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居目的地  >   亚洲  >   中国  >   天津  >   天津  >   天津攻略  >   周末天津一瞥

这是我还未踏足的最后一个直辖市。

天津,我的了解不多,印象不深,要去的意愿也不强烈。

但周末的短暂,交通的快捷,城市的陌生,却使天津成为一个不错的短期旅行选择。

于是,周五,我们乘上晚班的列车,两个多小时后,站在了天津西站的地铁月台前。

之前做过天津的旅行功课,尽管这里没有什么闻名遐迩的景点,但不到两天的行程,还是可以安排的很充实。况且,反正头一遭,走哪里都是新鲜的。

 

周六:天津文化中心(科技馆-美术馆)-南市食品街-鼓楼-天津之眼

 

初冬的季节,不是旅行的黄金时候,穿的太过臃肿,而且天短,人也懒。

天津市区,是没有优美自然风光可言的,太早了,没地方可去,我们八点出门,第一站,直奔天津文化中心。

宾馆南道站下公交,也还没到九点,我们随便拐进条支路去找吃早餐的地方。天津的马路都很干净整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几天APEC开会,天津也跟着沾了光,路上车辆出行都实行单双号了。

没几步见到一处卖煎饼果子的,是在一间出租房里,门外还有几个人排队。我们买了两个,味道不错。

吃饱饭,身上也暖和了许多,我们走进天津文化中心广场。几座方头方脑、颇具现代感的建筑一字排列,依次是天津博物馆、天津美术馆和天津图书馆,还都没开门,只有图书馆前排了很长的队伍,里面不乏大爷大妈,老远看着,还以为是超市门口等着抢鸡蛋的呢。

走到最后,路过中华剧院,前面就到了天津科学技术馆,江泽民同志题写的馆名,看上去不似江总给其他单位题写的饱满,可能这个写的早吧。所以写字自信很重要。

科技馆免费参观,凭身份证领票,我们就进去了。毕竟开馆二十年了,很多东西算不上新,但总体还不错。泽泽一样一样地玩,兴致很高。还在卫生间里很舒畅地解了个大便。

出了科技馆,迎面是体态庞大的大剧院,前面大片的水面,越过银光闪闪的巨大C型标志性城雕——水上月,极目远望之处,是高耸的天塔。天高云淡,气爽风清,拍了一些照片,走进天津美术馆。同样免费,连凭身份证换的参观券都可省去。

进了大厅,尽头立着孙伯翔书法展的台子。孙伯翔先生主攻魏碑,其字棱角分明,古拙雄强,结体常出人意料,韵味悠远。可惜,明天开幕。

乘电梯先上四楼,这里正举办华世奎诞辰150周年书法作品展。展品十分丰富,从笔笔不苟的蝇头小楷到挥洒肆意的擘窠榜书,从精巧的扇面到齐整的对联,还有信笔灵动的手札,足见其家人挚友的保藏之功不凡。

原来华世奎不仅书法出众,还官至内阁中书行走,正二品大员,是天津书法界和政界有头有脸的人物。观其书法,于颜楷用功尤甚,中规中矩,笔力精深。华世奎曾号称“津门第一书家”,题写了“天津劝业场”,还给宣统皇帝书写《退位诏书》。我第一次听说这个人,可见多么孤陋寡闻。

然华氏书法不为今世所重,寂寂乎无声,却也是不争的事实。这主要的原因,还是华世奎之书法度森严,馆阁书风浓厚,以致湮没了个性,虽受溥仪青睐,却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在崇尚个性张扬的今日,只能作为书法史的陈迹述说,而得不到人们的推崇研习。

走进另一展厅,这里展出了一大批近百年来著名书法家、画家的作品,任伯年、张大千、徐悲鸿、齐白石、陈少梅、黄宾虹……,既有巨幅立轴,也有盈尺册页,大家之作,果然不俗。

又接着看过一个天津民主党派的书法摄影展后,我们缓步走下楼来,此时已近十二点,肚里开始打鼓,临近的天津博物馆自然博物馆就留待以后吧。我们乘车前往南市食品街,这可是泽泽早就期盼的地方了。

天津的吃食很有名,小时候大人们从这里出差回来的时候,总要带些十八街的大麻花之类。狗不理包子就更不用说了,声名远播,又都说贵且不见得好吃。也许是大家期望值太高了,包子就是包子,面皮包馅,中国的一种古老快餐,既是快餐,就不要想的太美好。

