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居目的地  >   亚洲  >   中国  >   广东  >   韶关  >   韶关攻略  >   2013毕业——船底顶

毕业——论船底顶

2013年9月30号下午三点多四点,完成了手头上的工作,背着那个比我还大,比我还高的背包从公司出发了。看着那个背包,我自己想想都怕了。因为中午从宿舍背到厂门口把包卸下的那一刻,我的脚开始发抖了,走回到办公室,脚还是发抖的。只有仅仅的十分钟路程,脚还是发抖,心里不禁没底了——我能成功上船吗?会不会把大家拖累的?……一系列的问题让我有点担心。
      上了公车,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心里没底、害怕了、还是因为天气问题,感觉好冷,而且有点头晕,像是感冒的征兆。这让我的担心加重。不过心里转而一想,既然出来了,就用最好的状态去完成这次活动。我们是一个团队,我相信他们是不会抛弃我的,只要我尽了最大的努力去完成,那就是对得起大家了。
      到了乐天大哥楼下,我几乎是最后一个到的了。我们去附近找了家店,吃了个晚饭,便开始出发(当把第一口汤喝下去的时候,肚子暖和多了,之前的类似感冒的症状也没了)。天,下起了雨,但我并不担心。因为小珊告诉我韶关的天气不错,只是有点蒙蒙雨。从见到大家的那刻起,我并不感到害怕了,或许,我就是个害怕孤独的人,孤独的时候会自卑,会胡思乱想……
       大家有说有笑地出发了。这次得感谢乐天大哥,他老乡专程送我们过去,让我们省下了不少钱和时间。国庆前夕,高速路上,还不算太拥挤。偶尔经过事故发生路段,会堵上一小会。车子在沿途路灯散发出的光圈中行驶着,带领我们通向那个向往已久的神秘地方——船底顶
        船底顶位于广东韶关市曲江区罗坑镇的船底顶山海拨1586米,是曲江的最高峰。船底顶山有草地,石坡,溪谷,湿地,悬崖,丛林,山脊等等,风光特别。

如果你爱他
带他上"船"
那是一个美丽浪漫的地方
温暖他
如果你不爱他
也带他上"船"
那是一个群山连绵的地方
甩掉他

        最初对船底顶的认识,是来自驴群。那时候大家说得最多的就是爱恨船底顶——爱他,就带他上船,那是个浪漫美丽的地方;恨他,也请带他上船,半路抛弃他。正是这个又爱又恨的描述,让我决心要去走一趟,看看自己对他的爱有多深,对他的恨有多重。
        凌晨两三点,我们达到了罗坑镇,一路上走过国道,上了高速,来到乡道,才能到达罗坑镇。这个是我们今晚的目的地,而不是最终的目的地。再在此,我想吐槽一下这乡道,那些路啊,真的无法形容 。刚下高速,那路还是可以的,有点像我们老家的那一段路,但总是弯弯曲曲的,沿途偶尔来几辆打着远光灯的车(这里的车特爱远光灯,有些时候会车了,还是远光灯)。虽说司机大哥有十多二十年的驾龄,但我还是不免担心。过了约四十分钟,路路变得颠簸了,一开始,说是走37公里乡道,可是走了四十多分钟之后,一查导航,还有点十七公里,而且路又颠颠簸,这不是坑爹吗?每当司机大哥问还有多少公里,当乐天大哥说出还有十多公里时,我们都笑了 ,这坑爹的导航。这一路的颠簸我实在是不喜欢,车子还没到达终点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反胃了 。对于晕车的我,在这个时候才因为路况查而起反应,其实已经很不错了 。不过下车没多久,还是排山倒海的 出来了。唉,真没办法……
        来到罗坑镇,我们就要找扎营点了,初步目标锁定罗坑小学(当时我好奇,都三更半夜了,看门的大伯会不会睡了?如果没睡,他能不能让我们进入扎营呢?我们就像一群疯子,会不会被理解?)最后我们派了代表去询问,门卫大伯同意让我们去篮球场扎营,同时他还不断地建议我们三个女孩子在门口铺着瓷砖的台阶上扎营,说那里比较干净。至于他是否还有其他目的 ,这就无从考究了。因为我们拒绝了。进来的时候,我们在校门口看到两个同是去船底顶、来此借宿一晚的驴友。他说仅仅是广州,已经有超百人会在一号和二号上船。我想象着那壮观的场面……
        第二天一早,被乐天大哥下的命令,我们只賴了一小会床就起来了,六点半还没到,太早了吧 ?有点不太情愿,毕竟我们才睡了两三个小时。钻出帐篷,看着天空,有点阴沉的,但是据说不会下雨,心情还算不错。看着那边的课室,不断有人走出。亲,为什么昨晚他们睡的是课室,我们睡的是篮球场???(╰_╯)#他们就是广州那百来人中的一部分吧。这个看门的大伯,估计也见过不少疯子,所以他才理解我们这些疯子,收留了我们。话说,先去询问的啊远他们见到了校长。大半夜的,校长还不睡,(是迎接我们么?嘻嘻……)还能如此通情达理,真不容易。如果让我见到了,我肯定要和他握个手道个谢,照个相留个念。可能正是如此,这个小学成了驴友之家,专门收留那些为了赶路半夜来到罗坑的驴友们。
        简单洗刷了之后,我们就就出发了。我发现了为啥我的包包那么大呢,比我出门的时候还要大啊……呜呜,加了一个3500g的睡袋(刚开始,我的睡袋是格式从学校带回来,所以一开始没感觉它那么那么大……)

