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app订住宿立减

小麦彩虹的空间精选

世界这么大 携手去看看!

北领地帝王谷”,一个霸气的名字,在澳洲中心的第二天,我们的行程就是远征帝王谷

红土奇观帝王谷(Kings Canyon)深藏于距离乌鲁鲁310公里的乔治吉尔山脉,热带沙漠地区的中午时段日照猛烈,为了避开一天当中最炎热的时段在山顶裸露,这天起了个大早,615分出发。

早晨的朝阳毫不怜惜,一早已洒满大地。沙漠地区昼夜温差大,早上20度左右的气温依然是野生动物的活跃时段,公路上少不了到处游弋的大型动物,见惯了汽车的它们是不会躲避的,在太阳还未毒辣到让动物躲回老巢歇暑时,我们只得小心驾驶,避让这块土地的地主。

帝王谷位于乌鲁鲁东北方向,从西往东驶离乌鲁鲁1个半小时后,90度转向改为由南向北走。

随着纬度的北移,100多公里的路程沿途景观已发生明显变化,由尽是铺满红土的荒漠转变成金黄遍地的稀树草原。

由于这一带有帝王溪的存在,大地就是这样可爱,给它一点水便向你盛放。

稀树草原的气候环境让这里孕育了不少大型动物,如到处游弋的单峰骆驼、放蹄奔跑的野马,优哉游哉的野牛,给这片寂静的土地添上了勃勃生机。

一切谨遵计划,9点到达帝王谷所在的瓦塔尔卡国家公园(Watarrka National Park

万万想不到在这个“与世隔绝、远离人间”、连手机信号都没有的地方,居然设置了免费WIFI,这贴心的举动真心让我激动了好一阵子,马上与失联半天的祖国家人发出问候。

登山前可在这里进行简单的阅览,接受科普。

帝王谷徒步道今天开放的线路只有两条,一条是蓝线:帝王谷缘顶环线步道(Kings Canyon Rim walk),全程6公里山路,需3-4小时;另一条是绿线:南墙往返步道(south wall return walk),全程4.8公里,大约需要2小时。


好风景在第一段,北领地最受欢迎的徒步路线,即便难度大道路崎岖,这也是必然之选。

友情提醒:瓦塔尔卡国家公园属于热带荒漠气候,沙漠地区防晒和带足够的水很重要,不成文的规定,每人必须带三升水。徒步量力而行,没有回头路。如果气温超过36度,峡谷山顶的这段徒步道便会关闭。


天公作美,此时气温在23、24度左右,温度适宜天清气爽,穿上全套防晒装备戴上墨镜,酷酷的我们便迈向缘顶徒步道

徒步起点便考验登山者的耐力,先来一段急速攀升的陡波:心碎坡(Heartbreak Hill),又名杀手山(Killer Hill),听这名字也够令人寒颤一会。

起步时或许可以干劲十足,一口气攀爬心碎坡登上二百多米高的坡顶不是难事,但是接下来还有3小时顶着烈日沿崖顶漫步的路程,便会让你累得够呛,所以别不把这名字叫“杀手山”的不当一回事。

用一种欣赏的心态最是享受,爬坡路上我们走走停停,遇上开阔地回头看看也是一派好风景,或驻足或坐下,既可歇歇又可极目远眺。


回头看看自己征服过的一个又一个小山包,带出的愉悦就如同此时的空气,爽爽的。


一波接一坡,一山转一山,当你爬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心碎坡便被你征服了。


走过心碎坡后道路变得相对平缓,取而代之的是与层层红岩擦肩而过。



这个古老的大峡谷见证了澳洲大陆几亿年来的诸多变迁,穿行在峭壁和巨石间,全是地壳变动所留下的斑斑印痕。

身边山丘的断层面裸露出的是一百万年的地貌形态。或许游者们还不知道,当你走上这段峡谷时,就是一次跨过亿年的时空穿越。

人迹稀少而没有通讯信号的山上安全设施也绝不含糊,每隔一定距离相应地设置了一个应急无线电求救点,一旦旅行者在此遇到紧急情况,可以守在这种有蓝色标牌的地方。这玩意儿实际上是个报警器,按下电铃后便会有直升机来接你。而这个考虑周到景色壮美的国家公园,门票居然是免费的,不得不再次感动一下。

站在半山腰回目远眺,谷底白色的小点就是停车场,我们一步一个脚印从哪儿挪到了这里。

艳阳高照下一路感受着火红的峭壁与巨石带来的视觉冲击,宛如置身于一片红色的汪洋,热烈得让你喘不过气来。

身边一座座古老的砂丘层理清晰,层层叠叠堆出一本厚厚的大地史书。


几亿年前,这里曾是深深的海底,随着地壳运动翻天覆地。据说这里就是曾经的海洋入口。

跨越入海“龙门”的一刻,自觉威风凛凛的我们不断摆出各种造型,显摆一通以示此刻的兴奋心情

跃过“龙门”便是一片开阔地,迈步在这片洼地随处可见的远古时代的海底地貌痕迹,对这片红土地油然而生出一种敬畏。

现在身处的这个不着边际的红色世界,亿万年前居然是海底?!实在是无法想象。


沿途植被不多,地势低的地方就有树木,千百年来似乎也没有长高或者长大的树。



这些白柏松树身上会分泌出树脂样的分泌物,就是土著民涂抹于身上的白色涂料,类似于我们涂抹的防晒霜,防止紫外线的照射。不得不赞赞土人的聪明,因地制宜发明出天然的防晒霜。白柏松还有天然防火防白蚁的功能,所以是院子围栏的上佳材料。


