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居目的地  >   亚洲  >   中国  >   新疆  >   阿克苏  >   阿克苏攻略  >   天山南北大穿越——新疆乌孙古道8天徒步纪实
天山南北大穿越——新疆乌孙古道8天徒步纪实

    天山南北大穿越

  ——新疆乌孙古道8天徒步纪实

 

谨以此文献给此次率领我们不畏艰难、跋山涉水、成功穿越乌孙古道的领队小山、协作不离和我那11名一路相伴、风雪同行、热情互助的队友们!

再次谢谢小山和不离,谢谢可爱的小伙伴队友们,我们因缘相会,有缘同行,谢谢一路有你!

 mmexport1561892948303_副本.jpg

新疆是个好地方”!它地域辽阔:面积为166万平方公里,占我国国土总面积的六分之一,地貌多样:雪山、峡谷、森林、草原、湖泊、沙漠、戈壁,可以说除了大海,它几乎什么都有,新疆更因拥有乌孙古道、夏塔古道、狼塔C线、孟克特古道、环博格达线等等这样众多的国内顶级户外徒步线路而为徒步爱好者所青睐和向往,被驴友们誉为徒步的天堂。

今年6月份,我就参加了由“新疆走8户外”组织的乌孙古道徒步活动,来了一次天山南北大穿越,趟冰河、攀崖壁、翻达坂、爬雪山、过草地,跋山涉水,探寻乌孙西迁艰险之途,感受天堂湖泊静谧之美,全程徒步约120公里,趟过大小河流92次左右,原计划7天时间完成,因故推迟一天出山,实际徒步8天时间。

第1天:

第2天:

第3天:

20190625_173241_副本.jpg第4天:

第5天:

第6天:

第7天:

第8天:

作为徒步爱好者的我,对于出行其实并没有很强、很严格的计划性,大多数时候是随心随性而往的,而且我并不在意别人对于线路或者说目的地的评价,我的观念是,不论别人说好说坏,凡是我没有去过的地方或线路我都想去亲身体验一下,我认为旅行最重要、最有意义的是过程,而不是最后的结果,是自己的体验,而不是别人告诉你的什么。

这次徒步乌孙古道也是这样的,可能并不像大多数徒步爱好者那样计划了很久,或者说为此准备了多长时间,我是在网上无意中看到了它们的出行信息,于是马上就心生去意——去往之意,需要仔细考虑的倒是具体时间的问题,也就是到底参加哪一期的活动。在我看来,6月初可能季节还有些早,害怕有些冷,因为“五月天山雪”是常有的事,加之此前气候一直有些不稳定,气温忽冷忽热,起伏剧烈,而到7月份,我又担心进入夏天,雨水会不会多,另外也怕暑假期间人会相对多一些,我不喜欢徒步大会那种赶集式的活动,思来想去,那就定在6月底,也就是6月22日那一期吧,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是多么地英明,据说我们之前的一期未能成行,最关键的是我们这一期,除了一天晚上在达坂垭口处宿营时遭遇暴风雪外,几乎天天阳光灿烂,天气晴好,而且河水没有暴涨,可以说良好的天气条件,为我们的此次成功穿越,创造了非常重要、非常好的基础和条件。

报名提交、确认成行之后,我按照组织者的装备要求清单着手准备,我发现并不需要添置什么新装备,现成都有,只有冰爪和雪套这两样,我觉得好像应该用不上,就自作主张没有携带,后来的经历证明,我想错了,到乌鲁木齐后在领队的强烈要求下还是重新补上了,当然这是后话了。

对照清单一一完成了准备,所有装备最终收拾为两个包,一个65升的大背包(供马匹驮运),一个35升的小背包(自己背负),6月21日,搭乘春秋航空公司的航班,提前了一天飞到了集合地乌鲁木齐,顺利入住集合酒店如家酒店西大桥店。

第二天06月22日,星期六,晴。今天才是集合日,下午要开一个行前说明会,上午还有半天的自由活动时间。在酒店早餐后,10点左右我去酒店对面的人民公园逛了逛。

中午12:30新结识的队友晓萍、杨波和我三人又相约去扬子江路上的“惠丰源”吃饭(这些好去处都是群里的客服小蜜蜂为大家推荐的,在此谢谢了),我要的是羊腿+羊排抓饭,感觉味道很好,价格不贵,分量合适,再配上奶茶,油而不腻。

下午4:00下楼到前台退房,然后到酒店会议室,见到了本次活动的领队小山(王鑫山,东北人)和协作不离(贵州遵义人),两个青春、阳光、帅气、干练的90后小伙,他俩对每一名队员的装备是否符合要求,都逐一进行了细致的开包检查,认为我的睡袋温标不合要求,另外还缺冰爪、墨镜等,水杯只有一个也不够,他们的这股子认真劲儿,还着实让人钦佩,我知道他们这种较真劲儿,其实还是为每一名队员好,对每一名队员负责!我临时马上在他们公司新购了羽绒睡袋、冰爪和防水袜,在旁边小超市新购了一个600毫升的水杯。20190622_194845_副本.jpg