    一出学校,呆了,他们那群人,少说也有35人,一大伙人的包包,全部用拖拉机拉进去,这些包把拖拉机的后斗堆得满满的。轻装徒步进平坑,哇塞,真的太牛了。走进了村子,还发现一群人在农家里洗刷。原来,我们是最早出发的,O(_)O哈哈~,有点小兴奋。其实,我们那么早出发,是有原因的——煮个营养早餐。在我们煮早餐的时候,那两个队伍都已经超越我们了。我们还在美滋滋地吃着早餐呢(后来发现,我们这样实在是有点腐败了,由于早餐和午餐我们都是开炉,浪费了不少之间,最后到达断崖的时候都已经七点多了)。吃过早餐,满足地出发咯,一路上都是上坡,有点讨厌。在路上,遇到几匹马儿,真心想牵走,其中有一匹特帅。经商量,大叔阿姨都同意我用三千块钱换了。可是,我木有三千块呢,各位同伴都不肯给我借钱,~~~~(>_<)~~~~ 最后,秋风竟和阿姨达成协议——用我来换一匹马儿,这实在是太可恶了,这样我岂不是亏大了吗?阿姨,你也太爽快了吧?你的马儿还能驮木材,我驮不了哇,而且还要吃很多肉啊,你的马儿只是吃月饼和饼干而已。这样一算来,你们可亏了。和马儿合照的时候,它太不老实了,我看着他的时候,他就安分地看着我的张小盒,可是等我转头看镜头的时候,它就把嘴巴凑过来。哎呦喂,马儿,你想干嘛,该不会是想亲我吧?太不老实了,我可不同意啊,不许偷袭哦。
图片

    告别了马儿,我们继续前进。走了好久,终于看到村庄咯,这就是平坑村吧。这只有几户人家,住在这里面的人呀,真的是太不方便了,进进出出都要一个多小时吧,要买点什么也特别不方便。如果,让我住这里,我真不知道怎么活,没有肉,没有通讯,也没有朋友,每天面对的就是一片大山,一树深林,几根朽木,些许雪耳,几只母鸡……其实,每个人都是自己生活的环境,或许是突然间让我从市郊到了大山,我无法想象这种生活而已。倘若像他们一样,我土生土长于此,还有什么受不了?在平坑村里,遇到一个中国女子和一个白俄罗斯男子,他们没有计划,走到哪算哪,这样地休闲与美好,他们是在度蜜月么?
    来到了第一座吊桥,风景不错,桥底下,石头上,流过清澈的水流,若不是用手触碰,感觉不到它的存在。这么美好的地点,我的张小盒出现啦,好好给它拍个照。每当我的张小盒出现时,啊远总是一副无奈的表情,还在一边嘀嘀咕咕的(第二天早上爬坡我走不动时,他还要说我不该把它带上)。我就喜欢带上它,又不重,只是占了点地方而已呗。由于我们中午计划还是开炉煮面,所以小歇一会就得出发了。而这时候已经是十一点了。大家坚持到白房子才开炉,据说那里的水质不错。








图片

图片


    白房子,在我心里它是个漂亮的建筑。可是来到白房子,心里彻底的失望了。它不过就是一个白色的废水电站。周围丢满了新新旧旧的垃圾(个人抱怨一句,这些上船的人太没素质了,一路上都是垃圾,不会把不能降解的垃圾带出去),周围还有条臭水沟,没有遮阳的地方,只有一块不足两平米的水泥板。这个环境,真的远远超出我的想象,失望至极了。
    饭后,向第二座吊桥出发。由于对第一座吊桥怀有好感,总是期待第二座吊桥的到来,也不断问“还有多久到第二座吊桥”。一路上,沿路的山体像是被用炸药炸开似的,一层层的,很有层次感。在这些地方,左手边是山体悬崖,右手边是那破破裂裂的山体,有几处那道路还是挺窄的,而且路还是在靠悬崖的。所以得走得小心翼翼。毕竟背包比较大,要控制好重心。到了第二座吊桥,没有了像看到第一座吊桥的那种兴奋感。第一吊桥,给人一种小清新的感觉,吊桥,潺潺流水,青山,一切都在身边,触手可及的美感,可又不忍去触碰,害怕一碰就会碎,破坏了原有的美感。第二座吊桥,给人一种严肃、惊险的感觉,旁边都是高山围绕,脚下是万丈悬崖,一不小心,后果不堪设想。

