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居目的地  >   亚洲  >   中国  >   贵州  >   黔东南  >   黔东南攻略  >   黔东南行

每逢长假总想到哪里去走走看看已经成了近几年的惯例,走得远近倒不是问题,喜欢自己找目标、查资料、做计划,这个过程是给自己找乐子,也图整个旅途随意自在。
贵州以前没去过,觉得少数民族居住的地区还有点神秘感。现今到处都在致力发展旅游事业,探险是谈不上了,能遇到点什么启发人思考的事情那就是个人的福分了。
路线图

 

 

 

 

 

 

 

 

 

 

 

 

行程
D1(4月30日) 名古屋——上海——贵阳
D2(5月1日) 贵阳——凯里——朗德
D3(5月2日) 朗德——凯里——(经三穗——天柱——锦屏)——黎平
D4(5月3日) 黎平——肇兴——堂安——三江
D5(5月4日) 三江——程阳——三江——从江——岜沙——从江
D6(5月5日) 从江——榕江——丰登——宰闷——宰荡——榕江
D7(5月6日) 榕江——凯里——镇远
D8(5月7日) 镇远——杭州
D9(5月8日) 杭州
D10(5月9日) 杭州——上海——名古屋

费用(十天九宿,只计算在国内的费用。按衣食住行顺序,把其中的“衣”换成参观“门票”)
门票:106元
饮食:478元
住宿:558元
交通:2805元
共计:3947元,大约每天400元,再摊到两个人头上,平均200元/天/人,估计是最低标准了。
如果有时间,交通费还可以再节省一点。这次做计划时充分考虑了景点门票和有效游览时间的关系。
比如舍掉了黔南小七孔桥景区。虽然风景美,但跨越黔南黔东南的行程容易把时间都耗在路上,那么贵的门票玩不尽兴太可惜。
另外,超出黔东南范围的三江侗族自治县广西)本不在计划内,是碰巧上了一辆顺路车,也就顺其自然了。
经济实惠地安排旅行是我的乐趣之一。

旅途中有所见所闻自然会有所思所想,写游记是为自己“理财”(希望理出点精神财富)。



第一天 赶路
早晨不到六点出家门,火车——飞机——地铁——飞机——汽车,就这样赶了一天的路,赶到贵阳的旅馆是晚上十点半。旅馆在火车站旁边。唯一一张贵阳的照片是第二天早晨从旅馆房间里拍的。说来也巧,拍照后没几分钟(一过六点)照明就结束了。

 

 

 

 

 

 

 

 

 

 

 

 


第二天 朗德苗寨
朗德分上寨和下寨,从凯里到朗德的交通方便极了,班车9元/人。
游客都到了朗德上寨,赶上五一节游人多,寨子里有演出活动,进寨收费,门票20元/人。

 

 

 

 

 

 

 

 

 

 

 

 

 

 

 

 

 

 

 

 

 

 

 

 

 

 

 

 

 

 

 

 















表演水平不敢恭维有多高,听旁边的游客不太满意的说了句“这样的表演还收费?”。
不过想想他(她)们都是寨子里的普通农民,要做农活,还能歌善舞,这很不简单了。
这不正是大家在追求的“原生态”么?!
芦笙合奏的那个节目很震撼人心,一是因为演奏着,一是因为音乐本身。
等寨子里的男女老少一齐上场的时候,我觉得游客和老乡开始沟通了。
大家的脚步踩着音乐就这么慢慢地围着圈子走,很快越来越多的游客也参加到这个队伍里去了。

这样的演出五一这天有好几场,似乎夜场更热闹。
我们住的苗家客栈里除了我俩还有个从贵阳过来的自驾车俱乐部的团队,一下子要招待二十来个客人,主人一家五口显得格外的忙碌。即便这样每场演出他(她)们家里也是一定要派一个代表去参加的。其实寨子里几乎家家都是客栈,估计每家的情况也差不了多少。
全村人共同参与,这是朗德上寨选择的开发旅游致富的方式。
看他(她)们每个人都很认真很尽力,除了感动不会再有什么奢求了。

 

 

 

 

 

 

 

 

 

 

 

 

 

 

 

 








