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居目的地  >   亚洲  >   印度  >   印度攻略  >   老鼠庙奇遇记

                                    

老公筹划印度行时曾跟我说,印度有个老鼠庙,到时候咱们去看看。

老鼠是什么?是肮脏,是瘟疫,是贼,是人人厌恶的东西!为它们建庙,有点意思,值得去逛逛。不过我也没指望在那里能见到更多的惊奇,可能也就是老鼠的塑像个儿大一点,再搞个金身,加些宝石什么的。

 

到印度后,我们按攻略从纺织之城比卡内尔包车前往60公里外的老鼠庙。个把小时后,路边的人多起来,他们三五成群,打着有三叉戟标识的旗子往前走,显然都是去老鼠庙的。望着窗外,老公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似地蹦出一句:“庙里好像还有活老鼠,闹不好它们会跑过你的脚面。但这是幸运之兆。”老公深知我惧怕各种令人不快的“小动物”,此时冒出这话,加上他有点坏笑的样子,我断定他是在吓唬我。


下车后的小街很热闹,小摊花花绿绿,女人纱丽飘飘,好似有什么节庆。


在一个牌坊旁边,许多人在有军警维持秩序的铁栅过道挤成一支队伍。不用说,老鼠庙到了。

我们排队挨到门口,入乡随俗把鞋脱在外面,看着白净的大理石庙门,心想里面也不会太脏。可脚刚一落地,油腻感就窜了上来,只是夹在急匆匆往里走的人群中,容不得多想。

然而没走几步,膈应就接踵而来,几十只老鼠——对,鲜活生猛的活老鼠——伴着蟑螂突然出现在眼前!我只当老公是在吓唬我的那句话冷不丁地居然成真!我的胃开始翻江倒海。

怎么办?紧急撤退?不行!人不能那么怂!想想当年在川西看天葬,老公一句“这不是看宰杀,而是看文化”曾让我坦然面对,眼前的这一切不也是文化吗!退一步讲,老公已在那儿举着相机噼里啪啦,我岂能临阵脱逃?既来之则安之,我强压着胃脘的不适,也对老鼠们扫射起来,尽管头皮还是一阵紧,一阵麻。

跟着**,我们走进一座小殿堂,并绕着神龛走了一圈。后面过道漆黑,走起来深一脚浅一脚也就算了,关键是怕哪一脚下去踩到毛茸茸的家伙,传来“吱吱”的惨叫。


 

回到光亮处,可以看到神龛锁着,但依然有人跪拜,有人往铁质的捐款箱里塞钱。然而让人瞠目的不是这些,而是捐款箱下,箱后,箱上竟都有老鼠扎营蹲守,就像这钱铁定地只能专款专用,非它们莫属。

 

捐款箱上方挂着一个铃铛,我抬头使劲摇了几下,摇得格外响,也许潜意识中想用铃声为自己驱鼠壮胆。然而除了引来一片注目,下面的老鼠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此庙老鼠虽多,但真正的名字并不叫“老鼠庙”,供奉的其实也不是老鼠,而是印度教三大神之一湿婆的妻子多迦传说14世纪时,6岁女孩玛塔突显神通,治病救人,让印度教徒深信她是多迦的化身,尊为“造福世界之母”。后来玛塔宣布,所有族人死后都不必再向死神报到,也不再作游魂野鬼,他们的灵魂将寄寓在老鼠体内,并随新生儿转世回家。为此信徒们建庙对玛塔顶礼膜拜。

 

这张招贴画也表明玛塔是这里的主神。画上玛塔一手执握三叉戟(这让我想起了路上的三叉戟旗),一手提拿妖孽首级,雄狮顺从地静卧其后,彰显了她的威严和法力;而她的貌美端庄,群鼠绕膝,并与一只据说是她化身的白鼠同享美食,则赞美了她庇护族人灵魂的善举。

 

玛塔庙建成后的600年间,信徒的供奉一直不断,特别是1927年印度闹大鼠疫,这里却安然无恙,更让此庙成为两万余只老鼠的安居之所,享乐天堂。


说安居,此庙之考究堪比晚200年而建的泰姬陵,庙门、庭院、回廊、主殿和整个地砖用材几乎全是上好的大理石,且活细工精,很是漂亮;为了免除老鼠的辛苦,人们还越俎代庖打洞若干,煞费苦心地为老鼠营造安乐窝,而且高低错落有致,实乃体贴入微;


不仅如此,全庙还上架防空网(请细看),地设防猫岗,同时口口相传警示来客,踩死老鼠须以金银之鼠抵偿。真是安居无小事!