检查装备完毕之后,召开行前说明会,领队小山把此次线路的概况以及每一天的行程都为大家作了详细介绍,也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并解答了大家的一些问题。

小山解释说,因前段时间有人私自穿越乌孙古道出事了,原定的进山口琼库什台所在地特克斯县政府已禁止进入穿越,组织者只得决定调整为反穿,即由原来的出山口南疆阿克苏拜城县的黑英山进入,由南向北,从北疆伊犁特克斯的琼库什台出山,正穿与反穿两者线路完全一样,如果说有什么区别的话,正穿可能是先易后难,反穿的话则是先难后易。

会后,公司还为我们发放了本次活动赞助商极星户外提供的一个大礼包,包括速干T恤、速干帽子、背包罩等,另为轻装队员发了徒步期间每天的路餐食品,每人一袋,内有馕饼、巧克力、麻花、苹果,还有葡萄干、杏仁、腰果等各式干果。

18:30,晓萍、杨波、今天说明会结束后刚刚从浙江金华掐着点匆匆赶来的乐百氏和我四人,一起去扬子江路上的“马胖子名吃” 红山店)吃了新疆特色大盘鸡,喝杯卡瓦斯,算是出征前的壮行酒了。饭后回酒店的路上,我意外地在转盘地下市场的一家眼镜店里买到了需要的墨镜夹片。

晚20:00我们集合登车,前往乌鲁木齐火车站,21:53乘坐的K9722次驶往南疆的列车徐徐发车。

我们此行全队12名队员(北京1、上海7、浙江金华1、陕西西安1、新疆伊犁1、新疆乌市1),含领队和协作共计14人,其中女队员2名,重装队员4名,我和7名来自上海的队员选择的是轻装。

一起来认识一下他们吧。

20190624_155431_副本.jpg

领队:山

20190628_142353_副本.jpg协作:不离

20190626_200809_副本.jpg

重装四条汉子(自左至右):老关(新疆)、紫湖(新疆)、右脚(北京)、乐百氏(浙江)

IMG_0112_副本.jpg

上海6人小分队(自左至右):我心依旧、小猪猪的娘、小斌、李公纸、毅起走、貔貅

IMG_0061_副本.jpg

晓萍(上海)

mmexport1561893231896_副本.jpg

作者:西北风(陕西

全队中数我的年龄最大,和几位年轻队员都相差十几岁,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头强驴,但常年在秦岭山中的徒步锻炼,也走过几条国内的长线,经历过一些复杂环境情况的考验,我相信我的实力,我知道我的优势是耐力好、意志力强,对即将开始的艰难征程我是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我想我一定不会拖大家的后腿的!


D1 06月23日,星期日,晴。

火车上的人并不多,我所在的这节卧铺车厢也未满员,不像在内地坐火车时的那样喧闹,但在车上总是睡不太好,常常会突然醒来又再睡去,时睡时醒的。

8:20火车晚点十几分钟到达库车站,1988年我第一次来新疆时,就到过库车,那时这里还不通火车。

我们出站后与来自伊犁的队友老关会合,他是昨天从伊犁直接飞库车的,包车接到我们,9:30到城里一家早餐店里统一吃过早餐、各自灌满开水后乘车离开,就开始向着天边的远山进发了。

约12:00到达拜城县黑英山乡的玉开都维村,与驻村第一书记联系上,碰了头,向村里并通过他们向县委政法委电话报备。之后继续乘车在没有道路只有坑坑洼洼的荒滩上一点点向大山靠近。20190623_120038_副本.jpg

13:30终于到达进山口的拜城国家级公益林博孜克热格管护站,在这里下车,整理行装,换上溯溪鞋,穿上防水袜,装载马匹,一共6匹马与我们随行,其中4匹驮运我们轻装队员的给养物资和帐篷睡袋等装备,两位维族牧民马夫卡地尔(音)和他的伙伴是马夫兼做我们的向导。


一切整装完毕,我们又被要求在管护站工作人员处一一签上自己的名字,留下个人信息,并按上鲜红的手印,那一刻,心里陡生一股“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豪迈和慷慨,似乎还有那么一点点悲凉的意味!20190623_140757_副本.jpg

14点30分许,领队小山一声令下:出发!由此才算正式拉开了我们8天徒步的大幕,队员们个个精神抖擞,意气风发,怀着既兴奋而又憧憬的心情,雄赳赳,气昂昂地迈出了乌孙古道徒步的第一步,从此踏上了我们的漫漫征程。20190623_142810_副本.jpg