上面的照片是参考了雷山政府的旅游简介后爬到山上拍的。
眼下的寨子就是朗德上寨的一部分,右面的风雨桥还算可以辨认得出来。无奈当时刚刚下过雨,路很滑,找不到再好一点的角度了。
下山时我们担心滑倒走的很小心,自然也就走得很慢。正提心吊胆地走在光滑的石板路上,寨子里的一位老妈妈穿着雨鞋迈着大步刷刷刷几步就超过我们远去了。
正当我目瞪口呆,佩服不已的时候,走在前面的老公脚底一滑摔了个屁墩,原来他也为老妈妈分心走神了,这给他的相机显示屏上留下了一杠抹不掉的“功勋”。

 

 

 

 

 

 

 

 

 

 

 

 

 

 

 

 







这条小路连着朗德的上寨和下寨。路边有溪流有小桥有农田,真

正是自然美。我们试着把自己拍到风景里,但都不如这块土地上的人在风景里协调。




第三天 黎平
几个月前还可以在朗德搭上从凯里榕江从江方面的班车,现在长途都走高速了,我们也只有先返回凯里
凯里出发的班车极多。我们在窗口买票时,到从江两小时后有车,到榕江一小时后有车,到黎平十分钟后发车,那就先去黎平了。
我们坐的班车途经三穗、天柱、锦屏,据说比途经榕江的行程要长许多,买票时没顾得上问仔细一点,看看地图这条路线到真让我们把黔东南兜了一个圈。
到达黎平已是傍晚,路上走了一段高速,也遇到了赶集堵车的街道,加上午饭时间赶路花了近八个小时,就在黎平住下来了。
凭感觉走进一家旅馆,只剩一间空房40元/天,大床、带淋浴卫生间,也干净,没有第二句话就住这里了。
放下包到附近随便走走看看吃点东西,看到一条古街,感觉蛮不错。
看到了写有“黎平会议”的牌子,原来黎平还是个与红军长征有关的历史城镇。两万五千里的长征途上能在黎平停下脚步举行会议说明当地百姓对红军的理解和支持。
我们在黎平吃晚饭的时候也遇到了善意的接待。前面提到这天的大巴行程有近八个小时,午休时停在一家快餐店门口,时间短且内容一般,我俩都没吃饭。早饭也只是在凯里车站垫了一点儿,所以到了黎平街上就沿街品尝了砂锅、米豆腐等小吃。走完老街后的晚饭,虽说吃不了多少,但还想坐下来慢慢吃点什么,这也算是旅客的随意和任性吧。
走进一家小店(主人像是父子俩),按菜谱要了一个炒青菜和炒粉。主人让我进厨房选菜,菜的种类不多,我点了看上去还鲜亮的茄子。看另一位主人拿着盆好像要出去买东西,一问果然是要去买粉。一般的店里会说今天没粉了,主人这么敬业,我们消费少又添麻烦更觉得不合适,赶紧说换成炒饭就行。主人于是就装了一大盆米饭进了厨房,我一看那么多米饭我们肯定吃不了,又赶紧过去询问,让他少炒一点。最后主人送了一大碗紫菜汤上来,说有汤容易吃。有了这样的交流,饭的味道更香了。

 

 

 

 

 

 

 

 

 

 

 

 

 





第四天 侗乡——肇兴堂安、三江
黎平肇兴的班车很多,经肇兴开往水口地坪方面的班车还路过堂安
我们遇到了沿着梯田从肇兴走到堂安的游客,说沿途六公里的风景美得不得了,我有点懊悔自己怎么没想到这一步棋,如果徒步的话从堂安肇兴走是一路下坡。
肇兴被评为“中国最美的六大乡村古镇”之一。也有“第一侗寨”的说法。

 

 

 

 

 

 

 

 

 

 

 

 

 

 

 

 

 

 

 

 

 

 

 

 

 

 

 

 

 

 

 

 















现在这些头衔有些泛滥,不可迷信但可以参考,需自己用心去体会。比较我们走过的几个侗寨,肇兴的规模最大,鼓楼、戏台、风雨桥的数量也多。看到在鼓楼办丧事的一个大家族、看到在风雨桥上晒布的妇人,虽然面向旅游的农家客栈比比皆是,但整体上是自然的生活。就是对水源污染有点担忧不敢说美。




堂安是我们在黔东南走过的村村寨寨里最干净、最富诗意的一个寨子。

 

 

 

 

 

 

 

 

 

 

 

 

 

 

 

 

 

 

 

 

 

 

 

 

 

 

 

 

 

 

 

 

 

 

 

 

 

 

 

 

 

 

 

 

 

 

 

 






