南市食品街说是街,毋宁说四四方方一座城,里面汇聚了天津的知名小吃,熙熙攘攘,摩肩接踵。

泽泽似乎被这繁华的景象吸引,一头扎到人群里。为了吃到正宗的耳朵眼炸糕,我愣是排了半个多小时的队。

不过几圈下来,兴致骤减,实在没有什么好吃的,泽泽也倦怠了,我们到二楼一家饭馆点了两个炒菜,味道不敢恭维,权作休整吧。

食品街临近的旅馆街,封闭整修,过了马路是大悦城,里面有迪斯尼90周年特展活动,但是各有时间段,我们简单看看,给泽泽照了几张相,就出了商场,直往北走,来到鼓楼

以鼓楼为中心的鼓楼商业街呈十字形,仿明清建筑风格,没有太大的特色。天津还有一处景点叫古文化街,估计跟这里差不多。有意思的是,我们在鼓楼下的长椅上休息的时候,旁边坐着一位大爷。一个年轻的游客过来问他,古文化街在哪里,大爷茫然地反问,古文化街?这里不是吗?

天色渐晚,我们赶往天津之眼。这座世界上唯一一座桥轮合一的摩天轮,直径110米,如巨日横江,蔚为壮观。

不知道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全员半价,只要35/人。但排队的人可不少,顺着子牙河岸,排的老远。看着这么多人,想想外观一下就算了,可泽泽不干,她坚信只要排下去,总会轮到自己的。

经过一番周折,总算坐上摩天轮。此时夜幕降临,不远处的金刚桥如同一道彩虹,横跨海河两岸,河上晶亮的是夜游的轮船,灯火通明的李公祠大街沿着河岸蜿蜒通向远方,整座天津城笼罩在一片薄薄的暮霭之下。天气预报上说,明天霾转晴。

本想去滨江道,可坐错了车,也累了,就势转乘回了住处。

 

周日:西开教堂-瓷房子-五大道-天津火车站

 

懒懒地起来,在住处吃了早饭,乘车前往西开教堂

鸦片战争后,西方势力渐次进入中国,地处北京门户的天津自然首当其冲,1858年,清廷与俄、美、英、法四国签订《天津条约》,容许外国传教士在内地自由传教。1860年基督教传入天津,近代中西文化的冲撞和交融在海河两岸拉开帷幕。

历史上著名的教案火烧望海楼就发生在天津,义和团运动更和这座城市密不可分,而1912年开建的西开教堂,则自始见证着基督教在天津曲折发展的“本土化”历程。

一个纯粹的外来宗教,最终成了这里人民群众精神需求不可或缺之一部分;一座殖民主义的据点和象征,也演变成了整座城市引以为豪的历史文化标志。在时间长河的洗涤中,人的智慧展现出伟大的质朴、妥协和宽容。

下公交,泽泽嚷着问教堂在哪里。她对教堂的兴趣,源于刚看过的一部电视剧里,男女主人公在教堂举办的西式婚礼场景。

走了几步,右手两间门面中闪出一条道来,扭头往里一看,前面不就是教堂吗?

缓步走近西开教堂,三个绿色穹顶塔楼,显得越发高耸,黄、红花砖环绕砌成的楼座,既庄重又不失活泼。我们进到教堂里面,两排高高的立柱支撑出一间偌大的室内空间,内墙满是彩绘雕塑和装饰画,富丽堂皇,弥散着异域宗教文明的神秘气息。

正赶上做礼拜,信徒们一个个紧挨着虔诚地跪在座前,跟着祭台上执事的引领,专注而低缓地诵唱赞美诗,表达着对天主的尊崇、敬畏和钦佩。整个场面肃穆庄严,置身其中,让人造次之心顿息。

泽泽定定的站在那里看着,我们几次催她先到院子里走走都没能拉动她。这场面太神圣太新奇了,显然超出了她的认知体系和想象范围,她会一时理解不了,但异样文化的展现和冲击显然对她知识结构的多元化发展裨益良多。

当有信徒中途离场时,都会单膝下跪,对着基督颔首在胸前画个十字,然后悄然而退。

信仰,是一种可怕力量。

教堂门口有买宗教书籍的,都极便宜。我买了本陕西人民的史景迁著《利玛窦传》,十块钱。

离开教堂,前往位于赤峰道的瓷房子

瓷房子是家私人博物馆,非常有特色。房子主人用了7亿余片古瓷碎片,以及数量众多的完整瓷器、石刻造像、水晶玛瑙等,把一座建于上世纪初的法式小洋楼里里外外几乎包裹了一遍,让人叹为观止。并且,它的英文译称,是高大上的“中国房子”。据称,2010年瓷房子与卢浮宫、蓬皮杜中心等一起,被美国《赫芬顿邮报》评为“全球十五个独特设计博物馆”之一。要想脱颖而出,特色很重要。

原来,房子是可以装饰成这样的。难道不怕有人职责破坏文物吗?