进山还没有走多久,就遇一条大河如拦路虎横亘在我们的面前,河面较宽,水势也较大,于是,卡地尔和他的伙伴骑着马,两匹马一次各带一名队员,一趟一趟地把我们摆渡过河。

翻过几个小山包,之后就一直是在河道里,踩着大小不同、形状各异的鹅卵石行走,时而河东,时而河西,来回迂回,不断趟河。

16:30在河床里第一次短暂休息后,接着行进,拔高200多米一个缓坡,19:30到垭口处第二次休息。之后下一个大坡,紧接着上一个小坡,然后下一个大坡就到了主河沟。

这里河水太大,还得骑马过河,又是一趟趟、一个个地被两位牧民向导先后带着过了河。

全部队员安全过了河,继续在河道中前行,徒步约2公里,需过一绝壁栈道,谨小慎微,缓慢通过后,抬眼望去,距离绝壁不远处有一片树林,那里就是我们今天的宿营地,21:40到达河边的胡杨林营地,天色才刚刚擦黑,这里的海拔约2100米。

今天的徒步实际只有半天时间,7个小时走了约15公里,基本上都是在山谷间的河道里转来转去,我认真作了统计,一共过河35次。据领队小山后来说,牧民今天带我们走的是主河道的侧沟,这样走让我们至少少趟了15次大河。

领队小山和不离非常辛苦,小山永远走在队伍最前列,身先士卒,一马当先,做我们的开路先锋,不离则始终走在最后,作为收队,与队员们一直不离不弃。到达营地,在我们各自忙着搭建自己的帐篷,收拾整理行装的时候,不顾疲倦、尽职尽责的他们二人已迅速支好了两个天幕,一个是营地餐饮的操作间,一个是营地的餐厅(配有桌子、凳子),并且为大家烧好了开水,同时开始麻利地洗菜切菜,点火做饭,接下来的几天徒步中,每天行路里程有短有长,艰难程度不同,无论如何辛苦,他们却天天如此,起得比我们早,睡得比我们晚,总是竭心尽力为大家提供服务,真正做到了保障有力,令每一名队员都非常感动,铭记在心!

夜里12点左右,几样香喷喷的菜肴烧制出锅,端上桌来,今天的四菜一汤有:辣子鸡块、西红柿炒鸡蛋、牛肉炒红萝卜、牛肉炒芹菜,汤是鸡蛋紫菜汤,不仅仅是因为走累了确实饿了,味道真心不赖,太好吃了,真没有想到领队小山不仅是一位优秀的户外领队,还是一个相当出色的好厨子,厨艺还真不一般,以至有队友打趣说道:“莫非当领队的还得要接受厨艺烹饪的培训?”

待大家吃饱喝足,回自己帐篷休息的时候,领队小山和不离才开始自己吃饭,然后是洗刷、整理、收拾,直忙到很晚、很晚,每晚他们只能睡上三、四个小时的觉,真是太难为他们了!

(队友晓萍为我骑马过河留下珍贵记录,晚餐的2张图片为小猪猪的娘所拍,在此一并致谢)


D2 06月24日,星期一,晴。

6:25就醒了,昨晚睡得还不错,就是有一阵感觉外面风很大,有点担心今天的天气,还好,早起钻出帐篷一看,山口天空有片朝霞,看来今天还是晴天,心里的顾虑打消了。

7:30领队小山和不离就为我们烧好了开水,做好早餐了,早餐是稀饭,小咸菜和馕饼。

早餐后拔营,8:30集结出发。穿出胡杨林之林之后,就同昨天一样,除没完没了地趟河,今天的大部分时间便都是在乱石遍布的河床上行走,没有明显的路径,与其说是在走,不如说是在乱石上蹦蹦跳跳,这样的行走我感觉很是费劲,我一直就怕走河床上的这种乱石路,走不快,还容易崴脚。

有时水面不宽,不骑马过河,但河水又比较湍急,卡地尔和他的伙伴就会主动骑马站立河水中,在我们身后暗暗保护我们,或拉我们一把,或扶我们一下,防止我们站立不稳跌倒后被水流冲走。20190624_104118_副本.jpg

偶尔我们也会穿过河岸一些低矮有刺的荆棘树丛和高大的原始树林带,还分别于13点、13:24、17点通过了三座简易木桥。要说危险的是有几处岸边悬崖的栈道横切,的确难走一些。

20190624_170158_副本.jpg

今天还有一个地方,既不能趟河而过,又无崖壁栈道可以横切,卡地尔带我们只能绕道先上坡后下坡再回到河边,这个比较难走一些。卡地尔不仅在前面开路,还在狭窄危险处等待大家,并一一护送通过。

10:30,骑马过河后今天第一次休息;

14:00,今天第二次休息并午餐;

16:40,今天第三次休息;

17:40,今天第四次休息;

每次休息时间都不长,十几、二十分钟左右,很快就又出发了。太阳落山以后,21:40我们到达了今天的营地,位于雪山脚下河边的一处草地,真是巧了,同昨天到达营地时间几乎一样。