    过了第二座吊桥,意味着溯溪和乱石坡到了。溯溪,我的弱项。乱石坡,腿短者的硬伤。来到溪脚下,已经接近两点了。按照计划,如果想要在天黑之前过了断崖,我们最多还有四个小时完成溯溪和乱石坡。溯溪,是我所讨厌,深深浅浅的,石头又滑,一不小心,就会湿身了,身上的家当随时都可能湿掉。湿湿嗒嗒,讨厌至极。沿途还有许多大石头,可怜腿短的我,总需要用膝盖支撑整个身体才能登上石头,以至于到最后,膝盖都磕痛了。溯溪约用了两个小时,此时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图片


    过了讨厌的溯溪,万恶的乱石坡来临了。老实说,我对船底顶的恨,基本是源自于乱石坡,有一小部分来之溯溪。好一个是绝命乱石坡,差点要了我的小命。如果是自己一个人走乱石坡,真的会让人绝望至死。长长短短,大大小小的石头。有一段没一段的碎石,看着脚下已经走过的长长路线,不断攀升的海拔表读数,而眼前还有那看不到尽头是碎石路,我都想骂人了(事实我也骂了,偷偷说一句,是秋风先骂的呢),怎么可以这样呢?是谁那么变态发明了这么一条线路。来这里的,每一个都是疯子,包括我自己。要不怎么会选择到这里来,而且还那么多人冒名而来呢?(第二天我们在山上还遇到一群武汉大学的孩子)几个小时的乱石坡,从傍晚走到天黑,断崖是过不了的了,去船底顶上扎营也不可能的了。一路上,我不断问前面的同伴走过了乱石坡没有,当大家埋头赶路时,时不时响起我的声音(后来回到韶关吃饭的时候,吖远说他最深刻的就是我不断地问到了没  )

    “啊远,你们过了乱石坡没有?”“快了(我知道他们肯定还没过)”
    “秋风,你们过了乱石坡没有?”“还有一小段,我看到前面了(我信了,其实她也是骗我的)”
    “大师兄,你们过了乱石坡没有”“……过了(肯定是假的,要不怎么可能那么久才回我话)”
    “我们过了乱石坡了”几个声音传来,我知道是真的。但后来才知道,这不过一个小缓冲,后面还有一段更难走的乱石坡等着我们呢。此时已经天黑了,手电筒和头灯也要出动了。
图片  

图片 
 
    所谓过了这个乱石坡,走上了小丛林,感觉舒服多了,可是,来到啊远口中所说的断崖时,我感觉到这个断崖,太容易通过了,不像是大家所描述的那样危险。带着疑惑走了一小段后经证实我的怀疑是对的,后面还有一大段一大段乱石坡等着我们呢……带着绝望和必走的心态,走吧。由于我怕黑,所以我走到了乐天大哥和阿强中间。过了好一会,他们说已经过了乱石坡了,这次,我不知道信还是不信。此时,我的心情已经没有了很大的起伏。只想着赶紧走过这乱石坡。由于天黑,已经看不到走在前面的秋风、啊远、格式和大师兄了。想要了解他们的方向,只有通过他们声音发出的放心和手上的手电筒发出的光来辨别。看着他们一动不动地站在上面打着手电筒,就犹如大海里航行的船看到了灯塔,给人踏实感和方向感。走到顶上,我们才算是真真正正地过了乱石坡了。此时已经七点多了,手机,还是一如既往地没信号。在这,我们看不到任何人,见不到任何光。如果此时给我们一把我们同伴以外的声音,或者给一束我们之外的光,那会让我心里舒服点。至少,我们还有伴。可是,没有。可恶的乱石坡,我恨,深深地恨。那时候,我还扬言,以后也不来船底顶了,这辈子也不来了。(第二天遇到两批人,分别问他们过乱石坡用了多长时间,他们的回答都是约两个小时,有一个队伍还说他们四点就到达1586了,是最早的一个队伍。原来,船底顶还有更好的路线。或许,走这路线我会考虑过来,顺便烧烤的)
这是个山顶,大风吹得人都走歪了(或许是走累了,脚部不稳,风一吹就歪了,O(_)O哈哈~)。虽然大家都互相提醒,风大,注意保暖,可我就是懒得卸下背包,拿那件被压在中间的外套。一路走过两边都是长满长草,粘满露水的小路,大风还是吹得厉害,即使我加快步伐,体内散发出的热量也抵挡不了这来自大自然的力量。走过小路,才来到真正的断崖钱,虽是黑夜,但也能感觉得到它的危险性。
     