像照片一样,整个寨子也是静静的,是个可以让人静下心住下来的地方。

堂安体察自然、思考点哲学问题,回到古人“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逍遥于天地之间而心意自得”的生活似乎也是可以实现的。

我们在寨门口的一农家吃了午饭。
堂安不大,不是到处都有吃饭的地方,看进出寨子的要道上有栋新房,觉得应该是客栈或饭店,但没挂招牌试着进去问问,主人说是准备开店的但还得过几天才能开张。又说就两个人如果不嫌就一起吃吧。看主人和善我们也不客气了(当然临走时留下了让主人满意的饭钱)。
锅里有刚炖好的鸡,桌上有炒好的蕨菜,和一盘侗家的凉菜,又为我们用鸡汤烧了一锅自家种的韭菜,白米饭是用电饭锅烧好的,如果这是农家平时的生活的话,我是很羡慕了。
男 主人与我们打过招呼后到隔壁亲戚家里聚餐,估计是盖房之事的一些应酬。女主人很开朗说话总是带着笑容,我们边吃边聊聊了很久,她说女儿上中学,儿子高中毕 业不肯再上学到广东打工去了。寨子里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这种变化影响了包括婚嫁在内的许多传统风俗习惯,说寨子里走得最远的人去了加拿大。问她自己去过哪里?说哪儿都没去过,连黎平也没去过。我真佩服她,活得那么安然可以哪里都不去。
堂安真是静得像个天堂。忘了问问堂安是否接受移民?



三江没在计划之中,老公说我们的三江之行“是被忽悠来的”。  

吃过午饭到堂安的路口等去地坪的班车,觉得站在路边等车不如边走边等,既可以看景还不耽误乘车。
我们走了不短的时间走到一个大路口遇到一位在路边等车的人,打听一下才知已经走到了水口,这一路看到过从地坪开来的两趟车。和老乡互相问问从哪儿来到哪儿去的家常话,就见一辆从水口到三江的班车过来了,我们很庆幸不光行走间看了景还赶出了时间。
乘客不多都是当地人,看我们远道而来大家就聊了起来,说我们要去看的地坪风雨桥一分钟就看够了,不如去看三江风雨桥,有多么高,有多少层,是地坪风雨桥根本没法儿比的。大家都这么说,时间赶得上,班车又合适,我们就顺其自然了。

车到地坪时售票员还特别过来问我们是到地坪?还是去三江?我们没犹豫买了去三江的票。
三江风雨桥果然高大宏伟,但身临其境却没有什么气氛也找不到感觉。要说少了点什么?也许是缺少周围环境的衬托?也许因为太新?我们向一位在桥边散步的老先生请教此桥的前身故事?老先生说此桥完全是新建,是因程阳风雨桥之名仿建的。——“程阳风雨桥”。我们去长途车站问了问:路程半小时,票价6元/人,早晨六点半开始有车。
听说门票60元/人,老公问我去不去?我说当然去,到了三江不去程阳那真是白跑冤枉路了。不是老乡“忽悠”你,是大家喜欢的东西不一样。





第五天 程阳风景区、岜沙苗寨
起个大早赶到程阳景区门口时售票口的准备工作还没完全做好(大概再早点的话就用不着买票了)。忍不住说了句:门票优惠点吧。回答:两张半票。真的是30元(打印着:半票)/人进了村(也许是半票期间)。
程阳有八个寨子,称“程阳八寨”。有两个寨子离得远在山上没去,如果有时间住下来,程阳也是值得慢慢游游逛逛的地方。走过的几个寨子都有风雨桥,大小风格不同,都是和每天的生活紧密相连的。
村口这座有名的风雨桥果然不凡,简介里说是在世界上排名的。


 

 

 

 

 

 

 

 

 

 

 

 

 

 

 

我很喜欢这座名为合龍桥的风雨桥,一共贴了三张照片,因为哪张也舍不得割爱。一张侧面照(桥头站着的是老公),一张内部照(有合龍桥的名字和过桥上学的孩子们),一张正面照(带点田园风光)。

 

 

 

 

 

 

 

 

 

 

 

 

 

 

 

 

 

 

 

 

 

 

 

 

 

 

 

 

 

 

 

 

 

 

 

 

 


