今天全天徒步25公里多,缓拔从海拔2100米到3100米,用时13小时。趟河共计35次,其中骑马过河两次,也和昨天一样。

线路反穿的这头两天,几乎都是在博孜克日格河流域行进,这就需要不断地在同一条河流上趟河、趟河,只是河面有宽有窄,河流有急有缓,河水有深有浅。防水袜确实能够防一般的小雨,不过直接趟河而过,袜子里也会进水的,虽是夏天,山里的河水因是雪水融化而来,反反复复进水,次数多了,时间长了,双脚的肌肤感觉还是有些拔凉拔凉的,不过走着、走着脚就发热了,另外,穿防水袜还有个好处,就是能很好地保护腿脚在过河时不受水下乱石的碰伤。

今天是此次徒步中行走里程最长的一天,感觉很累,身体有些反应了,腰酸,肩膀疼。

扎营后,小山和不离为我们做的晚餐是手抓羊肉饭,菜是凉拌洋葱、西红柿、辣椒,除了有热奶茶喝,还特意为我们熬制了姜红茶以驱寒,在这样的环境条件下还能吃到、喝到这些东东,绝对是美味啊。

不像昨天,今天的河水感觉要更凉而且有些浑,饭后掺点热水简单刷了个牙,没有洗漱,钻进帐篷倒头就睡了,原以为旁边哗哗的水流声响,会影响人的睡眠,其实不然,毫无影响。


D3 06月25日,星期二,晴。

7:00早起洗漱后,去天幕里吃饭,今天早餐是面条、馕饼,配有小咸菜。

9:30拔营出发,今天的行程要离开讨厌的、没完没了的河道乱石,爬山去了。一般认为,乌孙古道徒步最难的是翻越两个达坂,其中一个就是我们今天要翻越的达坂,叫住阿克布拉克达坂。

经过昨天一晚上的休息恢复,今天感觉腰不酸,肩膀也不疼了,兴许是走开、走顺了,此后几天的徒步身体都没有任何的不适了。

出发约半个小时后,经过一条小河,然后开始向着雪山方向一路拔高,途中邂逅一位转场的牧民,独自牵着几匹马,赶着成百只的羊群,与我们朝着同一个方向行进,在马匹经过我身旁时,我发现其中的一匹马背上,搭拉着几个小布袋,每个布袋口里都露出了一只小小羊羔的头,显然是刚出生不久的,好萌、好可爱啊!很快牧民和他的羊群就超过了我们,把我们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今天依然是个好天气,晴空万里,举目四望,雪山耸立环绕,天上白云大团、大团的,又白又浓,浓得就像化不开似的,又显得非常地低,距离我们是如此之近,仿佛触手就可得,我为高原的这种壮美所深深震撼,一步一回头,一步一张望,大美无言,无言大美!

约12点半左右,我们来到了雪山脚下,前面有那位牧民和他的羊群为我们开路,我们套上冰爪、雪套,开始沿马蹄羊群的雪印,一步一步地翻爬雪山,约14:00终于到达海拔约3820米的垭口,在这里短暂休息并午餐。

IMG_0120_副本.jpg

垭口后面的下方就是天堂湖,也就是说只要翻过垭口,下坡之后就能看到此行最大的靓点,大家一直心心念念、涉水跋山为她而来的美丽湖泊了,而且站在垭口之上,我们其实都已能隐约看到蓝色湖泊的一角,好比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女,更撩起了我们此时欲罢不能、与之亲近的急切心情。

然而,也就在我们将要下行之时,意外还是发生了,它直接影响了我们的行程,事情是这样的:

14:56我们离开垭口,与先前那位牧民和他的羊群前后相跟,沿山脊横切,然后准备下坡,山路两侧的厚厚积雪,我用手杖插入试了试,足有1米多深,我们小心翼翼,缓步前行,这时走在我们前面不远处牧民的三匹拴在一起的马,其中一匹大概是由于马失前蹄,摔倒雪地,连带着把另外两匹也拽翻,迅即三匹马一起滚落大雪坡,起初牧民踉踉跄跄还跑着过去试图拖住缰绳,挽救他的马匹,哪知马匹翻滚速度非常快,牧民无能为力,只得放弃,不再追赶,而愣在雪地里的我们,目睹了这一幕,也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三匹马快速地不断翻滚,直至在我们的视线中完全消失,牧民说没有从山涧谷底传来哀鸣声,估计是当场就摔死了,哎,可怜的马匹,还有马背上可怜的那几只小羊羔,呜呼!