眼前,黑漆漆一片,用手电筒照过去,找不到光的附着点。站在悬崖边,用手电筒往下照,深不可触。光,依然没有着陆点。(这是同伴们的转述,我没走到悬崖,因为我害怕。黑夜,看不到情况,让我没有安全感 (  _  ))。悬崖,是过不了的。我心里一边希望今晚过到悬崖的那边,登到顶上,因为那里有人;同时也不想过悬崖,这个悬崖,在攻略上说是最危险的地方,一不小心就是万丈深渊。大家出来玩,不仅仅是为了开心、体验,更重要的是安全。人,真是个矛盾体。为安全起见,最后我们决定在山的这边找块相对比较平坦的地方扎营,煮饭。

扎营的地方,只能是相对平坦的地方,相对而已(至于有多平坦,后续会提到 )。啊远,格式和阿强负责扎营,大师兄帮忙。乐天大哥和秋风在负责晚餐。而我,只能帮些小忙,很小很小的。山顶上的风很大,要煮饭,就要挡住风,或者挖个坑。我们选择了后者。第一个坑由乐天大哥挖好了,已经开火煮饭了。为了快点能吃上饭,得再挖一个小坑出来。在溯溪的时候,乐天大哥不小心闪到腰,要弯下来挖坑很不方便,于是我自告奋勇去挖坑。可是,我真的的太笨了 ,铲子下泥都下不到十厘米深,实在郁闷,大家的建议,用脚踩一下铲子,这下铲子可算是下泥了,但是,那些泥挖不出来啊,都撬不动那些泥。折腾了好一会,乐天大哥看不下去了(其实他更多的是心疼他的铲子,(*^__^*) 嘻嘻……)。最后还是他亲自出马。当他下铲子的时候,他“夸”我会选地方。我 得意的问他为啥,他告诉我,这地下面都长满了草根,竹之根,连他都挖不动 。原来,不是我挖不动, 是选址不对,所以我更相信一句话了——选择方向比努力更重要。等汤差不多煮熟的时候,第二个炉子挖好了,也该是时候煮饭了。其他东西做不了,煮饭,我总该可以吧?可是,我错了,户外煮饭,还是第一次。小小的一个锅,我下了大半锅米,把水加上去,都接近满了,而水只比米高三四厘米。不一会,一锅半生不熟的饭诞生了。哎呀,真的丢脸到极点了,一锅饭都煮不好,重点是我太贪心了,下太多米了。本来,说好第一天晚上烧烤的,我们把炭,鸡肉和排骨什么之类的都准备好了。但是这一天真的是太折腾了,爬山涉水的,大家的衣服都湿透了,汗水夹杂着溪水,被风一吹,直哆嗦。等大家吃晚饭(其实只是喝了汤,将就吃了点饭),都放弃了烧烤的念头了。吃过饭,换了衣服,大家都钻进帐篷了。还有那么几个男人在外面煮咖啡喝,还不断地说“好喝好喝”,还好我对咖啡不感兴趣。

帐篷,又一个悲剧 。由于没有绝对平坦的平台,只好在一块坡度比较小的地方扎营了。营地的一边是悬崖,一边是斜坡。但是还是相对比较安全的。可是,这小小的坡度,让我们整晚都在下滑中度过。往睡袋上一趟,不一会,整个人都溜到帐篷底部了,使劲挪到帐篷顶端去,不一会,又溜下来了。所以整个晚上都在不自觉的下滑和使劲上窜中度过。我们是三个人一个帐篷,我睡中间,只要我一动,都会影响到任何两个人,所以我每次向上移动,都得小心翼翼。当然,她们的移动,我也是能感觉到的。如果在这里躺着,没有帐篷的阻挡,是不是会一直下滑,直到山脚下呢?还好我们有地钉固定。要不然第二天报纸上的头条将会是“船底顶对面山头,出现移动帐篷”。山顶的风,不是一般的大,它大到让帐篷里的我会认为是不是刮台风了。上半夜醒来向上挪动的时候,听着外面的风呜呜地吹着帐篷的外帐,心里一直祈祷,不要刮台风,不要刮台风。到了下半夜,醒来挪动的时候,心里想着天气不要变坏,至少我已经有点意识到,刮台风是不可能的了,就怕下雨。(我的户外意识太差了 ,山顶嘛,风当然大啦)