合龍桥上坐着一位老者在募集修桥的资金。因为喜欢这座桥,老公也支持就捐了一些款。捐款有留名册,上面记录得很详细,看看已经做好的功名榜蛮有趣,连几元几角都写得清楚,夹在竖着书写的汉字人名当中,还有横着书写的外国人名,不觉之中我俩都送上了微笑。老人很认真我们又不想留名只好用作揖向老人表表心意,老人也频频作揖回礼。
程阳的旅游开发显得比较规范,寨子里还有民居形式的涉外旅馆,门票里含一场侗族表演和凭票品茶的服务,我们没时间看表演, 等回程车时品了茶,是现炒的茶,一杯苦茶,一杯甜茶,味道蛮好。



岜沙——很有特色的一个苗寨
得了三江、程阳的意外收获,就不得不舍掉一点计划中的内容,这是自然选择,而我总是容易犯“贪”,哪儿都想去。取与舍的“戒贪”成了我修行的当务之急。本来想在从江附近多走几个寨子看看的,比如小黄、高增、占里、岜沙、还有都柳江边的巨洞。倒不是说都去,也是要看着时间和机会去走的。最终选择了岜沙,因为路上两次遇到有经验的游客都推荐了岜沙。也因为我们从三江赶到从江后只剩下半天的观光时间,到岜沙更合适一点。

 

 

 

 

 

 

 

 

 

 

 

 

 

 

 










岜沙的特色:比如男人的服装和发型。比如他们的长枪和镰刀。不过现在只有表演队的人才是这般传统的装束,多数岜沙男人也和大家一样平时都到外面打工去了。所以岜沙的表演队也是一个特色。
照片上是岜沙的名人——滚元亮。我是从『中国国家地理』2004年10月刊贵州专辑上知道他的,那时候他就带着苦恼在探索旅游致富的路。这次到现实中的岜沙走走看看,依然还是他自己带着表演队在芦笙坪为游客表演吹芦笙、“剃头”等节目来获得收入,依然有只属于表演队收入的岜沙门票制度,不过我们到岜沙是5月4日,非节假日,游人不多,没人收门票,免费进了村。我觉得当年杂志上谈到的他为之苦恼的问题依然没有得到什么好的解决办法。他能坚持下来,而且影响面越来越大,很佩服他的信念。
我们坐面包车(5元/人)到岜沙时同车有位长得很帅的岜沙小伙子。他说岜沙的芦笙节(阴历11月)很热闹,全村人都参加。我问他会不会吹芦笙?他说谁都会的。小伙子是到镇上买了鸡脚鸭脚回家的,说光靠自家养的不够吃了。边远农村的变化也是随处可见,应该说生活是越来越好了。

从“晒裙图”里可以看到苗族妇女爱美的天性和智慧。

















民居门上的人物画很可爱。上面稻草做的装饰不知叫什么?很遗憾没有机会问问,在这里就叫它“稻草结”吧,它让我想起了日本的一个风俗习惯。

出雲大社在日本岛根县,门前挂着的那根粗大的装饰也是用稻草做的。日本民居现在还保留着过年装饰“稻草结”的风俗习惯,没准儿是同源?以前看过到云南寻根问祖的日本电视台拍摄的专题节目。


第六天 宰闷、宰荡
榕江两个相邻的侗寨,从网上的游记攻略里看到有人走过但不算很有名,是我们此行中唯一没有遇到游客的地方。
榕江汽车站窗口买票的时候说是上车买票。上车先问去宰荡吗?回答在丰登下车,要自己走进去。与我们了解的情况一致安心上了车。
车上的乘客问我去宰荡干什么?我说来旅游的,去寨子里看看。乘客大笑,说:你们来这里看穷,我们去城里看富。
想想城乡的贫富差别的确很大,虽然大家都在努力致富,因为条件不同差别以前就有,现在好像越来越大了。不过话说回来,是不是富人活得就快乐这又难说了。也许因为我是城里的穷人,所以喜欢到穷乡僻壤去寻找穷人的安宁。
我们刚走进丰登,遇到一位宰闷的大学生,背着一袋猪饲料往家走,主动与我们聊天,他在怀化上学,五一放假回来帮父母做点事,谈话中觉得他很懂事,应邀一起到他家里去看看。家有父母和三个妹妹,妹妹们学习成绩也好都想上学,父母的负担很重觉得女儿到头来还是出嫁,没必要上那么多学,是哥哥做了父母的工作支持妹妹们上学的。他说父母那时候没条件,母亲没上过学,连电视也看不懂,父亲只上到小学4年级,没有多少文化只能在家务农,种种地、养只猪、养头牛,生活难有根本上的改善。他说现在再穷,有了文化总是有个希望。
宰闷的上学条件并不很好,小学要走到丰登去上(照片上有放学回家的孩子们,也许里面就有他的妹妹)。中学就要去乡里住校了,小小的年纪就离开父母生活,要坚持几年下来,再要学出好成绩,也实在不是一件易事。想想城里的条件就会明白:高考说是公平其实并不公平。贫富之差所致。
佩服年轻人思想清楚,又有毅力。
结果没有见到他的父母,正是插秧的农忙季节,大家都是带着午饭去地里干活的,要傍晚才回家。也没有见到他的妹妹们,都在上学,上中学的妹妹周末才回家,上小学的妹妹也是傍晚才能到家。本来想给他的家人拍点照片可以寄给他们,见到了住在邻近的外婆和舅妈,大家都很热情,过来看我们,要我们留下来吃饭,因为还想看看宰荡,也觉得不好过于打搅,告辞了。
大学生送我们走出寨子,我们喜欢其人,也感谢他的热情,给一份赞助表达了我们的心意。