眼见这一不幸,大家的心理多多少少都蒙上一些阴影,我们的牧民向导卡地尔也表示阿克布拉克达坂下行雪多陡滑,驮运装备物资的马匹此时通行,恐怕也比较危险,领队小山通过卫星电话向公司汇报了情况,并征求大家意见,最后决定今天就地扎营,明天看天气情况和路况再说,如果天气情况持续不好,路况依旧,那就只能原路后撤了,尽管天堂湖就在咫尺,哪怕心里有多少的不甘心、不情愿,也只能下撤回返了,毕竟安全第一、生命至上,我们不怕艰难,但我们不是来冒险的。

达坂上的天气说变就变,没有避风处,连一小块平坦之地都没有,在垭口迎风处的碎石斜坡上,刚刚扎起帐篷,突然就天色变暗,狂风大作,一阵噼噼啪啪的冰疙瘩向我们头顶袭来,紧接着又是雪花飞舞,气温骤降,寒意阵阵,我们赶紧钻进各自的帐篷,不一会儿帐篷上就被一层落雪所覆盖了。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小山和不离依然冒着严寒为我们取雪、化雪、烧水,做饭做菜。这突如其来的暴风雪冷得人双手直打哆嗦,吃饭时,勺子和饭碗都快端不住了,上海的几位队友,来天幕盛了点饭菜就赶紧回自己的帐篷里避寒去了。我还是坚持在天幕大帐里匆匆吃完了饭,吃完回到自己的帐篷里,很久都没有想起来晚上吃的是什么菜了。20190625_201827_副本.jpg

原计划今天的目的地是到天堂湖边扎营的,全天徒步14公里,但实际只走了约6公里。

在帐篷里,一晚上都感觉风吹帐篷发出的那种呼呼声,人也睡得不踏实,几次被风声惊醒,不过很快就又睡过去了。暴风雪中,扎营海拔3800多米的达坂垭口,也算是我户外经历中难得的一次体验。


D4 06月26日,星期三,晴。

睡意朦胧中,帐篷外传来领队小山的叫起声,睁开眼抓起手机看了看时间:才6点钟啊,那么早!又听见小山依次叫醒了其他队友。

原来领队小山早起后,感觉天气不错,雪路比昨天下午那阵要实一些,当即决定利用这有利条件,所有轻装队员改为重装,即自己背负所有装备,好让马匹空负下山,以减小马匹雪中行走的危险,避免昨天牧民马匹悲剧的再次发生。

于是赶紧起来,就像过去在部队里搞紧急集合一样。此时帐篷外依然寒风嗖嗖,气温很低,下身加条抓绒裤,再套上冲锋裤,上身穿上冲锋衣,戴上厚帽子,我把能加能穿的都穿在身上,一方面是害怕早上气温低,另一方面也是想尽量减轻背包的重量,收拾完帐篷,重新整理好行装后,才到天幕吃早餐面条。

8:26队伍出发,我的小包交由向导卡地尔帮忙背着,我自己背着大包。所有队友背负重装行走在前,小山依然打头阵,走在队伍最前面,不离殿后,而卡地尔和他的伙伴赶着没有负重的马匹同我们的队伍拉开一定距离,走在最后面。大家一步一个脚印,力求步步踩稳踏实,一点一点地在雪中缓缓向山下移动。

终于全部平安地下完雪山了,我看了一下时间:11:56,回头望去,看起来并不长的一段雪山坡路,足足花了我们三个多小时,实在是不容易啊,好在我们胜利通过了!

12:20,总算来到了湖边,其实这里是有两个湖,来到跟前才知道它们并不在一个平面上,而且也不相连相通,两个湖的颜色竟然还不一样,我们见到的第一个小湖大家随口把它叫二湖,人们认为第二个稍大一点的湖才是天堂湖。

13:07今天第一次休息,接着是一段碎石坡路,也不好走,但想到马上就要到天堂湖了,大家还是咬着牙,一直坚持着,未敢有一丝松懈。

13:30来到第二个湖,也就是真正的天堂湖边,队友们顾不上喘口气休息一下,扔下背包,便奔向岸边,各种姿势一阵拍照。

沿湖岸的栈道,14:09经过乌孙古道上的一处经典景点,也算网红打卡地——老虎嘴,又是一一拍照,人人留影。

15:51绕着湖边来到了天堂湖北营地,大家这才算彻底放松下来,或躺、或卧,休息、午餐。历经艰辛,此时此刻,在这里来张全家福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20190626_170706_副本.jpg


天堂湖属高山湖泊,面积并不大,湖水湛蓝,就像一颗镶嵌雪山之中的蓝宝石,晶莹璀璨。这里海拔大约3100米,岸边绿草茵茵,鲜花遍地,四周雪山环绕,巍峨耸立,这湖光雪色,绿草鲜花,这悠然静谧,美好纯净之地,让人恍若置身那传说中的仙境天堂,咬咬舌头,哈哈,还真不是在做梦!

