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居目的地  >   亚洲  >   中国  >   河南  >   开封  >   开封攻略  >   北有青霞

 

 

 

“南有秋瑾,北有青霞。”是千年风云巨变的辛亥革命时期涌现的两位非常杰出的女性,都作出了她们力所能及的贡献。鉴湖女侠的威名和风骨,在老乡鲁迅先生《药》等一系列家喻户晓的文章的阐释与影响下,早为国人所熟知;关于刘青霞似乎有些不公,知道她的人并不多。我也是在一个偶然的巧遇,拂去历史的蛛网和尘埃,走近她坎坷多舛而又不屈不挠的一生。2008年岁末,瞻仰过刘少奇在开封陈列馆,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出来,穿过马路到对面想拍一张陈列馆的全景照片留念,却意外发现一块石碑,上面题刻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刘青霞故居”。打听说不远,就在身后,于是前去凭吊一番。

顺刘家胡同往里没走几步,就见一破损不堪的宅院门。进去一看,的确都是百年老屋,典型的清末民初建筑风格转化时期的豪门巨宅,既保留传统的柱、梁、檩、椽构成的承重框架,以及吻兽、檐板、墀头和砖雕等精美饰件,又不过于雕琢和张扬。只是因缺乏必要的爱护,过早地进入了风烛残年,难以让人想象出它昔日的风韵、风貌。不太友好的住户人家告诉我们:这里已没什么可看的了,要看,绕过去看隔壁的幼儿园,那儿保存得好。我们又折回头,沿马路边寻找。一百多年了,兵荒马乱的,政权数度更迭,鹊巢鸠占的事早就难免,致使临街的房屋早改换了门庭,谁打旁边匆匆走过,也不会猜想出里面会是一群古建筑。正门挂着两块牌子:开封市顺河物业管理开发公司、开封市房产管理经营总公司顺河房管所。内还有一红旗幼儿园,不过,二道铁栅栏门锁得铛铛的,我们就直接拐进房产经营管理办公的院落。也许经常出现我们这样的人冒昧进入,踱来踱去,久久徘徊,工作人员习以为常,也不见怪。这里虽然整洁、条理的多了,屋是屋,院是院,花圃是花圃,甚至木制的匾额、楹联还皆保存得相当完好,但相对于原建筑群的规模布局,也仅是“管中窥豹,时见一斑”。久经风雨浸蚀的叠瓦花脊早变成了黑色,三面青色的砖墙因风化得过快,也呈现出老态龙钟,只剩正面的红漆门窗和黑漆走廊立柱相对鲜活点。总的说,还算保持着原汁原味,简洁不失典雅,方正透出富贵。

 

 

刘青霞何许人也,乃前清两广巡抚马丕瑶之女。马丕瑶进士出身,在广西广东为官多年,思想自然开明,终其一生,以匡国济世为己任,故子女多有建树。刘青霞幼承家教、知书达理、能诗擅画,却摊上一个刘耀德那样的纨绔子弟加大烟鬼的夫君,真可谓造化弄人。婚后第二年,黯然神伤的她,独自在景色宜人的南京玄武湖畔撰写了一幅长联:“望玄武湖兮水天一色,彩霞从何处飞来;登紫金山矣神人共处,金钟为谁人鸣音。”孤寂的心境令人不忍卒读。那年月所谓的夫妻组合,仅靠媒妁之言,婚前不见面,花轿抬到哪算哪,落谁家算谁家人随谁家姓,马青霞难免也就终身变成刘青霞。父母之命多源自媒妁之言,无外乎出于门当户对的陈规陋习。刘家自八世祖考中进士做官开始发家,通过经商成巨富,和现在的“官一代”传承为“富二代”、“富三代”……同出一辙。到刘耀德父亲这一辈,已排名中州富豪榜第一名,拥有土地二十多万亩,门前高悬“双千顷”的大黑匾,在北京南京、开封、郑州等开设钱庄、当铺、商铺达一百五十多家,在家乡河南省尉氏县人送称号“刘半县”。正是这样,反而苦害了刘青霞一生,十七岁过门,二十五岁守寡,且无子嗣。