 

 

 

 

 

 

 

 

 

 

 

 

 

 

 

 

 








宰荡应该是个可以听到很美的歌声的地方。不过美好的东西往往不是轻易可以得到的。
帅哥美女都去打工了。农忙季节里大家都去种田了。学生都去上学了。
寨子里看到的不是妇女就是老人,这种状况不只是宰荡,很多村寨都一样。几处听老乡讲,其实许多田都顾不上耕种了,因为田种得再好,收入也不如到城里打工好,所以能出去打工的就不种田了,最多是在农忙时回家帮帮忙,剩下在家的妇女和老人就是能种多少是多少了。
城乡贫富差别。工业冲击农业。一个游人无奈的叹息!



第七天 镇远
是我们这次黔东南行的最后一站。我们从榕江坐班车(走高速)先到凯里,再从凯里乘火车到镇远
凯里镇远的火车7元/人,说是慢车,从价格和时间两方面考虑速度并不慢,发车急停车快体感速度也不慢。周围都是短途上上下下的老乡,真有点把你带回了上一个时代的感觉。我觉得蛮好,以后不管去哪里,只要是看古城的话就应该首选坐慢车。

『中国国家地理』2004年10月刊贵州专辑里的一篇文章『百年前看到的贵州』让我一直忘不了镇远。当时是“镇远府”,西南的一大都会。对那条“经洞庭湖沅江而上可达贵州镇远”的路线更是向往不已。
只是我在时间和金钱上都不富有,走这条水路是不敢想的了,知道有这条路再想象一下也就满足了。如果把以前去过的洞庭湖湘西和今天看到的镇远在脑子里连起来想想可以偷着笑笑了。
有人描述镇远是景色奇拔的“山城”,我们看到了山上的“苗疆长城”。现在的导游介绍是“太极古城”,太极的说法来自流经镇远城内的舞阳河走向呈S形,构成“太极”图案。
我们上山走走觉得山很美,沿着河边两岸走走觉得水很美,在山坡上的居民小巷里走走感觉也很美,从小巷子出来河边有摆渡的小船,看到很多居民有来有往地在利用渡船,感觉镇远真是个古老美丽的小城。

 

 

 

 

 

 

 

 

 

 

 

 

 

 

 

 

 

 

 

 

 

 

 

 

 

 

 

 

 

 

 

 

 

 

 

 














有人问我们:去舞阳河景区玩了吗?没有。
铁溪景区玩了吗?没有。
青龙洞玩了吗?没有。
那你们到镇远来玩什么啦?
就一天时间,两岸走走,山上转转,好好看看古城啊。






一到杭州是三十四五度的夏日,几天前在黎平的傍晚我们还穿上了羽绒棉背心防寒。
杭州南站(原萧山火车站)回市内时,公交车站排满了人却不见车不知何时能坐上,再到出租乘车处则是没几个乘客排满了等客人的出租车。
不是城里富人多,是人为地制造出了一个高消费的城市生活。
走在城乡之间恍如隔世的感觉。

见到在杭州留学的女儿,看她生活得很开心。听她聊班里来自世界各地的同学的事情很有趣,我们听听都觉得长见识,何况在一起生活学习的年轻人。
三个背包是三个人在杭州的全家福纪念。