第二天一早,被那些男人们的欢呼声吵醒了“好漂亮的日出啊,大家快出来看日出”。六点半都还不到。三个慵懒的女人们,磨磨蹭蹭许久才不情愿地走出帐篷(其实我是把头探出帐篷,看到那漂亮的日出才有走出帐篷的动力。风真的好大,穿了冲锋衣都还觉得冷,有点后悔没把内胆给带上)。

那日出确实很漂亮,等我想把手机拿出来拍照时才发现手机关机了,心里担心着是不是昨晚被露水打到,把手机弄坏了。后来同伴才说,在没有信号的地方,手机会不断地搜索信号,需要电量。而我昨晚没关机,手机就整晚在搜索信号,那电量就白白牺牲了(没户外常识真可怕)。仔细看了一下昨晚我们住的环境,确实是……不知道怎么形容。左边是大大的草坡,很陡;右边是悬崖,很悬;一路的草坡,很美。站在山顶的我,沐浴着晨光,一天美好的心情由此开始了。美美的太阳,不一会就升的高高的,手机都来不及充好电拍张美美的照片。

我们用昨晚那半生不熟的饭煮了早餐。我们的早餐是鸡中翅粥,和水煮蛋一个,好丰富地早餐哩。吃过早餐才七点多一点。看着对面顶峰上那移动的人儿,心里很是兴奋,不断地和他们打招呼——其实就是乱吼,或者会动着手中的帽子。简单把周围的垃圾收拾一下,我们要出发咯。

悬崖,是今天的第一个难点点。到了悬崖边一看,确实有点恐怖,幸亏我们采取的是先把包传下去,让人下去接包。如果背着包,怎么下去?我的背包那么大,而且还外挂了不少东西,随时都有被石头给绊住的可能。最后还算是轻松地过了(偷偷说一句,本来我是最后一个过悬崖的,但是,我让大师兄给我先过去,至于为啥,我就不说了)。

过了悬崖,穿过树林,上了一个草坡就到了船底顶。一路上怀着兴奋的心情,没有什么难度地登顶了。

传说中的船底顶,我向往的1586,我们到了。(海拔表显示没有1586,好像只有1500多一点,不知道海拔表坏了,还是没有这么高。)有点遗憾,1586的牌子不知道被谁据为己有了,还是破坏了,还是被风吹走了……

这时候的山顶,很多人,基本都是广州来的。艰难的登山来,肯定要好好拍个照。中山来的我们,当然要以孙中山最传统的姿势拍一个。最后,各色各样的2货照片也出来了。

 
九点多,在15862完,又得继续出发了。在爬乱石坡的时候,问了一下,是不是整个行程中最讨厌、难度最大的、最辛苦的就是乱石坡了?乐天大哥的回答是:“不是,这只是开始,明天还有更加具有代表性的。这就好比考车,乱石坡就是五项必考里面的一项而已。”五项必考之中的一项,一项,一项……

五项必考,也就是以前的九选三。我人生中的第一次补考就献给它了,可想而知它在我心里留下了多大的阴影。绝命乱石坡(其实它叫绝望乱石坡,但是我喜欢叫它绝命乱石坡,对船底顶最初,也是最深的恨就源于此),落日大草坡(据说也会让人绝望),两个大V,听说都是不好走的。

给打了预防针,也就做了最坏的打算走了。不过沿途下来,心情还算不错。可是,不知道是早餐没吃好,还是前一天没睡好,又或者是实在就太累了,在顶峰下来,爬第二个峰的时候,出现了体力透支。每一步都走得很艰难,气也喘得厉害。后面我实在是不想爬了真心想一屁股就坐在地上不起来了,可是又不能耽误大家的行程,就只好小步小步地走着,走一步停一下。后面的啊远估计也猜到了,他在后面推了我好几次,好让我整个人感觉轻松点。那刻的我,就是推一下,走一下。后来只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走快点,免得让他再推了(当时大家都很累了,如果他继续推着我走,实在是不好意思)。好不容易把那个坡走完(补充一句,沿途的路,基本都是石头或者碎石路,除了我们露营的那块草地),背包都来不及卸下来,就一屁股坐到地上了,大家都忙着拍照的时候,自恋的我再也不想动了。这时候乐天大哥发话了,让大家帮我减减负。于是,我把那包炭拿出来(由于没烧烤,炭就没有用上,在包里一直放着),把我的零食也都拿出来,希望这些东西都不要再进入我包里了。炭分给了格式背,最后都被他背会学校烧烤去了,零食则由啊远保管了。临出发前,在我找手机的时候,发现我借阿强的移动电宝还在我包里,我也还了。大家看到,都说我是个过桥拆板的人。(*^__^*) 嘻嘻……人家真的累了呀。如果包包不是新买的,睡袋不是新买的,我就把他们全扔在这里,一脚把它飞下山,只拎着一瓶水就走了。

