库尔干是什么,在哪里都不知道。只是因为旅行中偶然见听到的故事,才有了下一站的目的。

      未完待续....


  •  品质精选官方严选,品质保障
  •  价格保障同类价格,保证低价
  •  退订保障特殊情况影响出行,保证退订
  •  贴心服务适龄化增值服务,全方位提供

游多多 • 旅行:不远千里,不只是为简单的走马观花,而是在寻找一种健康快乐、充满活力的生活方式。我们精心甄选最适合您的行程,为你带来省心、安全、深入、快乐的精彩旅行体验。
游多多 • 旅居:寻得一处静谧之地,让自然风景和自己的身心融为一体,享受慢生活。游多多旅居为您打造在路上的家,深度体验当地人文、美食、风俗、美景特色,又未尝不是养生养老的首选方式。
游多多 • 旅友:这里不缺志趣相投的旅友,一起结伴同行,分享旅行的快乐,记录旅行的点滴,都是人生的另一种收获。

订客栈APP下载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法律声明 商家合作 多多微博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6-2019 Yododo.com, All rights reserved.沪ICP证B2-20120026 沪ICP备06029079号

游多多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上海闵行区联航路1188号浦江智谷10号楼3楼H座 电话:400-021-1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