原本计划昨天的行程就是在这里扎营的。今天既然到得早,领队同大家商议之后,决定今天就不在这里扎营了,在天堂湖边玩够之后,尽量往前赶路。

据向导卡地尔讲,马匹昨天也是在寒风中站立一夜,忍饥受寒,没有草吃,从雪山上下来,刚刚也是在天堂湖边的草地上,大饱口福,补充到了能量,轻装队员们的重装行李于是重又回到马匹身上。

从有些波谲云诡的达坂垭口处下来,天气豁然开朗,在天堂湖边,我脱掉了早上添加的抓绒裤和冲锋衣。

17:00我们一行离开北营地,继续前进。走过一大片草地,小休后上一小坡,接着下一个大碎石坡,下到一块大水洼处,然后绕水洼经过一个平坦的大草甸,我想这里如果有水源,应该是一处很好的露营地吧。

再下一个乱石坡就进入了河谷地带,能看到成片高大的松林了。19:20到河边前在小木屋处休息了一会儿,然后来到河边,寻找合适过河的地方,最后还是自己动手,找到一段被冲毁的枯树干,放置水中,搭起便桥,顺利过河后沿河一侧的草地不断下行。

20:37在河边草地的栅栏处,今天最后一次休息,然后继续前行,穿过树林,21:07过河对岸就是今天的宿营地林管站,高出河床很多的一片青青草地,这里海拔约2350米。

今天全天徒步18公里,用时约13个小时。

今天的晚餐的四菜一汤是:蒜台炒肉、黄瓜炒肉、茄子炒火腿、红辣椒炒土豆片和紫菜蛋花汤,意外地今天晚餐前还有水果吃:哈密瓜和甜瓜,好爽啊,真是太难得了!


D5 06月27日,星期四,晴。

因为今天不赶路,所以领队让大家睡到自然醒,早8点我才起来,收拾、洗漱、早餐,想不到早餐居然还有哈密瓜和甜瓜吃。

太阳出来后帐篷外的水珠很快就干掉了。11:00拔营出发,领队说今天要过7条大河,所以又换上了防水袜和溯溪鞋。

11:52第一次过河,之后相距不长时间,不远距离,又先后六次趟河,都是在同一条河流上,左右往复迂回,水深流急,总体感觉比头两天的水势大多了,好在河面都不算宽,所以今天大家都没有骑马过河,而是相互帮助,直接趟河而过了,卡地尔和他的伙伴则是骑马矗立河中,挡在我们身后,保护着我们。

    13:24不知不觉就来到了阔克苏河的溜索处,这里河流水面宽阔、水势凶猛湍急,我们已由博孜克日格河流域来到阔克苏河流域,过了河就由南疆进入到了北疆,从阿克苏地区来到了伊犁地区。

与去年我走丙察察线时在怒江大峡谷坐过的那种溜索,利用两岸的高低落差,完全自动运行不同,就两根粗大的缆绳连接两岸,用铁条焊接而成的一个大框子或者说大笼子悬挂其上,溜索这边装运好人或物后,需要对岸的2到3人同时用力拉绳牵引,才能将这个运物或拉人的铁笼子,拉倒岸边落地,领队安排先走驮包和重装包,然后再走人,每三人一趟(框),乘坐溜索需要给对岸的哈萨克牧民支付每人200元的费用。

14:34全部队员依次先后过河完毕,之后就在岸边那唯一一户人家哈萨克牧民家小木屋前面的草地上扎营。

各有各的地盘,两位维族牧民卡地尔和他的伙伴把我们送到这里,他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接下来的行程,我们需要在这里另请哈萨克的牧民做我们的向导,租用哈萨克的马匹为我们驮运装备物资。

卡地尔和他的伙伴休息了一会儿,吃过饭就与我们依依惜别了,两位好兄弟,因语言问题,加之通常情况下,马帮总是走在我们的前面,因此我与他们交流并不多,但卡地尔见人总是面带微笑,能感到他的朴实和善意,一路上他们对我们每位队员的照顾帮助不少,呵护有加,真心谢谢他们,难忘乌孙古道之行,我同样也不会忘记他们二位的,他们打算要三天时间顺原路返回库车,祝愿他们一路顺利,一切安好。

20190627_132656_副本.jpg

这户牧民为我们宰羊杀鸡,羊是我们看着从山上赶下宰杀的,100元一公斤,晚餐是清炖羊肉加面条,好像就放了一点洋葱(他们把洋葱叫皮牙子)和盐,别的什么也没有放,出锅之后,用大盘盛上,端上桌来,看起来并不怎么好看,但吃起来味道的确鲜美,膻味很少很小,队员们大快朵颐,吃得都很香。

鸡则是众人围成一个圈,满草地上疯撵,好不容易才抓住的,150元一只,上海6人小分队要了一只鸡,其余我们六人AA也要了一只鸡,用于明天的早餐大盘鸡拌面。

今天徒步约8公里,用时3个半小时,是徒步里程和时间最短的一天。


D6 06月28日,星期五,晴。

8:16早餐在牧民家里吃过大盘鸡拌面后,拔营出发。20190628_073604_副本.jpg

北疆与南疆的地貌有明显不同,南疆的大山都是光秃秃的,没有生机,给人一种雄奇而又荒芜、苍凉之感,而进入北疆的伊犁地区后,就明显不一样了,山有绿了,树有林了,植被丰茂,走起路来人的心情也大不一样。

