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app订住宿立减

安然寻梦的空间

在那样古老的岁月里 ,也曾有过同样的故事 ,那弹箜篌的女子也是十六岁吗 ,还是说今夜的我 ,就是那个女子 ?就是几千年来弹着箜篌等待着的,那一个温柔谦卑的灵魂,就是在莺花烂漫时蹉跎着哭泣的 ,那同一个人 。那么就算我流泪了也别笑我软弱 ,多少个朝代的女子唱着同样的歌 。

今天早上推开门,见到久违了的晨曦,阳光洒在我的发尖,突然想起了我的清迈时光。
清迈除了雨季,大部分都是晴天。每天早晨,从Sinthana 的长满芭蕉树的院子里穿过的阳光,叫醒我和室友。我们穿好白衬衣黑裙子的校服,戴好校徽,路过清迈大学后门的一家早餐摊,买一份หมูปิ้งกับข้าวเหนียว,走过后门的时候,可能遇见每个月第一个礼拜的周四周五学校集市,想着下课后买一份小吃或者工艺品——集市很热闹,清迈大学附近的居民都会过来赶集,集市售卖的多是工艺品,泰国风味的服饰,盆栽,各色食物等。走过1公里左右的林荫道,路过艺术学院,就到了语言学院,遇见อาจารย์ชูศรี ครูปั๊ก,双手合十问候,进入教室,开始度过长达一天的15°空调时光——往往我们四个都会带着外套。中午下课,在学院吃饭,หมูสับหรืออันนี้ๆ,或者去隔壁的经济学院吃。上课的时候,老师也许会带着我们去学校的静心湖或是咖啡馆,讲讲跟课程相关的词语和文章。下午放学去sinthanan后街买一份鸡蛋饭还有ส้มตำ,吃完饭可能坐在sinthana的院子里和พี่น้อง还有พี่AOM或是Harry聊聊天,在院子里做作业或是发呆。
 放假会和朋友们骑单车到古城,找找小巷子里的咖啡馆,看看寺庙,拍点照片。也经常跟着
 ครูปั๊ก去那些少有人去的寺庙、电台看看清迈本土的文化。跟着语言学院参加兰那文化活动,参加清迈大学一年一度的登山活动。我们一起去伞村,纸村,遇到当地活动免费吃喝,带着一两件工艺品回来,说送给朋友,但是那些工艺品在最终回国的时候,不知道是否还在。我偶尔接到中国游客,带他们去苏铁山,双龙寺,宁曼路,甚至隔壁的清莱府,金三角游玩,他们会付给我一些报酬,算是我的业余兼职。另外也和朋友一起教当地的泰国学生学中文,他们喜欢吴亦凡,那个时候我还不认识吴亦凡,看了照片以为是韩国的哪个明星。也借过พี่น้อง的摩托车独自骑到青道县,路上出了问题,并一路得到泰国人的帮助。
清迈的玛雅商场是我们经常去的点,去看看泰国电影,感受电影开场前的起立注目礼,也看国内禁播的片子。 也经常去周六周末市场,下午六点会准时奏国歌,整个街道的人都会如同点穴般驻立,等国歌结束,整条街才恢复热闹。周末市场的售卖品各色且物美价廉,也有残疾人坐在路中央弹奏乐器,小孩老人,特意打扮,表演泰国传统乐器,这时候也是异域风情最浓的时候。
有时候为了请JEFF吃饭,找了学校附近的可以吃的所有的饭店,但是最地道的却是这个在南邦府的法国人带我去吃的。JEFF后来在我 去马来西亚的时候,帮我做了两份fake tickets,助我成功办理签证——这也是最后一次见他。也记得两次打车打到同一位司机的BU,每次去机场都只收20株,不管人多人少。记得清迈移民局的那个小哥,每次去办理签证,他都会说,
มานี่ ไม่ต้องคิว ,于是每次我都穿着校服,在一大堆人的注目礼中走了绿色通道。harry是泰国通,离开爱尔兰,在巴黎和纽约住了十年左右,来到清迈。他经常走路去sinthana后面的寺庙看看那里的龟和鸽子,也经常拉着我去,一路车来车往,烟尘弥漫,这滋味并不好受。我表示了滋味不好受后,他换了个地方,坐船游滨河,并途中去农家里看人家种菜。他在电影《闰年》里扮演了一个路人甲,我专门看了下,出场时间5秒。还有喜欢看刘亦菲版的神雕侠侣的NANU,他是缅甸人,过来清迈做调查。说以后要来中国看遍所有的古装片。我和室友借了ครูปั๊ก的单车,借了一个月左右,他说按天收费,到了还车的时候,他说不用啦,พูดเล่น。
很多记忆,清晰如初。
结束学习后,告别 
อาจารย์,告别语言学院,我独自去了曼谷,住在考山路,遇见黄同学,她刚从马六甲待了一个月回来,我们一起游玩了曼谷,后来她先回国,我一个人继续游荡。也遇见了载我出行不收费的PO,为表示感谢,我每次去他家,都会带一份食物,因为他基本上懒得做饭。后来commins帮我预定了去吉隆坡的机票,并安排了CLAVIN大哥大嫂接机,刚去吉隆坡取不出来钱,大哥借了我400马币。我到了马六甲后把机票钱还给commins,在当地参加女生之夜的活动,获得了唯一的一个大奖,黑人大哥叫我上台,紧张中,我的英语瞬间懵圈。遇见小陈,我俩骑车去马六甲海边坐着吹海风,看乌鸦,和海边的人聊这里的历史。也看到远处忙碌的中国油船。在马六甲游荡了一个星期回到吉隆坡,住在青旅,听青旅大妈和菲律宾女佣将她们的故事,遇见美国人TOM,真的叫TOM。他借给我毛毯,并像我抱怨有人晚上不洗脚不洗澡,吉隆坡的高温下,不洗脚真的很难忍受。他告诉我怎么坐车,带我去吃便宜的食物。在双子塔前也遇到了莫名其妙的steventhang,一定要跟我照相。那天是我爸爸的生日,我还记得。
回到清迈后去了美斯乐,遇见当地的姑娘芝译,她带着我飙车,看茶园,去山顶俯瞰,去邻居家里串门,也遇到杨大叔,告诉我美斯乐的历史,还有王阿姨,带我去参加当地的婚礼。
最后一天坐了清迈大学的校车,挑了倒坐的位置,看着清迈大学的一切离我远去。
后来汽车转战老挝,遇见嫁到中国的泰国姑娘,回到昆明。

离开的时候,心里并不沉重,甚至因着特别的理由,逃避在清迈的日子。
突然一个早晨的回想,才发现自己是如此想念过去的自己。
生命中过去的光阴,是继续的力量。珍惜,长存。
 

    

共有4条回应

  1. #1 @Ricci (多多鸟在线) 说:

    有一种缓缓的想念

    发表于 2016-09-23 13:14

  2. #2 @Ricci (多多鸟在线) 说:

    特别的经历特别的回忆

    发表于 2016-09-23 21:39

  3. #3 @安然寻梦 (背包鸟离线) 说:
    回复@Ricci:嗯啦,尤其是后面回忆的时候,确实很美好。

    发表于 2016-12-29 10:23

添加回应...