是为了看女儿顺便有了此行?还是为了旅行找个看女儿的借口?不管是什么都没关系,应该找些理由让生活变得更精彩一点。


然后我俩乘高铁又回到了当代的现实生活中……



旅友回复(共72个)
  • #1楼 潮汐拾贝 06-05 09:25

    地图的标识值得学习

  • #2楼 秋水丹枫 06-05 10:14

    一篇让人赏心悦目的好游记强

  • #3楼 金秋米兰 06-05 10:34

    写得真详细!怎会那么便宜呢疑问人均2000元

  • #4楼 蓝色悠游happy 06-05 11:36
    老有所乐,很是开心
  • #5楼 半百人 06-05 17:58

    【回复 #1 潮汐拾贝 的帖子】:谢谢!很高兴有共鸣。背包游总离不开地图。

    我看别人游记的时候,对不熟悉的地方总想查查地图,有的时候会很费劲。附张图觉得可以方便大家。

  • #6楼 半百人 06-05 18:04

    【回复 #2 秋水丹枫 的帖子】:能得到您的夸奖十分荣幸。除了许多游记以外,留给我印象很深的是给别人一个问题里的回答,那么善解人意。

  • #7楼 半百人 06-05 18:07

    【回复 #3 金秋米兰 的帖子】:会节约吧?!绝对没有虚报。

  • #8楼 半百人 06-05 18:09

    【回复 #4 蓝色悠游happy 的帖子】:谢谢!一下子认识了这么多朋友,真是开心!

  • #9楼 金秋米兰 06-05 22:33

    【回复 #7 半百人 的帖子】:那真是便宜啊!收藏备用,谢谢!玫瑰

  • #10楼 w1111 08-24 10:57

    看西部边远地方,要不怕吃苦,要有赞助精神。考虑。好、写的清楚。

  • #11楼 半百人 08-25 13:22

    【回复 #10 erpingzhang 的帖子】:每篇都有关注,除了感谢,更有感动。

    在黔东南的交通食宿等条件比我的想象要好许多,所以没觉得吃苦。

  • #12楼 生活不止苟且 01-27 20:08

    贵州玩的地方很多,但都不顺路。有些景点都在深山之处,古朴后的商业化,变得不伦不类。

  • #13楼 半百人 01-28 17:58

    【回复 #12 @老客走四方 的帖子】:商业化,这是时代的潮流,要想完完全全把古朴的东西留住不太可能,变化是必然的。我们在黔东南住过农家,觉得ta们挣旅游钱也是很不容易的,旅游有旺季淡季,兼顾旅游业和农活,还有外出打工等问题。世上的事总不可能那么完美,这也是给我们旅游行走时观察思考的机会吧。

  • #14楼 米米大人 05-22 18:38

  • #15楼 米米大人 05-22 18:39

  • #16楼 米米大人 05-22 18:42

    很有幸在黔东南过了中秋和腊月25(侗寨嫁女的好日子)


  • #17楼 米米大人 05-22 18:42

  • #18楼 米米大人 05-22 18:43

  • #19楼 米米大人 05-22 18:45

    看了他们的侗歌大赛、和他们一块吃饭聊天。好惬意!!


    这是和村民一块唱侗歌、、喜欢吧?腊月25~~


  • #20楼 米米大人 05-22 18:47

    呵呵,看到这个有感想吗?在小黄侗寨拍到的~~

您尚未登录,点此登录后发表评论哦~
 
 
  •  品质精选官方严选,品质保障
  •  价格保障同类价格,保证低价
  •  退订保障特殊情况影响出行,保证退订
  •  贴心服务适龄化增值服务,全方位提供

游多多 • 旅行:不远千里,不只是为简单的走马观花,而是在寻找一种健康快乐、充满活力的生活方式。我们精心甄选最适合您的行程,为你带来省心、安全、深入、快乐的精彩旅行体验。
游多多 • 旅居:寻得一处静谧之地,让自然风景和自己的身心融为一体,享受慢生活。游多多旅居为您打造在路上的家,深度体验当地人文、美食、风俗、美景特色,又未尝不是养生养老的首选方式。
游多多 • 旅友:这里不缺志趣相投的旅友,一起结伴同行,分享旅行的快乐,记录旅行的点滴,都是人生的另一种收获。

订客栈APP下载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法律声明 商家合作 多多微博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6-2020 Yododo.com, All rights reserved.沪ICP证B2-20120026 沪ICP备06029079号

游多多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上海闵行区联航路1188号浦江智谷10号楼3楼H座 电话:021-60556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