在住房不以“炒”为嗜痂之癖的社会主流习俗环境中,屋子多了只能意味着给别人住,这别人也就是仆佣杂役,这就涉及到家大业大,这就涉及到运筹管理,这就涉及到劳心费力,这就涉及到漏洞死角,这就涉及到腐恶糜烂……刘家自然也逃脱不了这个怪圈。这里最后一个执掌的刘姓主子,也就是刘青霞的丈夫刘耀德,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典型。投胎来世这温柔富贵之家,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娇生惯养、游手好闲,养尊处优、不学无术,少小就吸食鸦片成癖,还因浅薄喜夸富,朝天扬言:“南京到北京,不饮别家水,不宿别家店。”甚至跑到开封城头往下撒包元宝用的金叶子,站在南京游湖船上往水里抛金元宝。“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他死也死在钱太多、又喜夸上,生了瘩背疮,本也不是什么不治之症,却偏悬赏:“谁能看好这个病,一天一锭银元宝。”哪个郎中嫌钱扎手,谁不故意拖延时间,所以他家乡人说他们刘家“能过了”,土语就是过精其实则不然之意。刘耀德曾花万金捐了一个山西试用道的四品职衔,可至死也未捞到实职。

 

 

鸟笼子的栅栏越粗越密,鸟儿的心就越痛越苦闷,人也一样,房屋越是一间间连成片,院落越是一层层围成圈,人越是抗争越是渴望自由。冲出邪恶的樊笼后,刘青霞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满腔的愤恨,挥笔仿忆江南写下:“自由好,中夏少萌芽。岳色河声飞笔底,洛阳纸贵泄春华,开遍自由花。自由好,妖雾惨夷门。手拔摩天旗影荡,腰悬横河剑光腾,夺转自由魂。自由好,过渡帐迷津。揭破九幽超变相,罗胆万佛见天真,崇拜自由神。自由好,五岳独称嵩。燕赵健儿身手锐,犬羊部落羽毛空,撞破自由钟。”血性文章血写成,刘青霞内心的煎熬和愤懑岂止是纸上能承载的,一致她终生都未有释怀,后又写下:“莫怜旧时花枝败,但求自由花常开。愿君不辞劳素手,育得群芳天下栽。”心灵伤害得太久太深,就如疾病给机体造成的破坏,是永远也无法得到彻底的修补和修复的。写此,我真无法原谅我内心的残忍,我多希望若断若续的哽咽抽泣换成撕心裂肺的号啕大哭,穿破漫漫长夜,穿透层层围屏似的院落,穿越百年时光隧道让我听到……“未哭过长夜的人,不足以语人生。”这人生不语也罢。

最疼她的二哥马吉樟,任湖北臯台时借赴日考察学务,呈请学部、外务部为孀居的刘青霞办理出国手续,使其得以自由翱翔,开启具有自己人生非凡意义的赞助留日学生的爱国之旅。当时,留日的河南籍学生在东京创办以《豫报》为名的倡导革命的刊物,但因集资产生鱼龙混杂的现象,且有保皇分子混入,使其羼杂远离政治、与世无争的中庸之臭,为此,豫籍学生中的同盟会员决定出版《河南》取而代之,却困乏于经费无着,迟迟不能如愿,刘青霞到日本闻讯后,立即捐款两万元。《河南》一经出版发行,立刻在国内外知识分子中掀起巨浪,并以其鲜明的资产阶级革命立场和高举思想文化批判大旗的战斗风格,赢得爱国志士的激赏和呼应。鲁迅先生曾为《河南》的重要撰稿人之一,先后撰写、翻译了《人间之历史》、《科学史教篇》、《摩罗诗力说》等七篇论文,在思想文化界产生了重大深远的影响。刘青霞继为《河南》捐款后,又在日本为《中国新女界》杂志捐资数千元。同时,为在国内更好地鼓吹革命,她又捐洋四千元创办《女界》杂志,出洋数千元在开封设立“大河书社”,作为革命者在河南的活动机关。

东瀛之行是刘青霞一生最重要的转折点。在旅日半年的时间里,刘青霞考察了日本的教育及各项实业,结识了许多同盟会会员和一些日本朋友,视野愈益开阔,思想愈益锐进,从此她便积极地投入到匡救民族危亡的时代洪流中,走上了社会活动和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道路。带着一颗热切的救国之心,刘青霞决心回国办教育,以启迪民智。家国家国,家连着国,国也自然连着家,没国哪有家,有国自有家,回国即是回家。可家到底给了她什么?先是一个病恹恹的鸦片鬼;后是一场缠绕半辈子的财产官司。