离开哈萨克牧民之家,我们沿阔克苏河一侧的崖壁坡地爬升,这段草坡路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危险,其实坡陡草滑,平衡感不好,稍有不慎,就可能跌落山下,后果会不堪设想的。

9:47在河岸山腰今天第一次休息。

10:39今天第一次趟河,从这里离开阔克苏河主河道,折向琼库什台河谷地带,过河之后紧接着就是一个大爬升,上到支流旁边的一个大土坡,11:05在大石处今天第二次休息。

然后继续前行,再下到河谷谷底,在这同一条河流上,穿越密林,不断趟河,共计15次。

12:44今天第三次休息、午餐(路餐),至此今天的趟河完毕(加上头两天,此行趟大小河流共计92次,难怪有人说乌孙古道徒步就是趟河之旅)。

重新出发之后,先是一个缓缓的大爬升,接着基本上是在山腰横切,翻过一座山又是一座山,转过一个弯又连着一个弯,不断地走啊走,不断地往上再往上,我们的位置越来越高,回望刚才还呆过的河谷谷底,现在感觉那是多么幽深,又是那么遥远了。

就这样默默地一直朝前走,一直朝上走,却总也走不完,总也走不到头,同我走在一起的上海队友李公纸不住地感慨说:“这真是绝望坡啊!”。

正在大家气喘吁吁,真的感到有些绝望崩溃的时候,惊喜不期而至,那就是大约14:22,在山腰我们邂逅了大片缤纷烂漫的花海,队友们的脸上立马绽放出花儿一样的灿烂笑容,就地休息、拍个不停,把先前的疲惫早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花海不可久留,意志不能松懈!休息之后,还得继续拔高,可依然还是望不到头,看不到顶,接着又是长长的一段横切。

mmexport1561893477938_副本.jpg

15:40今天第四次休息。

16:35今天第五次休息。

17:15今天第六次休息。

18:22今天第七次休息。

总算看到河流了,有河流的地方就有希望了,因为营地多选择在有水源的地方,逆流而上,好几次都以为扎营地到了,其实又都还没有到,经过一段泥泞草地的直拔之后,19:00才终于到达今天的露营地,位于琼达坂雪山下的一块草地平台,这里海拔3480米。

老天真会开玩笑,风雨交加之中好不容易刚刚搭好帐篷,却又洒下了阳光,远方来时的那个山口还出现了一道惊艳的彩虹,有道是“不经历风雨,哪能见彩虹”,此时的彩虹算是对我们今天一天跋涉辛苦的最好馈赠和慰藉。

今天徒步18公里,用时11个小时,累计爬升1500米,感觉算是继翻越阿克布拉克达坂之后,第二个比较虐、体力消耗比较大的一天。

今天小山为我们烹制的晚餐是:黄瓜炒肉、青辣子炒午餐肉、茄子炒肉、洋葱(皮牙子)炒肉和鸡蛋紫菜汤。

晚上帐篷外的淅沥小雨,一直时下时停,虽然起了一次夜,但总体睡得还不错。


D7 06月29日,星期六,晴。

早起之后,眺望远山,晨曦微露,有点日照金山的味道,嗯,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天气好,心情自然就好。

9:00早餐后拔营出发,今天要翻越此行的第二座达坂,叫琼达坂,海拔约3700米。

因为昨天就扎营在达坂雪山下,所以今天出发后行进不到一个小时就翻上了琼达坂的垭口处,可以说只要翻过琼达坂,此行的艰难险阻就都被我们甩在身后了,接下来的行程就再没有什么难处了,因此领队带着队员们在这里的雪地上各种姿势、不同造型,不厌其烦地好一通拍拍拍,放松地嗨玩了一把。

11:39休息拍照之后,开始下雪坡,琼达坂没有那天的阿克布拉克达坂雪山陡峭,比阿克布拉克达坂雪山高度也要低一些,所以相对要好走一些。

但没有想到的是下完雪坡,并非就是坦途了,而是一波接一波的难走之路:先是一段长长的大碎石坡,没有明显路径,队友们各显其能,踩着奇形怪状的各种大小石块,各自试探着小心摸索下行。下到山底后,今天第二次休息。

接下来看似平坦的草地,原来都是沼泽泥泞地,还不如走碎石坡,因为在这里很多时候不知道往哪里下脚,踩不实地方,双脚很快就会陷进去,而到底能陷多深谁也不知道,后来几乎是在那些草垛上蹦来蹦去了。