减了负,吃过糖之后,我动力十足了,蹭蹭蹭地走得飞快了,嘴里还不时哼着歌儿。减了负的我,实在是太得瑟了。沿途的风景还算不错,所以心情也不错,还能喊能叫能吼,遇到队伍,还不免调戏他们一番,O(_)O哈哈~跨过坡,我们遇到了在山顶上比我们先走的两个队伍,看到他们在山底休息的他们,心里特别有成就感。我们的速度还不错嘛。一个是因为我们人少,队伍不会拉得特别长,还有一个就是因为我们都是精英,哈哈。坐在草坡上休息的同时,不断地调戏山底的孩子们,觉得特好玩。

一阵调戏过后,他们要出发了,等见不到他们的身影几分钟后,我们也出发了。或许这就是落日大草坡了,一望无际的草原,由于是下坡,而且心情好着,所以没有感觉到太多的不适。沿途走到一个岔路口,根据攻略,右手边是乱石坡,左手边的路线比较好走,但是相对长一点。一听到乱石坡,我心里就不愿意了,怎么又是乱石坡啊。在征求大家意见的时候,我果断地选择了左手边。最后综合,决定走了左手边。沿途都是草地,仅有一条被走出来的小路,路上有着大大小小的石头,这种路走久了,脚板底也开始痛了毕,毕竟登山鞋的鞋底不是软的。

约一个小时后,我们完全与前面的队伍会合了。说完全,是因为之前我们都是选择在他们后面休息,而现在,是完全赶上他们的大部队,甚至是超越了他们。在和他们聊天的时候,他们说到,他们的领队在第一天的时候就已经在乱石坡上走不动了,迷路了。幸亏他们还有个有些许准备的副领队,带着二三十个没有组织、只有满腔热血的队员。突然觉得我们的组织好温暖,倍感幸福。为我们的领队超强的责任感和对我们的不离不弃鼓掌,为我们自己的团结鼓掌……

过了高障顶,就是一路直下。从海拔一千两百多直下到四百多,海拔高度差一千多米,坡度达到75°以上。一路都直下,本来是件美好的事情,可是,路上布满石头,凹凸不平的石头刺着脚,走久了脚板底就会痛。而且一路都是这样,没有缓冲,走久了,膝盖也受不了。这些路,比水泥路辛苦多了。一路上,都有很多石头,大大小小的,真不明白那些石头是从哪里来的。从过了第一座吊桥开始,脚下的石头就没完没了的,就像怨鬼缠身似的,一路上都是,特别令人讨厌。

下到山底,就看到了我们从山上看到的湖。由于下到山底,心里也稍微松一口气了。可是我仍然是问题少年,一路不断问“我们是在新洞小学扎营,或者出罗坑住旅馆,还是出韶关?”虽然多次被告知看情况,看能否包到价格合适的车,看有没车出去,或者罗坑旅馆的情况,但我还是会问个不停(可能大家都会被我问烦的)。

虽然下到山脚,但是要走到新洞,还有比较长的一段的距离,大约要走两个小时。而且,我在下了山脚之后,过那条小溪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一块会动的石头,有一只鞋子已经湿了,走起来不太舒服,而且那时候还有另外一批韶关本地人在后面不断地催快点,心里有点不爽,特别是过沼泽的时候。

  过了使我脚湿的小溪,便是一大片草地。在草地的尽头,遇到了一位当地老农,我们请求他给我们指出去新洞的路,在他的指点下,大家(我们的队伍加上韶关的队伍)好像还是有点蒙。可能老农看不惯我们这群这么笨的驴,出于好心,他决定带队,把我们带出去。约走了一个小时,老农把我们带到岔路的路口,让我们沿着路的那个方向一直走,一路向东,就会到达我们想要到达的目的地。非常感谢老农的帮忙,如果不是他,可能我们还需要花比较多的时间再路上,这样就不会遇到返程的空车,我们也不会有比较实惠的包车价钱出到韶关,住上比较舒服的旅馆。

告别老农,我们继续往前走,一路上不会有太大的上坡或者下坡。当我们走到第一个岔路口的时候,一边是比较平坦的大路,路程比较远;一边是石头捷径,,比较难走,但是比较快。大家归家心切,在没有特大异议的情况下,我们选择了走捷径。

石头,下坡,当这两者联系起来的时候,总是让人心里打心底地讨厌。可是为了省时间,我们只好是讨厌也得选择。现实啊,总是残酷的,没有说两全其美的事情。要么舒服安逸,可是会花上要多的时间;要么走捷径,但是那过程总是痛苦的。这一路的下坡,走得膝盖真难受,没有缓冲,有时候还是落差比较大的阶梯石板。要把这石阶捷径走完,真不容易,一点都不比下高障顶舒服。