红土地上横七竖八地倒卧着枯萎的树干。在这样环境严酷的地方,生命与死亡都毫无掩饰的横陈在每个人眼中,共同组成了一幅壮烈的美妙图画,这也是红土中心,乃至整个北领地的核心风格。

在帝王谷感触最多的就是生命,这边是死气沉沉的枯木、那边却是郁郁葱葱的绿树。曾经那么努力的生长、生长、再生长,最终还是逃不过枯死的命运,或许后者也难逃前者的命运,但红沙漠中的生命在不断的轮回,始终有带给人力量的生命存在。

被这片茫茫红土疑惑,阳光下的我似乎也迷失了自己,展开双臂使劲旋动。

沿着指示箭头走出洼地顿时廓然开朗,大自然鬼斧神工劈出的峡谷赫然出现。

也许是自然之神给予力量,兴奋中的我居然对竖立在崖边的告示牌熟视无睹,勇敢地越过警告牌走到惊心动魄的悬崖断臂边缘,来一通虐心的摆拍。




据说,刚踏上的这块崖边石块即将断裂,不久的将来就会堕入万丈悬崖。

徒步到此已走了全程的三分之一,剩下的路程就是沿着崖顶绕行,临高远眺。


热带沙漠中10点半的太阳已变得毒辣,此时的温度比山脚起步时飙升了10度。幸而山上风大可以驱散暑热,即使烈日当空倒也干爽舒适,无妨我们乐在其中。


正当我忘情于眼前的景色时低头一看不禁双脚发抖,警告牌赫然写着:台阶上的裂缝直通谷底,垂直向下就是万丈深渊!还好,目测一下裂隙约有30分米宽,不是随便可以塞进我这庞大身躯,不过手上的电话就危险了,于是赶紧塞进兜里,然后怯生生地移动双腿走回安全地带。

这一段山路可谓不是路,只能沿着指示牌前进,千万不要随意乱走,否则极易“失足”。因为帝王谷还在不断发育中,崖面随处可见裂痕,这些裂隙继续发展下去,几百万年后又是另一个“帝王谷”。

上山一个多小时后首遇游人。

连接两座悬崖驾起了一座铁桥,铁桥之下就是峡谷底部。

虽然相信澳洲人民造的桥很扎实,但当站到铁桥中央的那刻,脚下是万丈深渊,两旁是望不到尽头的峡谷,无遮无挡的穿廊风在身上略过,即使景色再壮美,也抵挡不住发软的双腿的召唤,快快撤离。

走过铁桥是突出的一座孤山,峡谷的沟壑纵横自不必说,景色的变化也就是在这种峰回路转的过程中不断涌现。风景果然这边独好,连绵峡谷尽收眼底。

这一段就到了峡谷的精华段:陡直的峡谷断面,谷中仿佛被刀切了一般的悬崖断臂岩层,要多壮美有多壮美。

岩石断面的颜色更是丰富,不愧为澳大利亚景色最壮观的峡谷,也是澳大利亚世界红土地中心最壮观景色的代表地之一。

此处是一个U型峡谷,接下来的徒步线路变成垂直向下进入谷底秘境,幸好这是一段人工楼梯,省时省力。

谷底与坡顶冰火两重天,这里流水潺潺绿树环绕,经过两小时的攀爬跋涉后,正是歇息的最佳处。

沿着指示箭头再往深处走,你会发现在沙漠地带的峡谷深处,竟然暗藏一处绿洲、水池及瀑布! 难怪得名:伊甸花园(Garden of Eden),果然名副其实!

伊甸花园的另一侧往上攀爬,又回到了峡谷的顶部,不过已从北坡来到了南坡。从这里开始,与徒步线路的绿线(南墙往返步道)重合。

坡顶这片曾经是湖泊的低洼地,仍然残积着少量水,在日照猛烈的红土中心也成了一大亮点。因为有了水自然就有了生命,山也就随之活了起来,有了灵性。

南墙指的就是峡谷中墙壁般整齐的断层面,据说是因为雨水经年不断的渗入岩体,水滴石穿,巨大的岩石从上到下裂开,一整块一整块的掉下峡谷,呈现出刀切般的横截面。

南坡坡面较北坡平整,网上很多“作死”的图片就是在这里摆拍,万丈深渊绝不能开玩笑,这得有多大的勇气!


整个帝王谷的坡顶上堆积着不少因风化形成的圆拱状“土堆”,远看就像一座座房子,因此又被称作“迷失之城”。

接近中午1点,此时的山顶气温已上升到30度,尽可肆无忌惮邀约蓝天。因为劳逸结合,行走了三个多小时的我依然精力旺盛,在迷失之城信步闲庭。

每每风景最美处总有警示牌告知不能越雷池半步,但万里迢迢不辞劳苦远征而至的游人,却似乎都置若罔闻,勇敢站在最佳观景点的勇者,同时也成了别人的风景线。

南墙步道的下山段是一段缓坡,有平整的步道,望着一马平川的山下,大约30分钟又回到了起点。


自从上世纪初帝王谷被探险家发现,这里一直是探险者们挑战自我的乐土,和乌鲁鲁的神秘不同,一步一景的帝王谷留给我们的印象是沧桑与悲壮!

    

共有2条回应

  1. #1 @彩云游子 (如意鸟离线) 说:

    新年好!老朋友,咱们西北也有很多类似的!

    发表于 2018-01-04 12:17

  2. #2 @小麦彩虹 (如意鸟在线) 说:

    【回复 #1 @彩云游子 的帖子】:彩云姐姐,是啊,中国的西北也够状美

    发表于 2018-01-04 16:34

添加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