 

 

因丈夫去世时没留下儿女,见财眼红的族人争着要把自己的孩子过继给她。看着那些行走在末途的已不成气候的刘氏子孙的样子,刘青霞更多的不是怒火,而是无可奈何的心痛。情急之下,她的一位女佣给她出主意,不如诈称已有身孕,过段时间抱养个孩子。刘青霞斟酌再三决定采纳,并离开尉氏的家,在这里住了半年。通过相商,抱养刘耀德姐夫雷培株的一个孩子返回尉氏,称作己生,取名刘鼎元。可这不仅没有阻挡住贪得无厌的进攻,反而成被指责为“不守妇道”的证据,将她视作刻骨的仇敌,以至从此家无宁日,常年争讼。看着一个外姓女子占着这么多的家产,刘氏族人心理极其不平衡,强烈要求分掉她的全部财产。民国六年十一月十七日的《自由报》上,刘青霞不得不撕破脸写下《豫人刘马青霞披露》,对痛苦的纠纷进行控诉。其中提到,应该归她的两百顷土地“俱被族人霸种久假不归”,而她拥有本金若干(相当于股份)的公茂典,不要说分红给她,由于族人经常从中随意支款,亏损得简直一塌糊涂。在此情况下,刘青霞忍气吞声将自己所属的资产并房屋全数让出,但族人仍不答应,她只得从私产中拨出十八万五千两白银捐给公茂典,才从此断绝和公茂典的全部关系。“以有用之金钱填彼无益之欲壑,亦青霞所饮恨无穷者也。”最令后人不解和伤心的是,民国十年五月的《新中州报》上,刊登出刘鼎元声明与她脱离母子关系,从此两人“离异分居”。

刘青霞原本把金钱看得极轻极淡,她以大家闺秀的风范和磊落的胸怀,同时也为了缓和与刘氏族人的尖锐矛盾,“独修刘氏祠堂一座,费银四万两;附设义学一处,刘姓子弟均可免费入学,捐地十五顷”。她还捐良田十五顷设立“刘氏义庄”,凡刘氏六十岁以上老人每月可从义庄免费支领小麦三斗。刘青霞对族人如此慷慨解囊,对社会公益事业也是如此。婆母去世时,适逢尉氏荒年,她借婆母丧礼,舍饭一月,活人无数。她于每年农历腊月初八开仓放粮,以赈年荒,又为“孤贫院捐地一顷零三十亩”,还“捐银九千两,创修歇马营石桥于城西北隅”,等等。正因为这些善举,前清朝廷授予她“一品命妇”。按清朝规定,命妇就是受诏命之妇,一品和二品命妇可叫夫人,也就是俗称的“诰命夫人”。这一时期的刘青霞名声大振,虽说与那些安富尊荣、骄奢淫逸的“土老财”相比,她的所作所为堪称“矫矫不同流俗”,但总的讲来,仍未超脱出有钱有闲阶层的乐善好施的思想范畴。

宅心仁厚的刘青霞无论做出怎样的退让,皆于事无补。马家此时也不是说并没有人,而且刘家已走到了盛极必衰的下坡路,只是人至贱则无敌,丧心病狂的人是什么不要脸的事都能干得出来,何况尽是一些与刘耀德一样的病入膏肓的家伙。这样,反而更把刘青霞推到一个与国家和人民的未来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新境界,她决定拼尽全力大办教育。她在尉氏创办华英女子学校,这是当时河南省的第一所女校。她捐地两公顷,又兴办蚕桑学校。开封兴建小学堂,她捐钱三千两。北京创办河南公立旅京豫学堂,她捐银三万两。刘青霞还以巨款先后资助过河南和北京的许多学校。民国初年举办爱国捐,她因此被推举为河南国民捐事物所总理。由于她积极参加京津地区妇女要求参政的运动,还被选为北京女子参政同盟会会长。刘青霞曾两次去上海面见孙中山,表示要拿出个人的全部财产报效国家,作建筑铁路之用。虽然孙中山嘉纳其意,但终因种种原因,未能成果。这一愿望直到民国十一年,冯玉祥将军第一次督豫时才得以实现。冯玉祥认为:“与其族人争讼,不如收归公有。”于是将她的财产全部归公后移作办学之用。