 

说享乐,少不了吃喝玩乐。吃,有专人配餐,甜点、谷物混搭,口味,营养兼顾。


 

喝,有牛奶,浓浓稠稠,大盆摆放,信徒随时添加,断无喝光之忧。高兴了,还可以来个牛奶浴,边洗边喝。

 

赶上节庆,还有额外惊喜。这不,内庭满眼都是椰子堆,几位砍刀手连砍带剥,忙着为鼠亲们备大餐。

 

 说玩乐,鼠辈们除了溜达,打闹,少不了还缠绵一个“情”字。你瞧它们, 

有的卿卿我我,两小无猜;

 

有的精于打扮,乐此不疲;

 

有的打情骂俏,拈花惹草;

 

有的充当“小三”,频送秋波……

 

在信徒们的娇宠下,老鼠们不仅住豪宅,吃香喝辣,而且绝对我行我素。什么“胆小如鼠”啦,“无名鼠辈”啦,“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啦,在这庙门之内都成了被彻底颠覆的无稽之谈。

你看它们, 

爬高,敢跃上门栏,俯视众生;

 

敢蹬鼻子上脸,凌驾于神像之上。

 

走低,敢军警脚下踱方步,捉迷藏。

 

说酣睡,阳光下,过道上,处处敢为床,危险不用防。

 

说来有些蹊跷,正当我惊讶于老鼠们的骄奢淫逸、胆大妄为时,赤裸的脚背上突然一阵异样,一只肥硕的老鼠好似有意挑战似的从我脚上爬过,步履稳健,仪容大方!

本来地面油腻已够恶心,这一零距离接触,更是鼠臭攻心,令我抓狂!

然而即便抓狂,又能如之奈何?踢它?这是人家的地盘,你是入侵者、骚扰者!更何况“老鼠即亲人”是这里的根本信条。在一个信徒能坦然,不,能亲切地把老鼠搂在怀里,能和老鼠同吃一盆饭,同饮一盆水的地方,你敢让它们遭罪,对它们动粗?你就不忌惮触犯众怒,千夫所指?不怕老鼠的亲人们一拥而上,让你皮开肉绽?在这庙里,此时此事理所当然的反应和思维大概只能是一个,就是老公先前打预防针所言,“鼠到脚面好兆头”!



出了老鼠庙,才知道它还有个华丽的正门。

 

那边的广场和屋顶上,竟然万众云集。


 

只见他们仰望天空,情绪激昂,左顾右盼,时东时西,身子也跟着转来转去,就像大海中飘忽不定的鱼群。他们在做什么?祷告,祈福!


向谁?说来很怪,很难理解,向苍鹰(见远处天空)!要知道,鹰可是老鼠的天敌,那庙中的防空网防的就是它们啊!

 


稍许之后,人们的目光又转向正门楼,那上面站着一排人,正奋力向下面的信徒抛撒花瓣和色粉,招来喝彩无数。

 


忽然,数十位军警冲入人群,连推带搡辟出一条道来,身着礼服的鼓手和风笛手吹打而出,让挤在人群中的我们乐得看新鲜,过眼瘾。

 

然而就在湿婆神像抬过来的瞬间,人群沸腾,情势大变,汹涌的人浪席卷而来,原本护着我的老公顷刻就被挤得不见了踪影。我倾倒下去,60度,50度,40度……天啊!踩踏的血腥占据了我的脑海。但就在这一刻,几个印度青年发现了我,大呼小叫地抗住排浪,神佑般地将我拽起。我,得救了,嘴里千恩万谢,“THthank you”连连,但脑子却在不停地发问:老鼠跑过脚面,究竟是祸还是福?