12:17过完可怕的沼泽泥泞乱石地,今天第三次休息。

之后继续下行,13:48下到河谷谷底,这里水流太大,显然无法直接趟河,只得骑马过河。

14:34不断下行中蓦然转个弯,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了较开阔的一片河谷草地,两岸森林密布,有一间牧民的木屋,还有座小桥通往对岸,在此今天第四次休息。

15:54今天第五次休息。

16:24今天第六次休息。

17:10通过简易木桥过河后,沿河岸草地,一直前行,途中能看到牧民放养的一些牛羊了,穿过几片树林,终于到达今天的扎营地,山下河边的一块青青草地,环境看起来很好,这里海拔约2500米。

今天徒步18公里,从3700米的琼达坂垭口至2500米的营地,下降了约1200米,用时约8小时。

今天是营地的最后一次晚餐:洋葱炒肉、蒜薹炒肉、白菜炒肉、土豆片炒肉和鸡蛋、菠菜、鲜菇汤,主食是面条,因为时间还早,天气又不错,有队友提议索性在露天吃饭,于是我们把桌子、凳子都搬到了帐篷外的草地上,夕阳余晖中,队友们尽情享用着小山和不离为我们做的最后的晚餐,非常开心!


(琼达坂上雪地合影照片均为北京队友右脚拍摄,在此致谢!)


D8 06月30日,星期日,晴。

今天早餐是蔬菜牛肉粥,再配馕饼。

8:30早餐后拔营出发,一路沿河流旁的缓坡下行。因为今天一直是下坡,加之马上就要出山了,队友们的心情都有些激动,甚至是亢奋,脚步自然也随之变得越来越轻快,就像小时候上完一天学,下午放学了,赶紧收拾书本文具急切地想回家一样。

距离出山口越来越近,队友的手机里开始不时传出滴滴、滴滴的声音,这意味着——有信号了!于是有性急的队友赶紧掏出手机给家人先把平安报!

11:18穿过一片树林后,来到特克斯县的琼库什台村,终于平安顺利出山了!今天徒步8公里,用时3个小时。

20190630_111812_副本.jpg

历经8天的艰辛,8天的与世隔绝,今又重回人间!没有鲜花相迎,没有香槟庆祝,但领队小山为我们在村口桥头镌刻有“历史文化名村——琼库什台村”的大石碑处,举行了一个简短而极有意义的颁奖仪式,当队员们人人手捧穿越成功“荣誉证书”、口衔那块精致的纪念牌时,发自内心的那种喜悦感和自豪感,不是亲身经历者,我想是永远不能体会到的!

12点多乘坐来接我们的中巴车离开琼库什台村,沿崎岖山路蜿蜒而行,14点左右到达特克斯县城,在一家名为“仙客来羊肉揪面片”的店里吃午饭,来接我们的司机师傅还专门为我们带来了大西瓜。

饭后乘车继续前行,18:30到达伊宁市,公司在维也纳国际酒店为我们举行了庆功宴,丰盛的宴席,欢声的笑语,其乐融融,队友们和领队小山、协作不离把盏言欢,相互道贺,畅叙8天里大家共同经历的那些难以忘怀的点点滴滴,沉浸在穿越成功的喜悦之中。

宴会结束后,告别伊宁,当夜我们便坐上了返回乌鲁木齐的列车……

徒步这样难度和强度的线路,我们是非常幸运的:专业靠谱而组织严密的“走8户外”公司,富有经验而又敬业尽责的领队和协作,友善忠诚、朴实憨厚的维族马夫向导,真诚友爱、团结互助的队友,8天徒步期间每一个白天都是艳阳高照、晴空万里,正是这些天时、地利、人和,才最终成就了2019年6月,我们的乌孙古道徒步穿越成功,圆满落幕,堪称完美!

据说,我们是今年第一支徒步乌孙古道并穿越成功的商业队。

2019年07月16日——07月21日于西安“心斋”




  •  品质精选官方严选,品质保障
  •  价格保障同类价格,保证低价
  •  退订保障特殊情况影响出行,保证退订
  •  贴心服务适龄化增值服务,全方位提供

游多多 • 旅行:不远千里,不只是为简单的走马观花,而是在寻找一种健康快乐、充满活力的生活方式。我们精心甄选最适合您的行程,为你带来省心、安全、深入、快乐的精彩旅行体验。
游多多 • 旅居:寻得一处静谧之地,让自然风景和自己的身心融为一体,享受慢生活。游多多旅居为您打造在路上的家,深度体验当地人文、美食、风俗、美景特色,又未尝不是养生养老的首选方式。
游多多 • 旅友:这里不缺志趣相投的旅友,一起结伴同行,分享旅行的快乐,记录旅行的点滴,都是人生的另一种收获。

订客栈APP下载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法律声明 商家合作 多多微博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6-2019 Yododo.com, All rights reserved.沪ICP证B2-20120026 沪ICP备06029079号

游多多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上海闵行区联航路1188号浦江智谷10号楼3楼H座 电话:400-021-1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