下到捷径的底部,是比较大的石滩。我所带的水已经差不多喝完了,刚才大家在半山补水的时候,由于我嫌弃它是用竹子引水的(担心竹子里面积存大量微生物,典型的职业病),所以没补水。下到石滩,我的水剩下不到100ml了,那时候已经没想那么多了,管它有没细菌,感性已经把理性埋在十八层地狱之下了。人,为了生存,总是没有极限。

过了石滩,过了水闸。又是上坡,可恨地上坡。而且我发现,过了水闸,直到村庄的那一段,都是在上坡。虽然背包已经在早上的时候减过负了,但一整天下来,就早上的时候吃了点粥,一个中翅,一个鸡蛋,中午只吃了点沙琪玛和火腿肠,还有一点八宝粥(那时候的八宝粥真的觉得特好吃,或许是我饿了,等我们出到村庄再买八宝粥的时候,总感觉没有中午的八宝粥好吃),大量的运动,又没有肉吃,体能大量消耗,所以还是会觉得背包很沉。走了没多久,我的肚子就不争气的咕咕叫了。我只能向后面的啊远求救,可是,已经没有了沙琪玛,只有话梅丹。这,不是助消化的东西嘛,现在肚子里面已经没有东西能消化了。唉,正所谓饥不择食寒不择衣,没有办法,那也只能吃,吃!我抓了一把,一个个剥开,连塞进嘴巴,嚼几下,喝一口水,全部咽下后继续前进。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生理作用,整个人动力十足,噔噔地走得飞快。可是不一会,整个人又恢复到没吃东西前,肚子又叫了。这就像给你打了一剂兴奋剂,药效过了,就恢复原样了。又把那包东西拎过来,抓了把大的(其实就七八个),还是用老办法把它解决了,但这次吃完,没有像第一次一样,浑身充满力量,和不吃没啥区别嘛。没有办法了,前面的队友不时在前面喊着“看到人家了”其实,就是骗人的,如放羊的孩子。还没等我相信他们已经看到人家的时候,遇到一位从村庄扛东西下来的小伙子。他告诉我们大约还有20分钟就能走到小卖部。小卖部,我喜欢,由于中午觉得那八宝粥特好吃,所以我决定到了小卖部,就要买一瓶八宝粥,“小卖部很小的,不知道有没八宝粥买呢?”这犹如晴天霹雳,一句话就把我贪吃的念头灭了。谁,那么讨厌,虽然事实可能是这样,但还是灭了我前进的动力。管它三七二十一,我就是要八宝粥,一路走,一路想着八宝粥就在前面了,想想就觉得美好。他们还时不时地告诉我,那里有鸡腿哦,还有好吃的。“没有八宝粥的地方会有鸡腿买吗?”大家都笑了。

好不容易看到人家,可是大妈告诉我们还要弯过去才有小卖部,为了我的八宝粥,前进吧!!来到小卖部,看到了韶关队的(在下石头捷径的时候就和他们分开了),他们已经吃饱喝足地坐在门口了,有一小部分人还在坐在里面,看到我们进来,他们就腾出椅子让我们休息,到门外去了(这就是户外,不需要过多的语言)。看着地上的瓶瓶罐罐,知道我的八宝粥有希望了,哈哈。这家小卖部很简陋,就是一户农家,门口里面摆着一个立式冰箱,里面放着一些水。我打开冰箱,瞄了好一会,怎么没有八宝粥呢?门口外面不是丢有绿豆沙红豆沙的罐头吗?有这些东西,应该也有八宝粥的。看了一下周围,右边是一张古老的长木椅,中间有张桌子,左边有几张椅子,大家都已经把包放下,坐在里面喝可乐,无奈我动作慢。除了冰箱,让我感觉不到一点小卖部的气息。就一个冰箱就能叫小卖部吗?太简单了吧?怀着对八宝粥的不死心,还是问阿姨。O(_)O哈哈~,我的推断能力还不错嘛,八宝粥还是有的。至于鸡腿,还是算了,懒得问了……

吃饱喝足,得考虑今晚住宿的问题了。问了一下韶关队,他们是之前已经联系好包车,到时候包车会在水泥路口等他们。找到了他们的主要负责人,看看她能否给我们联系一辆。她拨了几个号码,要不是不接,就是没空。后来他们要出发了,留下了乐天大哥的电话,等联系上了再给我们回电话。可是,乐天大哥留下的是联通号码,那信号,真的没法说,一直都处于无信号状态。每次他的另外一个号码响起,我就好奇地问,是不是包车的。有时候,听到他一开口,说的是家乡话,就知道不是了,都不用问了。