 

 

哀莫大于心死。当养子刘鼎元也与她决裂时,刘青霞觉得无论是开封的这里,还是尉迟的宅院,都已不再是她的家,她还是应该回到她来的地方。这其实是一种幻灭,一种觉醒后的失落。可没多久,她就凋谢了。风传是她的家人所害。我想风传是很离谱的,也许是刘家人的恶意中伤,以马家人的胸怀、地位、富有,还不能说养活不起一位老人,何况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回家啊。只是她太累太苦,家事、国事、天下事……自从离开马家就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现在总算回来了,一种涅槃,一种蝉蜕后的涅槃……我相信,她那时是幸福的,而不是凄苦的。以她的性格,若是马家不容,她也是不会在那里多停留的。“赤条条,来去无牵挂。那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写到此,我的心里立刻涌现出曲子《寄生草·醉打山门》中的这几句话, 一种“漫揾英雄泪”的感觉油然而生,可我更偏向于《红楼梦·葬花吟》里的“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毕竟刘青霞可以不再过“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的日子。何谓风光?何谓风华?想当初她嫁入刘家门时,六台大戏在开封、郑州洛阳许昌南阳和尉氏同时开演,连唱三天三夜五十四场,光挤伤者就不下百人。只是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已经到了曲尽人散之时……

还有一点,需要说明白的是,历史上好多事在能说明白的时候,恰觉得没有说明白的必要,等到想说明白的时候,才觉得已到了说不明白的地步,好事者就可想当然,捕风捉影,随心所欲……尤其时下搞影视制作的编剧、导演们,特喜欢错综复杂地演绎角色之间的感情戏,亵渎先贤,以讨得收视新高。这就是她与张钟端的故事。张钟端列开封辛亥起义十一烈士之首。武昌首义成功时,他被任命为军政府参谋长。为尽快光复河南,他主动请缨潜回开封,因叛徒出卖而卧尸刑场。刘青霞的晚辈刘恒泰和张钟端等人是留日同学,正是在他们的的引导和鼓动下,刘青霞才决心赴日本游历。她比张大两岁,换一句话说,她应该是张的长辈。张是堂堂铁血男儿,以天下为重,又已在日本娶妻,还为他生下两个儿子。张钟端因创办《河南》杂志被清政府取消了官费留学资格,是刘资助其完成学业。1911年张钟端牺牲后,他的遗物也是由刘转送回老家……是时,他们冒坐牢杀头之险,为国家独立和民族解放四处奔波呐喊,聚稀离多,哪会有那么多的闲暇,卿卿我我,儿女情长?张钟端的遗子张梦梅在为长篇传记小说《血洒东京》所作的《序》中,称两人“在推翻满清王朝的斗争风雨中,同舟共济,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应该是历史的真相和还原。被誉为民族魂的鲁迅先生的言行是公正可信的,他曾为刘青霞题下“才貌双全”的条幅,想后人就不必再作亵渎先贤们的事了。

 

旅友回复(共1个)
您尚未登录,点此登录后发表评论哦~
 
 
  •  品质精选官方严选,品质保障
  •  价格保障同类价格,保证低价
  •  退订保障特殊情况影响出行,保证退订
  •  贴心服务适龄化增值服务,全方位提供

游多多 • 旅行:不远千里,不只是为简单的走马观花,而是在寻找一种健康快乐、充满活力的生活方式。我们精心甄选最适合您的行程,为你带来省心、安全、深入、快乐的精彩旅行体验。
游多多 • 旅居:寻得一处静谧之地,让自然风景和自己的身心融为一体,享受慢生活。游多多旅居为您打造在路上的家,深度体验当地人文、美食、风俗、美景特色,又未尝不是养生养老的首选方式。
游多多 • 旅友:这里不缺志趣相投的旅友,一起结伴同行,分享旅行的快乐,记录旅行的点滴,都是人生的另一种收获。

订客栈APP下载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法律声明 商家合作 多多微博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6-2020 Yododo.com, All rights reserved.沪ICP证B2-20120026 沪ICP备06029079号

游多多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上海闵行区联航路1188号浦江智谷10号楼3楼H座 电话:021-60556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