瓷房子附近街道都不宽,有不少独门独户的西式洋楼,我们去找公交车站的路上,还遇到了著名的张学良旧宅,看着像一个高档餐厅,还要票。而我们的下一站五大道,就满大街都是这种房子了。

五大道、瓷房子、西开教堂基本构成一个等边三角形,相互间距离都不远。我们一早先去西开教堂,是因为那里开门早,而瓷房子要到九点才放人,五大道虽说是全天候的,但太早了毕竟冷清,且临近中午,这儿更方便解决午餐问题。

五大道是由五条东西向马路(成都道、重庆道、大理道、睦南道、马场道)构成的一片街区,这里曾是英租界,民国以来,清朝遗老、北洋军阀、民国政要、各色洋人纷纷来此购置房产,逐渐形成是今天国内保存最为完整的外国洋楼建筑群。

仿佛一下子从高楼大厦的城市森林,闯进了小桥流水、优雅恬静乡野田园。这里的建筑都是那么别致典雅,一段低矮的铁篱墙,攀着几丛烂漫随性的花,庭院里静立着或白或彩的西式小楼,干净利索,不事雕琢。五大道的独特之美,使我们的心情也随之舒缓,慢慢走着,细细感受恍若隔世的民国流韵。

地方实在是大,有马车可坐,每人50元,还要排队。虽说车上有讲解,但中途不停。我们则在重庆路上的希望书店租了两辆自行车。店主人很忠厚,时间上没有什么限制,押上身份证,一共要了20元钱。当然,我们无论看上去还是实际上也同样是很忠厚的人家。

我还在这家书店花两块钱买了一枚五大道的邮资明信片,骑行到民园门外的邮局寄回家。其实我先问过邮局的,但那里只整套10枚外卖,真的不能拆开卖吗?国资垄断行业,就这么死板不近情理。

中午没有正经吃饭,而是走哪儿吃那儿,面包牛奶、清真糕点、煎饼果子、小宝栗子,还有一串糖葫芦,穿插着塞到肚子里。

时间差不多了,还了车,坐公交,直奔火车站。

天津还有一个地方叫意式风情街,离火车站不远,如果时间稍赶紧点,还可以去逛逛。也不去了,就在站前的海河边转转吧。

海河在火车站前大致呈直角的拐了个弯儿,对面就叫做津湾广场,有铁桥相通。桥北首正对世纪钟,一个形象很怪异的高大机械计时器。

空中一层氤氲遮蔽了炽烈的午后阳光,但周身都是暖融融的,我们的天津之行就在这令人昏昏欲睡的时刻结束了。

进站的时候,泽泽转过身回望了下,轻轻的说,天津,我们走了。

      精彩图文游记,新浪博客同步发表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1656420102v7qx.html

旅友回复(共0个)
您尚未登录,点此登录后发表评论哦~
 
 
  •  品质精选官方严选,品质保障
  •  价格保障同类价格,保证低价
  •  退订保障特殊情况影响出行,保证退订
  •  贴心服务适龄化增值服务,全方位提供

游多多 • 旅行:不远千里,不只是为简单的走马观花,而是在寻找一种健康快乐、充满活力的生活方式。我们精心甄选最适合您的行程,为你带来省心、安全、深入、快乐的精彩旅行体验。
游多多 • 旅居:寻得一处静谧之地,让自然风景和自己的身心融为一体,享受慢生活。游多多旅居为您打造在路上的家,深度体验当地人文、美食、风俗、美景特色,又未尝不是养生养老的首选方式。
游多多 • 旅友:这里不缺志趣相投的旅友,一起结伴同行,分享旅行的快乐,记录旅行的点滴,都是人生的另一种收获。

订客栈APP下载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法律声明 商家合作 多多微博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6-2019 Yododo.com, All rights reserved.沪ICP证B2-20120026 沪ICP备06029079号

游多多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上海闵行区联航路1188号浦江智谷10号楼3楼H座 电话:021-60556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