 

 

 

                                      

老公筹划印度行时曾跟我说,印度有个老鼠庙,到时候咱们去看看。

老鼠是什么?是肮脏,是瘟疫,是贼,是人人喊打的东西!为它们建庙,有点意思,值得去逛逛。不过我也没指望在那里能有更多的惊奇。我想,可能也就是老鼠的塑像奇特一点,个儿大一点,再搞个金身,加些宝石什么的。

 

到印度后,我们按攻略从纺织之城比卡内尔包车前往60公里外的老鼠庙。个把小时后,路边的人多起来,他们三五成群,打着三叉戟旗子往前走,显然都是去老鼠庙的。望着窗外,老公忽然蹦出一句:“据说庙里还有活老鼠,闹不好还会跑过你的脚面,不过那可是幸运之兆。”老公深知我厌恶各种令人不快的“小动物”,看着他有点坏笑的样子,我断定他此时说这话是在吓唬我。


下车后的小街很热闹,小摊花花绿绿,女人纱丽飘飘,好似有什么节庆。


在一个牌坊旁边,许多人挤在十来个军警维持秩序的铁栅过道里,形成一支队伍。不用说,老鼠庙到了。

排队挨到门,我们入乡随俗把鞋脱在外面,看着白净的大理石庙门,想必里面也不会太脏。可脚一落地,油腻感就窜上来,只是夹在急匆匆往里走的人群中,也容不得多想。


然而没走几步,膈应就接踵而来,二三十只老鼠——对,鲜活生猛的活老鼠——伴着蟑螂突然出现在两米远的墙边!我的胃里已经有些翻江倒海。不错,老公是给我打过预防针,但我并无真正的心理准备。

怎么办?紧急撤退?不行!人不能那么怂!想想当年在川西看天葬,老公一句“这不是看宰杀,而是看文化”曾让我坦然面对,眼前的这一切不也是文化吗!退一步讲,老公已在那儿举着相机噼里啪啦,我岂能临阵脱逃?想到这儿,我强压着胃脘的不适,也对老鼠们扫射起来,尽管头皮还是一阵紧,一阵麻。

跟着**,我们走进一座小殿堂,并绕着神龛走了一圈。后面过道漆黑,走起来深一脚浅一脚也就算了,我真怕哪一脚下去踩到毛茸茸的家伙,传上来“吱吱”的惨叫。


 

回到光亮处,可以看到神龛锁着,但依然有人跪拜,有人往铁质的捐款箱里塞钱。然而让人瞠目的不是这些,而是捐款箱下,箱后,箱上竟都有老鼠扎营蹲守,就像这钱铁定地只能专款专用,非它们莫属。

 

捐款箱上方挂着一个铃铛,我抬头使劲摇了几下,摇得格外响,也许潜意识中想用铃声为自己驱鼠壮胆。然而除了引来信徒们的一片侧目,下面的老鼠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此庙老鼠虽多,但真正的名字并不叫“老鼠庙”,供奉的其实也不是老鼠,而是印度教三大神之一湿婆的妻子多迦传说14世纪时,6岁女孩玛塔突显神通,治病救人,让印度教徒深信她是多迦的化身,尊为“造福世界之母”。后来玛塔宣布,所有族人死后都不必再向死神报到,也不再作游魂野鬼,他们的灵魂将寄寓在老鼠体内,并随新生儿转世回家。为此信徒们建庙对玛塔顶礼膜拜。

 

这张招贴画也表明玛塔是这里的主神。画上玛塔一手执握三叉戟(这让我想起了路上的三叉戟旗),一手提拿妖孽首级,雄狮顺从地静卧其后,彰显了她的威严和法力;而她的貌美端庄,群鼠绕膝,并与一只据说是她化身的白鼠同享美食,则赞美了她庇护族人灵魂的善举。

 

玛塔庙建成后的600年间,信徒的供奉一直不断,特别是1927年印度闹大鼠疫,这里却安然无恙,更让这里成为两万余只老鼠的安居之所,享乐天堂。


说安居,此庙之考究堪比晚200年而建的泰姬陵,庙门、庭院、回廊、主殿和整个地砖用材几乎全是上好的大理石,且精工细活,很是漂亮;为了免除老鼠的打洞之苦,人们还越俎代庖打洞若干,煞费苦心地为老鼠营造安乐窝,而且高低错落有致,实乃体贴入微;


不仅如此,全庙还上架防空网,地设防猫岗,同时口口相传警示来客,踩死老鼠须以金银之鼠抵偿。真是安全无小事!