离开小卖部,一老妇人在小坡上割番薯叶,割好的番薯叶扎成一扎,扔下来,路上躺着好几扎,估计是带回家喂猪的。她怕挡着我们的路,或者是怕我们踩坏了,让我们帮们放到一边去。番薯叶,好久没吃了,我和秋风问老妇人能否给我们一扎,因为我们不知道今晚是露营还是回去罗坑或者韶关。如果是去新洞扎营,我们就可以用这番薯叶做菜了。老妇人爽快地答应给我们一扎。当问她要不要给她钱时,她摇摇头,不要我们的钱,秋风再三确认,答案还是一样。(后来刚好有空车,我们就回韶关了。自然,这番薯叶就只能被抛弃在水泥路边,实在不好意思。)

过了村子,走了一段平路之后,一路都是下坡,个人还是比较喜欢的。只有下到一定的高度之后,我们才能接近新洞。这两天上上下下走的石头路比较多,膝盖得不到缓冲而带来的冲击,对膝盖造成一定的伤害。一位同伴旧伤复发,在下坡的时候显得比较艰难。虽然我比较喜欢下坡,但此时,我更希望来平地吧。一切,不会说按照你的意愿来的,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下坡,还是下坡。看到不远处有村庄,总感觉绕过这个弯,就能看到人家。可是等我们绕了好几个弯,还是看不到房子在哪里。直到我们下到水泥路,还是看不到村庄。在某转弯处,遇到一辆上来的摩托车,“这里离平坑还有多远?”,“没多远了”年轻人没有下车,边加油边回答我。“平坑?”乐天和秋风好奇了。白痴的是,那人居然也说没多远了。这,估计是世界上最奇葩的对话吧。从平坑出发,快到新洞的时候,居然还问有多久到平坑,也得到白痴般的答案——快了。或许如他们所说,年轻人是嫌我碍事,大大的一个坡,加油都跑不上来了,就更懒得停车,就敷衍地回答而已。

好不容易下到水泥路了,韶关队的车还没到,他们只好在路边坐着等。而此时,有一支来自广州的队伍,他们是包车过来的,这样一来,我们就有回城的空车了。而那时,要谈的,只是价钱问题而已啦。

由于这路口比较小,而那辆,是13座的商务车。要掉头,还是有一定的难度。几经折腾,那车终于掉好头了,有几个同伴上前去谈价钱,一切都挺顺利的谈下来了。我们终于可以进城了,能洗上个热水澡,睡个舒服的好觉了。(我们走的时候,韶关队的车还没来呢)

从坐上车子的那刻,我就开始兴奋起来了。之前所说的什么以后再也不来船底顶了通通都抛在脑后了。真像他们在山上说的“这刻你会说你以后再也不来了,等回去之后,甚至下山后,你还会想来的”。从坐上车的那刻,我对船底顶的恨就没有那么深了,甚至有点喜欢。

八点零二分,我们出到韶关东站了。就进原则,在我们下车地方恰好有个酒店,去看了一下价钱,真心住不起,两百多块一个双人间,这是一个放血价钱。看着远处有个新车站旅馆,虽然那边离我们还有一段的距离,可是我心情很好,于是就自告奋勇地去问价钱。带着个对讲机就出发了,沿着火车站附近走了一圈。看了一下店的价钱,本以为家庭旅馆会便宜点,不知道是时间问题还地域问题,还是很贵,一百多的双人间,还是没有洗澡房和厕所的。最后还是去了新车站旅馆,要了个六人间,350块。后来想想,这个六人间,估计本来应该是300而已吧,按床铺收费的,只是听说我们有七个人才会收350,都怪自己太急,要不然又可以省点了。


旅友回复(共0个)
您尚未登录,点此登录后发表评论哦~
 
 
  •  品质精选官方严选,品质保障
  •  价格保障同类价格,保证低价
  •  退订保障特殊情况影响出行,保证退订
  •  贴心服务适龄化增值服务,全方位提供

游多多 • 旅行:不远千里,不只是为简单的走马观花,而是在寻找一种健康快乐、充满活力的生活方式。我们精心甄选最适合您的行程,为你带来省心、安全、深入、快乐的精彩旅行体验。
游多多 • 旅居:寻得一处静谧之地,让自然风景和自己的身心融为一体,享受慢生活。游多多旅居为您打造在路上的家,深度体验当地人文、美食、风俗、美景特色,又未尝不是养生养老的首选方式。
游多多 • 旅友:这里不缺志趣相投的旅友,一起结伴同行,分享旅行的快乐,记录旅行的点滴,都是人生的另一种收获。

订客栈APP下载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法律声明 商家合作 多多微博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6-2019 Yododo.com, All rights reserved.沪ICP证B2-20120026 沪ICP备06029079号

游多多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上海闵行区联航路1188号浦江智谷10号楼3楼H座 电话:021-60556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