 

说享乐,少不了吃喝玩乐。吃,有专人配餐,甜点、谷物混搭,口味,营养兼顾。


 

喝,有牛奶,浓浓稠稠,大盆摆放,信徒随时加添,断无喝光之忧。高兴了,还可以泡个牛奶澡,边洗边喝。

 

赶上节庆,还有额外惊喜。这不,内庭满眼都是椰子堆,几位砍刀手连砍带剥,忙着为鼠亲们备大餐。

 

 说玩乐,鼠辈们除了溜达、玩耍,少不了还缠绵一个“情”字。你瞧它们, 

有的卿卿我我,两小无猜;

 

有的精于打扮,乐此不疲;

 

有的打情骂俏,拈花惹草;

 

有的充当“小三”,频送秋波……

 

在信徒们的娇宠下,老鼠们不仅住豪宅,吃香喝辣,而且绝对我行我素。什么“胆小如鼠”啦,“无名鼠辈”啦,“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啦,在这庙门之内都成了被彻底颠覆的无稽之谈。

 

你看它们,爬高,敢跃上门框,俯视众生;

 

敢蹬鼻子上脸,凌驾于神像之上。

 

走低,敢军警脚下任游荡。

 

酣睡,阳光下,过道上,处处敢为床,危险不用防。

 

说来有些蹊跷,正当我惊讶于老鼠们的骄奢淫逸、胆大妄为时,赤裸的脚背上突然一阵异样,一只肥硕的老鼠好似有意挑战似的正从我脚上爬过,步履稳健,仪容大方!

本来油腻的地面已够恶心,这一零距离接触,更感到鼠由下而上,臭攻心,令我抓狂!

然而即便抓狂,又能如之奈何?踢它?这是人家的地盘,你是入侵者、骚扰者!更何况“老鼠即亲人”是这里的根本信条。在一个信徒能坦然,不,能亲切地把老鼠抱在怀里,能和老鼠同吃一盆饭,同饮一盆水的地方,你敢让它们遭罪,对它们动粗?你就不忌惮触犯众怒,千夫所指?不怕老鼠的亲人们一拥而上,让你皮开肉绽?在这庙里,此时此事理所当然的反应和思维大概只能是一个,就是老公先前打预防针所言,“这是运气、福分”!



出了老鼠庙,才知道它还有个正门。

 

转过去,没想到那边的广场上,屋顶上,已万众云集,群情激昂。


 

只见他们仰望天空,左顾右盼,时东时西,身子也跟着转来转去,就像大海中的鱼群,飘忽不定。他们在做什么?祷告,祈福!


向谁?说来很怪,很难理解,向苍鹰(见远处天空)!要知道,鹰可是老鼠的天敌,那庙中的防空网防的就是它们啊!

 


稍许之后,人们的目光又转向正门楼,那上面站着一排人,正奋力向下面的信徒抛撒花瓣和色粉,招来喝彩无数。

 


忽然,数十位军警冲入人群,连推带搡辟出一条道来,身着礼服的鼓手和风笛手吹打而出,让挤在人群中的我们乐得看新鲜,过眼瘾。

 

然而就在湿婆神像抬过来的瞬间,人群沸腾,情势大变,汹涌的人浪席卷而来,原本护着我的老公顷刻就被挤得不见了踪影。我倾倒下去,60度,50度,40度……天啊!踩踏的血腥占据了我的脑海。但就在这一刻,几个印度青年发现了我,大呼小叫地抗住排浪,神佑般地将我拽起。我,得救了,嘴里千恩万谢,“Thank you”连连,但脑子却鬼使神差地在发问:老鼠跑过脚面,究竟是祸还是福?

 

 


  •  品质精选官方严选,品质保障
  •  价格保障同类价格,保证低价
  •  退订保障特殊情况影响出行,保证退订
  •  贴心服务适龄化增值服务,全方位提供

游多多 • 旅行:不远千里,不只是为简单的走马观花,而是在寻找一种健康快乐、充满活力的生活方式。我们精心甄选最适合您的行程,为你带来省心、安全、深入、快乐的精彩旅行体验。
游多多 • 旅居:寻得一处静谧之地,让自然风景和自己的身心融为一体,享受慢生活。游多多旅居为您打造在路上的家,深度体验当地人文、美食、风俗、美景特色,又未尝不是养生养老的首选方式。
游多多 • 旅友:这里不缺志趣相投的旅友,一起结伴同行,分享旅行的快乐,记录旅行的点滴,都是人生的另一种收获。

订客栈APP下载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法律声明 商家合作 多多微博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6-2019 Yododo.com, All rights reserved.沪ICP证B2-20120026 沪ICP备06029079号

游多多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上海闵行区联航路1188号浦江智谷10号楼3楼H座 电话:021-60556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